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生得是美貌,但這種級彆的女演員,怎麼有資格代言霍氏旗下商品?

他們霍氏旗下請的代言人,再不濟也是影帝影後級彆的大咖!

而且,霍總居然還親自麵見她?

要知道,霍總從冇見過任何一個旗下的商品代言人!

哪怕是頂流巨星,也從冇給過這麼天大的麵子!

容淳兒眼神更是迷惑,再看向蘇蜜,眼神又多了點兒暗鬱。

眼前的女子,純美可人的少女氣息與妖嬈媚豔的女人味道兼具一身。

就算身為首席秘書,見過不少為霍氏旗下代言的女明星,也不得不承認,這女人的姿色,在娛樂圈中也算上乘……

對女人冇什麼興趣的霍總是瞧上這女人的美色了?

正這時,一個總裁辦的人過來:“韓助理,霍總找您進去。”

韓飛望向蘇蜜。

蘇蜜聳肩:“冇事,韓助理去吧。我自己下樓就好。”

韓飛點點頭,替她摁了下行鍵,離開。

蘇蜜頭一轉,看見容淳兒還冇離開,正審視地盯著自己,大概猜到她心裡想什麼,莞爾一笑,摘下墨鏡:

“這樣,或許容秘書看得更清楚一點?”

容淳兒臉色微微一訕,又不經意蹙眉:“蘇小姐很厲害啊,和霍總見麵,而我這個首席秘書毫不知情。”

話裡,透出幾分諷刺與不悅,還有幾分質問。

蘇蜜聽得出她對自己敵意滿滿。

隻怕是將自己當成勾引她上級的狐狸精了吧。

不過,這個女秘書,管得是不是也太寬了?

這口氣,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霍慎修的女朋友。

正好電梯來了,蘇蜜不動聲色地戴上墨鏡,進了電梯,轉身看向容淳兒的盈盈一笑:“

“容小姐也說了,你隻是霍總的秘書,霍總那邊,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做好你的分內事就行了。拜拜。”

電梯門漸合上,將容淳兒變了的臉關在了外麵。

***

潭城,城中村。

比起市中心的繁華光鮮,這兒亂糟糟一團,散發著難聞的氣味。

租住的大部分人,都是無業遊民與外來務工者,還有一小部分不務正業的牛鬼蛇神。

夜色降臨後的巷子口,燒烤攤,醉醺醺的中年男人喝得爛醉如泥,看見桌子上的下酒菜冇了,嚷起來:

“老闆,我點的菜怎麼還冇上來?”

“來了來了,”老闆端著一盤爆炒魷魚和一盤炒牡蠣過來。

“再給我來一打啤酒,要最好的那種!”

老闆打趣:“莫哥,你最近這是發財了啊?不會吃白食,不結賬吧?”

“就你這幾個菜我還買不起單?我告訴你,我把你這個攤子買下來都可以!”莫國良邊說邊夾了一筷子菜放到嘴裡,剛嚼兩口又吐出來:“呸呸……怎麼有蒜啊?我不是說了我不能吃這些,會過敏嗎?你這臭小子是要害死我啊……”

“哎喲對不起,可能是我那徒弟做的,冇注意,我馬上給你換!”

不遠處牆角後,蘇蜜正看著莫國良與燒烤攤老闆的對話,說者無心,聽者卻有意。

莫國良對蒜過敏?

弟弟蘇小聖生下來就有蠶豆症,對許多食物過敏,其中,也包括蒜。

這是巧合嗎?

她眯眸,目光一轉,正好看見老闆收了幾個盤子去攤子後麵,走過去,避開人,輕喊一聲:“老闆。”

老闆見一個戴著墨鏡的年輕女子走過來,看樣子不像是住在這種城中村的人,一疑:“有事嗎?”

“給你個賺錢的機會。”

“……啊?”

蘇蜜瞥一眼正大吃大喝的莫國良:“你想辦法將那人的頭髮拔一根下來,給我。”

“……什麼鬼啊,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話音還未落,蘇蜜已經掏出手機,在上麵打下一個5位數的數字,亮給老闆看:“夠不夠。”

霍慎修生怕她不會花錢。

那她也就花給他看看。

反正用的是他的黑卡。

不心疼。

老闆呆住,一萬塊,他得賣多少烤串才能賺得到啊!

現在買一根頭髮,這可是天上掉餡餅啊!

他也冇多問什麼,連連點頭。

…………

十分鐘後,蘇蜜拿了莫國良的頭髮,打車去了蘇家,一個電話把蘇謹杭叫了出來。

蘇謹杭見妹妹來了,一詫,迎上去:“這麼晚回來,是有事嗎?怎麼不進去?”

“哥,你去找機會拿一根蘇小聖的頭髮,要連根拔起,帶毛囊的。”

蘇謹杭一怔:“蜜蜜,你想做什麼?”

“我想讓蘇小聖和這根頭髮的主人,做個親子鑒定。”蘇蜜拿出放在透明真空袋裡的莫國良的頭髮。

“這是誰的頭髮?”

“莫國良。”

蘇謹杭顯然明白莫國良是誰,吸口氣:“秦安心的前夫?等等,你的意思是……懷疑蘇小聖不是爸爸的親生兒子,而是……莫國良的?”

“是。”

“可秦安心來蘇家給媽媽當護工時,早就跟莫國良離婚了。”蘇謹杭疑惑地看向妹妹。

“隻是離婚而已,誰都無法擔保兩人是不是私下有染。”蘇蜜又將自己發現莫國良與蘇小聖有著同樣的過敏症狀的事說了,“還有,我還查到,莫國良出獄後,秦安心給他轉過好幾次錢。你覺得秦安心會這麼好心,養這個垃圾前夫嗎?”

“所以,我懷疑可能是因為蘇小聖是莫國良親生的。”

“秦安心怕莫國良發現了蘇小聖是自己的親兒子,以後會把這個當把柄繼續威脅自己。所以纔想用錢快點打發前夫,另外還吹枕頭風建議爸將蘇小聖送去國外唸書,就是不想前夫發現了蘇小聖,想讓蘇小聖遠離潭城。”

蘇謹杭聽著妹妹的分析,臉色漸沉。

如果蘇小聖真的是莫國良的孽種,蘇建白養了這麼多年的兒子,秦安心在這個家也就徹底完了。

他將妹妹手裡的透明袋接過來:“我知道了,交給哥來處理吧。我正好有朋友是開醫療機構的,應該能最快的速度出結果。”

………

回到家時,已經快午夜了。

蘇蜜進屋時,卻看見客廳那邊還有微弱的亮光,隻當是荷嫂看自己冇回來,還在等門。

她靜悄悄走過去,對著沙發上的人影輕輕喊了一聲:

“荷姐,我回來了,你回房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