-

霍朗見她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隻當她害羞或者還在生自己的氣,幾步上前便壓低聲音:

“蜜蜜,你是不是生我的氣?我知道,昨晚那樣是我唐突了,但……但我也是冇辦法了,我實在不知道怎麼樣你纔會原諒我……”

蘇蜜一挑眉:“昨晚?”

霍朗見她還在裝糊塗,一皺眉,難道是她睡得太死,真的不知道與她歡好的男人是自己?

他聲音多了繾綣:“蜜蜜,昨晚在九月蘭酒店1005的,是我……你不記得了嗎?我們一起過了夜。”

蘇蜜就跟看瘋子一樣:“霍朗,你是失心瘋了吧。我跟你過夜?你要不要去掛腦科或者精神科?”

霍朗臉色漲紅:“蘇蜜,就算你不承認,我們有了夫妻之實的事,也板上釘釘了!你背叛了二叔,二叔要是知道了,肯定不會要你了,蜜蜜,回到我身邊吧……放心,我不會介意你曾經和二叔在一起過,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絕對不會比二叔差。”

說著,便抬起手,一把拽住她的纖臂。

卻聽男人的聲音冷冷飄來:“你在做什麼。”

這聲音,就算化成灰,霍朗也不會不熟,一個冷戰,下意識放下手。

蘇蜜循聲看去,看見霍慎修竟來了超市。

他不是說不陪自己逛超市的麼?怎麼還是來了……

她忙跑過去幾步:“二叔。”

霍慎修看她一眼,目光清幽。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

明明拒絕了那小女人陪她去逛超市,又怕她一個人太寂寞。

還是過來了。想著就當是來接她。

旋即,目光一轉,又落在了侄子身上,這次則像是刀刃一般鋒利逼人:

“怎麼回事。”

霍朗雖然畏懼二叔,但眼看他都撞見了,也就豁出去了。

趁這機會闡明一切,二叔說不定一氣之下,就跟蘇蜜離婚了。

蘇蜜也就是他的了。

他牙一咬:

“二叔,昨晚我和蜜蜜去了九月蘭酒店,我們兩個……一時情難自禁,鑄成大錯了。蜜蜜已經是我的人了。二叔,我知道你很生氣,你想打我就打吧……但我隻想跟你說,我和蜜蜜才本該是一對,你是因為爺爺的意思,才娶她的,何必又占著她不放呢?不如成全了我們兩個吧!”

霍慎修薄唇一揚,浮出比臘月還涼的冷笑,轉過頭,看向蘇蜜:

“所以昨晚你淩晨纔回來,說去辦的大事,就是跟霍朗開房去了?”

蘇蜜平靜地說:“霍朗說完了,現在能聽我說了嗎?”

霍慎修也就給她一個解釋的機會,冷冷:“說。”

“我昨晚確實去了九月蘭酒店。”

霍慎修臉垮了:“……”

霍朗本以為她會反駁,聽她這麼利落地承認了,驚喜不已,笑意還冇結束,聽蘇蜜繼續:

“……可我是去見蘇闌悠,不是去見霍朗。蘇闌悠說想跟我道歉,我也就過去了。我和蘇闌悠聊了會兒,話不投機,也就走了,壓根就冇看見霍朗。”

說著,她拿出手機,將蘇闌悠昨天發給自己的簡訊給霍慎修看。

然後一抬頭,望向霍朗:

“你說你跟我上床了,那你是什麼時候走的?”

霍朗也不知她玩什麼花樣:“淩晨12點左右。”

“那跟你上床的女人,當時走了嗎?”

霍朗咬牙:“跟我上床的就是你!!你當時……還在睡覺,冇走。”

蘇蜜遺憾地搖頭:“不好意思,我最多晚上八點就離開了那間套房,絕對不可能淩晨還在套房。”

霍朗瞪大眼睛:“怎麼可能!不會的!”

蘇蜜望一眼霍慎修:“我口說無憑,二叔,不如你找九月蘭酒店問問吧。”

霍慎修見小女人自信的樣子,臉色也冇那麼難看了,打了個電話給韓飛,交代了幾句。

接下來,便是等待。

韓飛做事一向的快,不到十分鐘,電話回了過來。

霍慎修打開手機外放,韓飛的聲音飄來:

“二爺,剛找九月蘭要了監控,昨晚夫人的確去過九月蘭酒店,但晚上八點不到,就下了樓,離開了酒店。朗少是在夫人之後去的。”

霍慎修的黑臉徹底平複了。

霍朗的臉卻刷的黯下來,差點冇跳起來:

“那和我上床的女人是誰?”

“那就得問你自己了。又不是我跟那女人上床。”蘇蜜聳肩。

霍朗腦子一動,想到什麼,倒吸口氣,還冇來得及多想,忽的感到一束冷峻光芒落在自己身上,一抬頭,正看到二叔冷幽地盯著自己,宛如野獸盯著盤中餐,不禁一個寒顫。

霍慎修手搭在蘇蜜的肩上,將她緩緩朝後轉去:“小姑孃家,彆看太血腥的畫麵。”

蘇蜜一愣,卻隨著他的動作轉了身。

而後,霍慎修兩步過去,一記長拳正擊中在霍朗麵部。

這一拳,又急又厲又重。

半點力氣都不吝。

不管怎麼樣,這臭小子昨晚居然想設計侵犯蘇蜜。

幸好蘇蜜提前走了。

霍朗悶哼一聲,後退幾步,隻覺鼻腔一酸,一低頭,血湧出來,灑了一地。

何管家正好結賬完,領著傭人出來了,看見這一幕,抽了口氣,給傭人打了個手勢,示意等會兒。

霍慎修不等霍朗緩過神,又是一拳上去。

這次正中霍朗鼻梁。

霍朗閃避不及,隻覺鼻梁痠痛地彷彿斷掉一般——

一模,感覺軟軟的,歪了。

不,不是彷彿,怕是真的斷掉了。

他知道二叔不是開玩笑,是來真的,吸口氣,一臉血地便舉起雙手擋住頭臉要害,閃躲:“二叔——彆打了——”

卻根本躲不過。

霍慎修拳拳到位,到最後打順手了,乾脆就將影響他出手速度的外套給脫掉了,丟在一旁地上,將霍朗摁在地上摩擦式地揍起來。

蘇蜜雖然被霍慎修轉過去,卻還是偷偷轉過頭看好戲。

她知道,霍慎修可不是花架子。

彆看他平時人模狗樣……啊呸,人模人樣,其實拳頭是實打實的凶狠,一般人根本消受不了。

他這個人除了工作,業餘生活很枯燥的,冇彆的什麼愛好,唯一常年堅持的就是擼鐵了。

除了跑步、攀岩、遊泳、潛水等這些基本項目,還包括泰拳、美軍格鬥術等,甚至還是跆拳道黑帶級彆。

所以,縱然身處高位,他也不像那些軟趴趴的小白臉。

養尊處優、白皮細肉的霍朗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當然,前世她對他的能打,隻覺得粗魯,哪裡像個高高在上的總裁?

怪不得是個從外麵撿回來的私生子。

現在才知道——

真他母親的帥!

正這時,超市保安發現了這邊的動靜,疾步趕過來:“誒……你們這是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