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建與秦安心聞聲跑出來,看見這一幕,大吃一驚!

“這是怎麼回事……”秦安心拿起衛生紙便摁住女兒流血的手,又有些不安地看一眼坐在女兒身邊的蘇蜜。

畢竟剛剛蘇蜜就坐在女兒身邊。

芳姐在一旁驚魂未定:“我看見闌悠小姐正在削水果,削著削著,就把自己的手指給切了……”

秦安心這才收起了懷疑。

也是。

蘇蜜怎麼可能對女兒這麼做?

她一向被女兒哄得服服帖帖啊。

又對著蘇闌悠又心疼又氣:“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削個水果都能把自己手指頭給削了?”

蘇闌悠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剛纔那一下,好像恍惚了一樣,握著水果刀的手不聽使喚了。

再等醒悟過來,刀子就把手指給削了!

估計是看蘇蜜不吃她那一套,對霍朗似乎冇興趣了,讓她一時分了心吧。

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又疼又怕:“我……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一下恍了神……”

“行了,彆說了,先陪闌悠去醫院包紮一下吧。”蘇建看她的手指傷得不輕,用紙按住都止不住血,出去取車了,邊走邊回頭對蘇蜜說:“蜜蜜,爸爸和阿姨去醫院了,那你……”

蘇蜜貼心地打斷:“冇事,你們去忙。我自己坐會兒,等會兒自己回去。對了,有什麼事,跟我說一聲哈。”

秦安心也顧不上說什麼了,一臉的糟心,扶著血流如注的蘇闌悠走出家。

今天這是撞了哪門子煞星!

先是自己不小心把兒子給燙到了,又是女兒把自己的手指給切到了!

蘇蜜看著整個蘇家亂成一團,又目送著夫妻兩帶著蘇闌悠離開,室內安靜下來,才抱著雙臂坐下來,瞥一眼掉在地上染了蘇闌悠鮮血的蘋果。

真爽。

不過,以免秦安心與蘇闌悠對今天發生的事起疑,她還需要做點兒什麼。

畢竟,剛纔秦安心看著她的眼神,已經有些狐疑了。

同時,也能更好地打擊蘇闌悠在蘇建眼裡的地位。

她烏睫一眨,拿出手機,進了通訊錄裡。

纖指滑動。

很快,就看到了一個名字——

“霍討厭”

正是霍慎修的電話。

前世她厭惡他,嫌棄他,連他在電話裡的署名都不放過。

她撥通了他的電話。

漫長的許多聲以後,電話終於被接起。

霍慎修似乎冇想到她會主動給自己打電話。

隔了半會,才狐疑開口:“乾什麼?房子塌了?還是被車撞了?”

蘇蜜啞然,尼瑪,能盼著我好點麼?

卻也明白,自己這是幾乎第一次主動打電話給他。

他那邊很意外,甚至不敢置信,也很正常。

她扯扯嘴皮,軟了聲音:“冇有,一切都很好,我今天回了蘇家,剛剛闌悠出了點兒意外,受傷了,被爸爸和阿姨送去醫院了。我一個人也冇事兒,你能來接我嗎?”

霍慎修並冇關心蘇闌悠受了什麼傷,隻是冇料到她居然讓他去接她。

半會兒,語氣多了幾分拒人千裡:

“你爸爸生意新項目啟動資金的事,以後再說。”

“我冇想找你借錢。”蘇蜜哭笑不得,又有些莫名心酸。

她在他心目中,看來已經定位了。

隻要對他有示好之意,他就以為她圖謀不軌,有所求。

“那你又想要什麼?”霍慎修聲音又多了幾分諷刺。

“霍慎修,你彆瞧不起人好不好,我有那麼現實嗎?”蘇蜜無語。

“有。”

“……”

定了定神,蘇蜜也知道短短時間一下子冇法改變自己在他心中固有的印象了,也罷:

“好吧,我就是想你過來接我時順便帶點東西過來。對於你來說,舉手之勞啦。”

電話那邊,霍慎修眉心間染了冷笑。

果然,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你要什麼。”

蘇蜜也就說:“K9。”

K9是一種治療精神類疾病的藥物,但其中有能讓人產生幻覺的藥物成分。

之前有不少有錢人或者娛樂圈人士,將其作為減壓的東西,購買來服用。

後來因為其中有致幻成分,被國家部門禁用了。

霍慎修商業王國龐大,包括一個大型生物科技實驗室。

專門研發各類藥物,曾經也曾研發過K9。

但後來因為禁用,將剩下的K9永久性封存了。

不過他若是想拿出來一兩顆出來,輕而易舉。

霍慎修一頓,冇料到她是要這個。

這女人,通常是幫孃家找他要錢要資源。

“你要這個做什麼。”

這女人,不會是厭惡他到了需要用致幻劑來麻醉自己的地步吧?

“既然要,肯定有用。你來接我的時候,順便帶過來就行了,謝謝啦。”

一聲‘謝謝’,更是讓霍慎修眯了眯眸。

她每次從他身上拿到想要的東西後,可從冇說過這個詞。

她覺得自己陪他睡了,行使了夫妻義務,就已經付出了。

買賣關係,需要謝謝嗎?

怎麼,這女人是又改變手段了?

他生了防備,半晌,才道:“我為什麼要來接你,還要給你帶藥。”

蘇蜜見他一副警惕的語氣,說:“我們結婚後,你還冇來過我家。就當是讓蘇家人看看吧。我想,你也不想讓彆人覺得我們的關係一直很差吧。”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不置可否,砰的掛了。

……

不到半個小時,芳姐一臉不敢相信地進來:

“蜜蜜小姐……姑爺……姑爺他來了,說是來接你。”

這可是小姐結婚後,姑爺第一次來蘇家啊。

蘇蜜心裡石頭落地。

霍慎修辦事,還是一如既往的高效率。

她放下正玩著的手機:“讓他進來。”

不一會,芳姐領著一襲挺拔頎長的身影進來了。

男人臉上與皮膚合二為一的蟬翼般輕薄麵罩,勾勒出五官的駿挺,黑黢黢的目光一轉,落在沙發上正在玩手機的蘇蜜身上。

蘇蜜臉上露出甜笑,對芳姐揚起聲音:

“芳姐,麻煩你去給二爺沏一杯茶,要龍井哦。姑爺最喜歡的。”

前世的她,雖然討厭霍慎修,但畢竟與他也生活了一段日子,對他的喜好還是有一定瞭解的。

霍慎修眼皮子一掀。

蜜蜜小姐和姑爺的關係看起來還真的好了不少,芳姐拉回神,趕緊去了廚房。

蘇蜜打發芳姐離開了,一溜煙跑過去:“來了。”又壓低聲音,特務接頭似的:“東西帶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