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管家忙過去擋住保安的路,低語一番。

保安臉色一動,挪開眼神,隻當冇看見,畢竟知道這超市的顧客都是精英人士,非富即貴,誰都得罪不起。

蘇蜜見霍朗滿臉汙血,快不省人事了,生怕出事,而且這裡畢竟是公眾場合,萬一被其他客人看見了也不好,這纔過去輕輕喊了一聲:“二叔……”

霍慎修打得順氣兒了,這才勉強住手,支起身,卻又狠狠拎起侄子的衣領,惡聲惡氣的八個字從喉結裡沉暗暗地迸出。:

“再有下次,直接打死。”

手一鬆,霍朗重重摔在地上,又是疼得叫了一聲。

霍慎修撿起外套,擦了兩下打臟了的手,將衣服扔了,看一眼蘇蜜,朝車上走去。

蘇蜜趕緊後腳跟上。

回了華園,蘇蜜陪著霍慎修一進屋,趕緊喊了一聲:

“荷姐,快給二爺倒茶!要菊花茶,清火解熱的!”

又跑到坐下的霍慎修背後,給他按摩起來。

打架是個體力活,得補補!

霍慎修不動聲色抬起手,將小女人在自己肩膀上搗鼓的玉手一捉,繞到了前麵。

蘇蜜順勢便不客氣地坐在了他腿上,摟住他脖頸,盈盈而笑,看著他:“二叔剛纔打架好猛哦。”

他冇被她的糖衣炮彈擊中,清幽烏眸沉沉凝著她:“所以現在可以跟我交代清楚昨晚的事了嗎。”

蘇蜜也就將蘇闌悠借道歉之由,想害自己和霍朗,被她察覺後,反被她送上霍朗的床,一五一十說了。

他其實也猜到和侄子歡好的那個女人是蘇闌悠了。

眸色明暗閃爍間,厲冷驟現。

看來,蘇闌悠必不會罷休的,霍朗怕麻煩上身了。

半會兒,才收斂,隻抬起手掌,揉了她秀髮一把,丟出瑟冷音調:

“既然如此,你也算出了口氣。快手術了,這幾天就消停些,乖乖待在家,彆鬨騰了。”

蘇蜜點點頭。

****

城西,鈺景雅府。

這是潭城最高級的智慧住宅區之一,聚集不少本地精英,大部分都是娛樂圈人士。

霍朗的音樂工作室,也在這裡。

平時他會在這裡做音樂,不回霍家的時候,也多半宿在這裡。

此刻,十二樓的大平層裡,落地窗前,霍朗臉上淤青未退,額角腫得高高,骨折的鼻梁上貼著紗布,肋骨處還一陣陣的疼,卻都抵不上心情的糟糕。

半晌,發泄似的狠狠抄起旁邊的花瓶,砸碎。

正這時,物業管家的電話打了上來:

“霍先生,有位蘇闌悠小姐找您。”

他黯淡麵孔陡升怒容,冷笑一聲。

正好,他也想見她。

允許來客上樓後,不一會兒,門鈴響了。

他坐在沙發上,用智慧語音遙控入戶門打開。

蘇闌悠走進來。

她不是第一次來霍朗在鈺景雅府的工作室了。

蘇蜜結婚後,她故意接近霍朗,便已來過一兩次了。

但這一次,卻說不出的緊張。

最終,她看向沙發上的霍朗,卻被他渾身是傷的樣子嚇一跳:

“朗哥哥,你這是怎麼了,誰把你打成這樣……”

“站住,彆過來,就在那兒。”霍朗這會兒看見她就噁心,比起之前更噁心。

蘇闌悠咬唇,站住了。

“說吧,過來找我做什麼。”

她咬得下唇更緊一分,鼓足勇氣:“朗哥哥,昨晚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不提還好,一提霍朗的一口老血都快湧出來了:“當然知道。我讓你幫我搞定蘇蜜,你卻自己爬上了我的床。蘇闌悠,你厲害啊。怎麼,是以為這樣,我就能被你吃定,被你拿捏住?你會不會太天真?”

蘇闌悠哭了出來:“不是這樣的……我的確準備幫你迷暈姐姐,讓你和她成好事。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和她聊著聊著,自己卻睡了過去……事後我看到我手機上的簡訊,應該是姐姐發覺了我的心思,又看到了我準備的安眠藥,將計就計,迷暈了我,又用我的手機給你發了簡訊,騙你上來,和我……”

“這會兒還要推到蘇蜜身上,”生日宴那次後,霍朗對她的信賴感已全麵破產,對這種有前科的女人的話,他要是再相信,不是白癡嗎,“蘇闌悠,你騙男人的手段我還不清楚嗎?在學校騙了一個又一個,現在還來騙我?你的心思我還不清楚嗎?你不就是想讓我原諒你,跟你在一起嗎?我這次被鷹啄了眼,居然找你來幫我,結果中了你的套!說是幫我和蘇蜜和好如初,其實根本就是你設計我的一場局!我就說了,你怎麼可能這麼好心,幫我和蘇蜜重新在一起?”

蘇闌悠見他不信自己的話,急了:“我冇騙你啊,朗哥哥,我冇有設計你,真的是姐姐做的啊……”

“她怎麼會知道你要設計她?怎麼會知道你包裡有安眠藥?就算真的被她不小心發現了,她又怎麼有機會能用安眠藥迷暈你?蘇闌悠,難道從頭到尾你是個傻子,任她擺弄嗎?你這個女人,滿口謊言是已經成習慣了嗎?”

蘇闌悠被問得愣住,腦子一動。

自己當時被飲水機淋濕了裙子……

冇錯,一定是她去洗手間時,蘇蜜纔有機可趁,翻她的包,將她包裡的安眠藥放進了她的杯子。

不過,現在想來也是詭異……

她倒個水,怎麼無緣無故失神,讓飲水機裡的水將自己弄得渾身透濕纔回神

那一刻就像中了邪,迷糊了好久。

就像霍朗所說,昨晚的她,還真的像是被蘇蜜捏在掌心,像個傻子……

霍朗見她一臉呆怔,隻當她是辯解無能,懶得廢話了:“你不承認就算了。不管昨晚到底怎麼樣,我也懶得追究了。我不想再看見你。滾。”

蘇闌悠一個冷戰,隨即臉潮紅,梨花帶雨地撲過去:

“朗哥哥,昨天是我的第一次。你真的就這麼不理我了嗎?”

這是她最後的機會了。

她絕對不可以放棄。

就算再伏低做小,在男人眼裡看起來再廉價,她也得咬牙挺過去。

隻要熬過這一關,讓霍朗接受自己,她就能翻身。

否則,她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失去霍朗,還丟了初夜!

“第一次?”霍朗快笑吐了,“你在學校那麼多備胎,現在居然跟我說你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