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林天林雨 >   第454章 導火索

-

通過紅章的閃爍,林天似乎覺察到了什麼,感覺像是被一雙眼睛給盯上了。

不同於以往那種被強者注視的感覺,這次目光雖然無形,但對方似乎帶著一股強烈的召喚之意。

不知道為何,林天感覺就像是受到了某種親切的召喚,像是自己的親人或者祖輩。

在這種似輕似緩的召喚之下,林天的靈魂層麵卻越發清晰,如同母親的懷抱一樣,讓他捨不得離開。

“北方,究竟是什麼東西?”

林天抬頭看向億萬裡之遙,目光彷彿能穿越無儘的山河,一直在極速前進。

終於,在短短幾秒之後他的神魂便進入但一片黑暗之中。

而這時紅章的閃爍頻率也達到了頂峰,光芒更是帶著奇異的力量。

進入黑暗的一刹,林天的神魂頓時顫抖起來,這種黑暗根本就不是尋常的日落後的黑暗。

這裡麵充斥著數不清的負麵情緒,僅僅是待了一瞬間,林天就感覺自己忍不住的畏懼和屈服。

這種感覺,就像是神靈出現在普通人麵前,稍微一個念頭便能讓對方魂飛魄散。

周圍忽然響起一陣尖厲的笑聲,彷彿來自地獄,林天想要逃走卻不可能。

這一刻,他真的慌了!

不過很快,又有一道暖意湧入他的全身,一條閃爍著淡黃光芒的通道將他包裹。

原本的那道聲音又出現了,充滿了溫柔和慈愛,讓他朝著光芒一步步朝黑暗深處走去。

隨著林天離那光芒源頭越近,周圍的黑暗開始不斷暴動,瘋狂的朝北疆衝擊而去。

無數可怕的叫聲響起,傳遍了北疆北部,引起無數最頂尖的強者甦醒過來,朝冰原穿梭而來。

“過來!”

那道聲音依舊在召喚著林天,給他疲憊的靈魂帶來心安和舒適。

若這是一場夢,他甚至不願醒來。

在那光芒的儘頭,彷彿有一道人影在等著他,是那麼的親切,以至於讓他充滿了期待。

他想快一點見到對方,但無論怎麼加快速度,都隻能是緩緩地走過去。

在他不斷靠近之時,身上更是有一絲絲能量消散,融入到周圍那黑暗之中。

每得到一絲力量,黑暗中的叫聲便越發激動刺耳,不過林天卻聽不到了。

有了這些力量,那些黑影便更加劇衝擊冰原的邊緣,試圖打破那無形的囚牢。

“停下,快回來!”

劍魂的聲音忽然響起,如同天雷炸響,讓林天的神魂變得痛苦起來。

“回來!”

劍魂的聲音再度響起,充滿了焦急之色!

“過來,不要受到心魔的乾擾,到我這裡來!”

光芒儘頭的聲音繼續召喚著,為他消除劍魂聲音裡帶來的痛苦感。

一時間,林天陷入到猶豫之中。

劍魂的聲音似乎正在遠去,而光芒儘頭對他更是充滿了吸引力。

不過下一刻,林天還是停了下來。

這個動作頓時讓儘頭處的人影停止了聲音,不過下一刻又再度響了起來。

甚至人影也清晰了幾分,似乎是想讓他看清楚是誰!

不得不說,這個做法充滿了吸引力,不過反而加劇了林天的懷疑。

“我不能過去,我要離開這兒!”

林天忽然轉身往回跑,想要逃離這可怕的黑暗。

一時間周圍的淡黃光芒開始消散,無儘的黑暗朝他襲來,恐怖的未知力量想要將他吞噬!

這一刻,林天麵臨著前所未有的恐慌,這種感覺真是糟糕透了。

他有種直覺,若是自己死在這兒,恐怕連投胎轉世的機會都冇有。

就在那黑暗要將他徹底吞噬之時,一道紅光忽然刺破黑暗,

一隻強有力的手一把將他抓住,隨即帶著他便穿過了黑暗,直接回到了苦修領他的肉身之中。

下一刻,林天忽然醒了過來,渾身已經被冷汗濕透。

而他的手上帶著清晰的一個手印,現在都讓他的骨頭生疼。

“多謝老師!”

林天心中慶幸下來,就這麼短暫的時間,自己竟然差點死在那神秘的地方,此刻回想起來都如同做夢一般。

“行事莽撞,若非我發現得及時,你已是魂飛魄散!”

劍魂的語氣中帶著濃濃的告誡之意,連他都感覺到棘手。

林天看了一眼恢複平靜的紅章,有些費解地問道:

“剛剛那是什麼地方?為何這東西會讓他的神魂出現在哪兒?”

林天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紅章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而月如霜也冇有害他的理由,可剛纔他卻真的險些死在了黑暗之中。

劍魂嚴肅地說道:

“那北疆最深處隱藏著一個驚天秘密,而這紅章顯然是與那裡有關聯。

現在的你根本就冇有去探尋的資格,未到神話境之前,不可再碰這件東西。”

“嗯!”

林天隻能點頭答應下來,心中對紅章也是有些忌憚。

不過他卻不知,因為剛剛的事情,整個北疆的超級高手們都已朝黑暗冰原趕了過去。

此刻那些黑暗就如同發狂了一樣,瘋狂地攻擊著那無形的屏障。

而在吸收了林天身上的奇異力量之後,黑暗中的生物更是力量大漲,每一次衝擊都引起法陣的劇烈顫抖。

終於,趕在高手們來之前,一道微的裂縫被撕開,一縷黑煙悄無聲息地飄散出來。

就在這時,陰後等一眾超級強者終於出現,立刻施展力量穩固法陣的力量。

不僅是北疆的高手,就連其他幾個大州的頂級強者也紛至遝來。

尋常人難得一見的一方巨擘,在這裡就如同白菜一樣稀鬆平常。

至於神話境的高手,更是足足有數千人出現!

這等異相若是被尋常人看到,估計還以為是做夢。

這些高手數量雖多,但一個個皆是滿臉嚴肅,眉宇之間甚至多了一絲顧慮。

一聲聲咆哮響起,黑暗中的生物似乎是不甘心就這樣屈服,攝人心魄的怒吼讓不少神話境強者臉色發白。

“哼,還想掙脫出來,簡直是癡人說夢!”

陰後猛然發力,帶著眾高手打出一道恐怖的力量,終於將那些黑暗逼退。

隨著不甘的怒吼減弱,一切又平靜下來。

“這些傢夥暴動的頻率越來越高,而且變得越發危險,這可如何是好?”

“難說啊,也許哪天就出來了,說不定北疆也會如同當年的東州一樣,唉!”

這話頓時讓不少北疆的強者恐慌起來,曾經的東州可是靈氣充裕麵積廣大的世界,而且那裡強者如林,絲毫不弱於現在的中州。

不過可惜,經過那一場可怕的災難之後,東州已是不可挽回地衰敗。

也正因為如此,那裡的地盤雖廣,也冇有什麼其他州的強者勢力去打主意。

誰也不想某天自己也像東州一樣,可逃避也是逃不掉的。

“天道有變,已呈大凶之兆,隻怕不久之後便有一場浩劫啊!”

一位氣息強者的老頭憂慮地看著天空,手指微微掐算著,最後無奈地發出一聲感歎。

陰後看向這位老頭,客氣地問道:

“清老,難道就冇有什麼解決之法嗎?”

清老左右看了一眼,所有的強者全都看了過來,等著聽他的高論。

“唯有東州重現榮光,出現一位人間至強者方可化解危機。

不過這些黑暗裡的畜生百年內恐怕就會闖出來,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聽到這話,所有的強者頓時變得臉色慘白。

“如今東州連流放之地都算不上,根本就孕育不出什麼天才。

百年內想要出一個頂級強者,這豈不是天方夜譚?”

“就是啊,難道真的是天要亡我等?神靈為何不現身救世?”

一個個強者顯得非常沮喪,但無論他們如何祈求,都不會有神靈出手。

這是一個考驗,一個針對所有生靈的考驗!

“清老,若是有人能打開成神之路,應該能夠將這些怪物再壓製幾百年吧?

如此一來,豈不是為東州的天才準備更久的時間?

到時候各州對東州施以援手,將靈氣恢複過來,這場危機的化解不是冇有希望吧!”

一個身穿錦衣華服的中年男子忽然開口,臉上帶著一股絕對的自信。

“這......”

清老想了想,隨即有微微點頭:

“的確是這樣,不過想要打開成神之路可非簡單之事,大陸上已經太久無人可辦到了。”

“前人辦不到之事,後人莫非就冇有嘗試的勇氣?

我柳家願意一試,隻是希望各位能讓我重新開啟十方千誅輪迴大陣!”

“什麼?”

柳家族長的話一出,眾人頓時陷入了震驚,陰後更是像看穿了他的陰謀把戲:

“柳族長,你該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如此惡毒的法陣,可知道要讓多少人連輪迴的資格都冇有?”

對於陰後的發難,柳家族長卻不以為然,依舊笑著說道:

“若是讓那些怪物攻破了我們的陣線,到時候誰有輪迴轉世的機會?

何況在這裡的所有人,都不會被送入到十方千誅輪迴大陣之中。

現在可有人支援本座的想法?”

柳族長笑眯眯地看向周圍,沉寂了瞬間之後,立刻開始有人響應。

“我同意!”

“我也同意!”

“柳族長的想法不錯,現在任何辦法都該去試試,我不反對!”

一個個的強者爭相表態,頓時獲得大部分人的認可。

見到這個場麵,清老也隻能點了點頭:

“事已至此,那便去試試吧!”

前方的幾位霸主相繼點頭,這一局,柳族長贏得很徹底!

“所有人留下,再為法陣強化三日再離開!”

清老慢悠悠的下令,所有人都點頭同意下來。

而企圖去追殺林天的烏格聽到這話之後,也隻能老實地留了下來,隨即給半人馬獸族發送指令!

一道道恐怖的力量再度打入大陣之中,不過誰也冇有察覺到,

一縷黑氣正在千裡之外逃走,隨後在變得粗壯後又分化出十多道分支,向四麵八方逃走。

一場恐怖的災難正在瘋狂醞釀,而黑暗之中的生物則平靜地看著陰後等人的動靜,甚至心情愉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