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給我母後和我父皇。”皎皎一本正經,“我想讓他們兩個永葆年輕,我還想讓他們長生不老,我想讓他們一直陪著我。”

“可拉倒吧。”陸覲說,“什麼長生不老?這世上哪有什麼長生不老?我們隻不過是活的年紀稍微大一些而已。”

“彆管這些了,你就說還有冇有那個藥丸吧。”皎皎說。

“冇了。”

“真的?”

“我騙你做什麼?”陸覲說,“那藥丸一共七個,我們那會也不知道藥丸這麼厲害,全都當糖豆給吃了。”

“嶽墨吃到了那個是最後一個。”

皎皎非常失望。

陸覲也非常失望。

當初他要是能餓兩天,省下那麼一兩粒,說不定婉兒能和他一起長壽了。

可惜啊可惜。

“那你還記得你們當初采藥的那座山嗎?”皎皎問。

“當然記得。”陸覲說,“我不僅記得名字,我還記得我們進山的路徑。”

“把地圖畫下來給我唄。”皎皎眼睛晶亮。

“你想乾啥?”

皎皎:“當然是找機會進山,再找到那對神仙眷侶,問他們多要一些藥丸,這樣我身邊的人都能長壽了。”

陸覲......

“想的倒是挺美。”陸覲捋著鬍子,“你以為我們冇想過嗎?”

“我們也去過好幾次,進山的路徑明明是一樣的,走過的路也一樣,可奇怪的是,那個山穀像是憑空失蹤了一般。”

“原本是山穀的地方,隻是一片森林,森林鬱鬱蔥蔥,冇有上百年是長不成那樣子的。”

“就是說,森林不是人為的,是本來就在那裡,我們當初看到的山穀,看到的山穀裡麵的花海,還有花海深處的兩個神仙眷侶,真有可能是仙人,就算不是仙人,也是用了什麼特殊陣法隔絕了。”

陸覲擺著手,“皎皎啊,既然他們不想讓人打擾,那就不要去打擾了。”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正因為壽命有限,人纔會珍惜每一天。”

皎皎覺得陸覲說的有道理。

但她還是蠢蠢欲動。

纏著陸覲將山的名字和進山路線畫下來,又小心翼翼地珍藏起來。

這時。

褚雲霄和嶽墨嶽深兩個達成了共識。

褚雲霄確定了嶽墨嶽深兩個人就是父親的師父。

於是。

這兩個老頭準備在聞京城定居下來。

而定居的地方,就是褚雲霄的芙蕖彆院。

褚雲霄本是喜歡自由自在的人。

他的本意是不想跟任何人有牽扯。

兩個老頭卻告訴他,他先天體弱,就算功夫不錯,也無法抵抗先天帶來的弱症。

這弱症不是病,也不是孃胎裡帶來的毒。

而是。

當年褚雲霄的父親下山時,隻將功夫學了一半,另外一半還冇來得及學。

功夫冇有學全才導致父親的身體越來越差。

而褚雲霄的父親又將那功夫傳給了褚雲霄,因此也導致褚雲霄的身體越來越差。

父親能活到三十多歲是奇蹟。

而,以褚雲霄怕是連二十歲都活不到。

褚雲霄本不看中生死。

可他有了想保護的人,決意請求兩個老人留下來,讓自己努力活得久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