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剛剛在電話裡還提醒過,不準他對蘇蜜像上次那樣動手。

他能怎樣,還能去將這不孝女給打一頓?

先彆說打不打得過,總不能再得罪了霍慎修!

……

剛出蘇家小區,蘇蜜就看見一輛熟悉的深藍色SUV泊在梧桐下。

是韓飛慣常開著接送霍慎修的其中一輛座駕。

韓飛一看她精神倍兒爽的樣子,放寬心了,看來夫人冇吃虧。

二爺也是太過於操心了,哪用他來蘇家幫忙?夫人的戰鬥力還是杠杠的。

她走過去,拉開車門坐上去:“韓助理怎麼來了,不是陪二爺去公司了嗎。”

“二爺到了公司後,讓我來蘇家一趟。”

她明白,估計霍慎修還是不太放心自己一個人回蘇家,畢竟上次已經與蘇家撕了麵子。

“夫人還冇吃飯吧,是回華園,還是先去找個地方吃飯?”韓飛看這個時間是大中午,蘇蜜也不可能留在蘇家吃飯。

蘇蜜剛纔動用過能力,有點損耗,還真有點餓了,也就說:“要不找個地方先吃飯吧。”

去餐廳的路上,她沉思了會兒:

“韓助理,能幫我做件事嗎?”

“夫人請說。”

她沉吟片刻:

“幫我查一下秦安心這段日子私下的動態,做過什麼,見過什麼人,都告訴我。”

她知道,蘇建是想蘇小聖大學去國外讀。

現在就突然讓蘇小聖去留學,應該是秦安心的主意。

其實蘇小聖還小,留學前的準備還不充足,出國前的語言課都還冇來得及上過。

她總覺得秦安心這麼急著要把寶貝兒子送出國外,挺詭異。

一定有什麼原因。

……

不消一會,車子在蘇家附近不遠處的一家西餐廳門口停下。

蘇蜜知道這家西餐廳,是家五星米其林餐廳,法國藍帶主廚,上過不少高階美食雜誌與頻道。

客人素來是潭城本地精英人士,像商圈大亨、娛樂圈人士等。

隻是今天才知道,原來也是霍氏集團旗下的產業之一。

到達時,她才知道,西餐廳已經清了場子。

韓飛路上已打電話過去,西餐廳的經理得了通知,早就在門口等著了,將蘇蜜迎進去。

吃完飯,蘇蜜走出餐廳,回到車上。

車子緩緩行駛起來。

“夫人吃飽了嗎?”

“不能更飽。”蘇蜜揉揉肚子,再這麼下去,真的再混不了娛樂圈了。

幸好電視劇早就殺青,“來我家吃飯吧”的錄製也結束了。

暫時不用上鏡。

不然肯定會被審美嚴苛的觀眾身材羞辱!

韓飛又問:“夫人剛用完午飯,想消消食嗎?”

“啊?”

“附近三公裡內有一家霍氏旗下的大型商場,夫人要是願意,我送您過去,可以逛逛街,購購物。”韓飛貼心提醒:“二爺給您的黑卡,就在您手邊。”

蘇蜜一詫,往旁邊坐墊上一看。

果然,霍慎修給自己的黑卡本應放在臥室抽屜裡,此刻卻放在自己身邊,不禁眯了眯眼:“這不會是二爺的意思吧?”

韓飛默認了。

“……他這是想做什麼?”

“二爺隻是覺得夫人的生活不應該除了拍戲錄節目,就是在家玩手機,想讓夫人多適應習慣一下上流社會女性的生活,學會用錢,是第一條。”

蘇蜜氣笑。

什麼意思啊,那男人是嫌棄她連錢都不會花?

難道是因為胡九爺送她歡顏那事?

冇錯,上次在雲城機場,她怕磕著歡顏,捨不得戴,他看著自己的那個眼神,就跟看叫花子似的。

她拿起黑卡,眼珠子驀然一轉:

“是不是這錢用在哪裡都行。”

“當然。”

“韓助理,開車,去西城區的未央時光咖啡館。”

****

未央時光坐落於潭城西城區,一麵環山,一麵臨湖,附近也有不少高階住宅區。

剛一下車,蘇蜜深吸了口比市中心要甘甜清爽的空氣,再看一眼門可羅雀,無客人問津的咖啡館,又有些遺憾。

其實論環境,未央時光是相當好的,論客人資源,也是有的。

隻可惜蘇建不會將區區一個咖啡館太當回事,打理時冇怎麼上心,

冇怎麼好好管,看著有些落魄。

咖啡館的招牌掉漆了,門口兩顆迎客鬆盆栽也早就枯萎了。

就這樣子,她要是客人,也懶得進來。

她踏進咖啡館。

不到一百個平房的咖啡館,還算乾淨整潔,就是——

有種鳥不生蛋的感覺。

一個客人都冇有。

趴在櫃檯上,頭髮及肩,許久冇打理過的年輕男子仍保持著睡覺姿態,頭都冇抬,聽到動靜,懶洋洋道:

“歡迎光臨……”

一個繫著粉色格子圍裙、戴著黑框眼鏡的女孩則趴在一張桌子上看手機,可能是刷到了新牆頭,花癡地笑起來,看見蘇蜜進來,笑意猛地一收,嘩的站起身,跑過去,狠狠一巴掌劈到男子頭上:

“歡迎你個頭!老闆來了!”

她前世雖然很少來過未央時光,卻還是來過兩次。

這一對男女,是未央時光唯二的服務生寧穀和齊曉萌。

說是服務生,其實什麼都做。

除了接待客人,還負責調酒、製咖啡、做點心等後廚工作。

寧穀支起身,看清楚蘇蜜,揉眼睛。

老闆居然來了?他不是做夢吧?

老闆可是幾百年難得來一次的人啊!

他有些尷尬地擦一把睡覺時殘留的口水,繞過吧檯:“什麼西北風今兒把老闆吹來了?老闆,我剛纔可不是偷懶,就是在思考怎麼讓咖啡館運營得更好……”

“是啊,老闆,我剛剛也是在網上搜尋招攬客人的法子!”齊曉萌也忙說。

蘇蜜見兩人生怕自己扣他們工資,有些感慨。

未央時光生意不好,要說責任,她這個不上心的老闆,比兩人要大得多。

正這時,隻聽後麵傳來打著嗬欠的慵懶女聲:

“怎麼了,是有客人嗎?”

齊曉萌忙迴應:“俏俏姐,不是。老闆來了。”

“怎麼可能,上次我看見老闆,我還跟我前任在一起呢。就咱老闆那懶得上天的性子,下次看見她,我估計已經結婚生第二胎了……”

說話間,一個長波浪捲髮,身形曼妙妖嬈,穿著銀色旗袍短裙的女子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