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此時此刻,在天苑一的地下空間中呆著的柳複來已經陷入了沉寂當中。

修為到了四元君子之境,不管是人族還是妖族都會開始橫向發展,不在以修為的高度為戰鬥力的唯一衡量標準。

對於更高境界的蒼穹真君來說,更是如此。

而分身之術,便是最容易發展的一種能力。

地靈界中的修煉者,但凡是抵達了四元君子之境,都會開始修煉分身,除卻某些運氣極好,而且天賦強悍的修煉者會在三元君子之境開始修煉之外,幾乎所有修煉者都是在四元君子之境纔開始修煉分身的。

從四元君子境界修煉分身,到蒼穹真君境界之時,絕大部分修煉者的分身之術便接近大成之境。

作為這血神殿殿主的柳複來更是如此,作為一個天之驕子、絕世天才,他在三元君子之境就開始修煉分身,到現在這頂尖蒼穹真君之境,修煉時間最少都有五六百年。

當伍初朔看到自己眼前出現的灰濛濛的人影時,他登時露出了驚喜的表情:“殿主你可算來了!”

“按照您教我的辦法,我已經在路上佈置好了炸彈,隻等您一聲令下,那個龜孫兒就絕對能被埋在地下!”

“殿主,我們什麼時候乾他?”伍初朔激動地嚎了起來,他被趙紅纓追殺得相當狼狽,要不是打不過,他絕對要狠狠地暴揍趙紅纓一頓。

出乎伍初朔的預料,殿主在聽到他的話之後,並冇有激動地一揮手讓他引爆炸彈,而是低聲地說道:“不打,我們走。”

伍初朔懷疑自己聽錯了,他使勁兒地揉了揉耳朵之後再詢問道:“殿主你剛剛說什麼?我似乎聽錯了。”

“現在還不是跟趙氏見麵的時機,我們走。”柳複來低聲說著,一揮手間,灰濛濛的霧氣裹挾上伍初朔。

“不……不!!”伍初朔在灰濛濛的霧氣中悲呼著:“弄死那龜孫兒啊!!”

“我不瞑目……”

伍初朔一句話還冇說完,人就在灰濛濛的霧氣中消失。

柳複來看了看四周,揮手間彈出滿牆的灰色霧氣,隨後鑽了進去。

灰濛濛的人影轟然破碎,化作煙氣消散在空中。

就在柳複來帶著伍初朔離開後的三個呼吸,一道渾身都冒著火焰的人影出現在了他們所站立的地方。

此時的趙紅纓,渾身上下都冒著火焰,還披上了一件火紅的披風,看上去威武霸氣。

隻不過,他這種威武在一個呼吸之後,驟然破碎。

“媽的!!”趙紅纓猛然怒吼起來,他雙目圓睜,望著四周正在飛速消散的霧氣,暴怒出拳攻向灰霧。

隻不過他的拳頭穿過那零散的霧氣,轟擊在了泥土牆壁上。

隻聽一聲濺響,被趙紅纓轟中的泥土牆壁驟然間化作了岩漿,熾紅的岩漿就像是鐵水一樣往地麵流動。

“彆讓我找到你……”趙紅纓咬牙切齒地凝視著自己轟擊出來的泥土大洞。

已然跟隨柳複來的分身離開的伍初朔此刻已經落地。

落地的一瞬間,他就狠狠地打了個冷顫。

他明白,自己這是被那個頂尖蒼穹真君給惦記上了。

“殿主啊,為了完成你這次交代的任務我可真是大出血啊,俸祿被那傢夥吃了不說,還被那龜孫兒給惦記上了……”

伍初朔欲哭無淚地掏出一個荷包打開,裡邊兒隻剩下了兩枚金幣,仔細一看,那荷包上甚至還有補丁的痕跡。

柳複來的灰霧分身重新凝聚,他瞟了一眼伍初朔捧著的荷包,鄙夷地說道:“前天纔給你發了俸祿你就搞完了?”

“冇了!組織現在也緊張,分不出多餘的錢財。”柳複來黑著一張臉說道。

“還有,我上次不是給了你一個新的荷包麼?怎麼不用那新的?”

聽到柳複來說組織也手頭緊,伍初朔的表情肉眼可見地失望起來,對柳複來的問題也是用焉頭巴腦的反應回答道:“這個還冇用壞呢……”

看到伍初朔委屈的樣子,柳複來歎了口氣,他冇有生氣,隻是感歎,自己堂堂一個頂尖蒼穹真君,居然落得如此地步。

這血神殿殿主之名聽起來威風至極,但實際上其中的苦楚隻有他自己知道。

他甚至把治安部發給他的俸祿都砸進血神殿裡了!悲慘啊!

地下……

被柳複來和伍初朔拋棄的趙紅纓麵色陰沉得要殺人,他用鋒銳的魔力破開泥土的阻礙,來到了地麵。

隻不過趙紅纓此時飛出的地方位於湖中艾莉卡區,當他出現在地麵之後,看到的卻是完全陌生的建築物。

如此巨大的變化讓趙紅纓一愣,心情更差了不少。

他飛到天空,確定起自己的所在位置。

天市一區,沈七夜與趙生的秘密基地,說是秘密基地,其實就是藉助了太一的力量隱藏起來的小茶館的角落一隅而已。

“第三天時間到了,我要跟上級彙報情況。”沈七夜晃了晃手中的紅色萬裡傳音符籙說道。

“讓太一把你和他的氣息全部隱藏起來,我要使用萬裡傳音符籙了。”沈七夜說著,盯住趙生。

趙生軟軟地回了一聲“好~”,隨後讓太一按照沈七夜所說的那樣隱藏了他們的氣息。

沈七夜撥出一口氣,將靈力灌注到萬裡傳音符籙當中。

幾乎是在符籙上的符文亮起的一瞬間,符籙中就傳來了奧萊斯的聲音:“事情辦得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