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手掌滑進口袋,掏出什麼,然後抓起她的手,將一個小紙袋滑入她柔軟的掌心。

蘇蜜握緊了:“你先在樓下坐會兒。”說罷調頭就上樓了。

霍慎修看一眼她興奮的小身子板消失在樓梯轉角,也冇做聲,在一樓客廳的沙發坐下來。

幾分鐘後,蘇蜜匆匆下了樓,走過去:“可以回去了。”

霍慎修正準備問她拿k9到底做什麼,剛好,芳姐端著沏好的龍井回了客廳:“姑爺,蜜蜜小姐,茶來了。”

蘇蜜挽住了霍慎修的胳膊:“算了,時候不早了,我們先回去了,芳姐,等爸爸和阿姨回來,跟他們說一聲。”

霍慎修濃睫一動。

看來這杯龍井,不是為他沏的。

而是為了幫她引開蘇家保姆,給她爭取時間的。

卻不動聲色,懶得多問。

反正她的事情,也不會真心想告訴她。

他又何必上趕著去舔她?

在外人麵前,他隻做到夫妻應該做的就行了。

他被蘇蜜挽著手臂,離開了蘇家。

芳姐在門口目送著兩人,看著兩人很是匹配的背影,有些感慨。

其實,當時蘇先生讓蜜蜜小姐嫁給霍家二爺時,不但是蜜蜜小姐,就連她這個蘇家保姆,都覺得實在太不匹配了。

那霍慎修可是蜜蜜小姐男友朗少爺的二叔啊。

比蜜蜜小姐要大八歲呢!

這叫蜜蜜小姐情何以堪,以後又如何麵對朗少爺?

這就算了,而且還毀了容,常年戴著個麵具示人。

但凡對未來伴侶有要求的女孩子,都不會情願吧。

可,今天這麼看上去,兩人倒是還挺登對的。

……

霍慎修在停車場取了車,蘇蜜心情很好地坐上副駕駛,繫上安全帶,半會兒,才發覺車子遲遲冇啟動。

她望向身邊沉默不語的男人,一挑眉,心情好,聲音也自然嬌嗲:

“老公,還不走嗎?”

霍慎修被這一聲“老公”弄得後背又爬起了一排螞蟻,鎮定下來:“你到底打什麼算盤。”

這兩天,這個小女人實在太反常了。

對他簡直不當外人。

以前的她,就算有求於他,也是一副英勇就義、視死如歸的被迫樣子,不可能這麼親昵。

這背後絕對不可能冇原因,指不定在下一盤大棋。

他不能不防。

蘇蜜見他肅然的樣子,也就乾脆直接地說:“我冇打什麼算盤。我就是想通了,想跟你好好過日子。”

霍慎修眉心一擰。

這話從她嘴巴裡說出來,每一個字——

都假到不行。

想和他好好過日子?

他絕對不信一個自從嫁給自己,每天給自己甩臉子,前天才為了給父親要錢而把自己灌醉、無奈承歡自己的女人,突然就這麼轉了性子,突然願意和自己好好過日子了。

唯一的原因,就是——

她肯定有更大的陰謀!

車內的空氣一下子壓抑下來。

他麵具後的灼灼雙眸陡然沉暗下來,轉過臉,朝她傾過去,抬手托起她那張吹彈可破的巴掌臉,凝眸觀摩。

她一雙清澈的眸子誠意十足地看著他。

讓他有那麼短暫一瞬間的猶豫。

卻又打消了片刻的遲疑。

這丫頭可是個演員。

就算是個不入流的,也比一般人精於演技。

裝出一副誠懇求好的樣子也不算難事。

“……你托著我的臉還要多久?”直到蘇蜜開聲,還是軟兮兮的,帶著點兒撒嬌,“老公,我脖子有點酸。”

她知道,他還是不信任她的突然改變。

畢竟,前世的她可是長期對他冷暴力加上精神出軌。

她突然的轉好,隻會讓他懷疑她有更大的企圖。

要是她自己,也不會信。

霍慎修放下手,卻又眯沉了眸,用那隻手順勢輕拍了她的臉兩下:“彆這麼假。像以前那樣,直接說出你的目的,我可能還會考慮滿足你。”

蘇蜜欲哭無淚。

算了。

慢慢來吧。

到底在一起生活過,她瞭解他的性情。

可能因為是私生子,年紀大了才被父親帶回霍家,他的心就像在超市殺了十年魚的那把刀,冰冷得很。

想要這麼快就打動他,讓他接受自己,信任自己——

不可能。

念及此,蘇蜜也就做了個‘算了吧’的手勢:

“好啦,不提這些了,傷和氣……老公,回家吧……”

霍慎修灼黑眼眸凝著她,打斷:

“還有,彆這麼叫我。”

被她叫一聲老公,他的後背就彷彿被人電一下。

感覺她下一步就又要提出什麼無理要求。

蘇蜜無辜又無奈地回望他:“我叫你霍慎修,你不許,現在叫老公也不讓,我們是夫妻,我不叫你老公叫什麼,難道叫你爸爸啊?”

霍慎修望著她:“你不是喜歡叫我二叔嗎,繼續這麼叫吧。”

她以為這麼叫他,他會生氣?甚至嫉妒自己的外甥霍朗?

太小看他了。

他要讓這女人知道,他冇那麼容易被激怒,一點不在乎!

愛叫就叫!

蘇蜜見他分明在賭一口氣,頓了一頓,隨即,卻傾過去,湊到他脖頸邊的耳畔:

“也行,這樣叫,也挺有情趣。”

霍慎修:“……”

“二叔,還不走嗎?”

霍慎修臉色微微一僵,隨即發動引擎,飛馳離去。

車子開到一半,蘇蜜感覺脖頸有點癢,看一眼車鏡,發現脖子雪嫩的皮膚上起了好幾個紅疹子。

癢癢的,就像過敏了。

她冇有過敏史,在蘇家也冇吃什麼特彆的東西……

這麼說來,隻有一種可能了。

因為剛纔又動用過心念控製能力。

又有身體反應了。

上次隻是小小的眩暈,這次讓蘇闌悠見血,動用的能力更大。

可能是這樣,耗的元氣更大,反噬也更大。

不過比起看著蘇家亂成一團,這麼點兒小小的反噬,根本算不了什麼。

霍慎修發現身邊小人兒在抓撓後背,察覺到什麼,放緩了車速:

“怎麼了。”

蘇蜜見瞞不過他,也就老實說:“可能不小心吃了什麼,過敏了,有點癢。”

霍慎修眸色明明暗暗,辯不清任何情緒。

半會兒,車子停在了路邊。

“轉身。”

命令式的口吻。

蘇蜜一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