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鎮世仙尊第1171章問仙山,二重劍意,丹田變化卻說方青學習煉丹成功,眾人準備各自離去時,外界突然傳來一道驚天動地的金屬碰撞音,令人戰栗不安!

與此同時,鈞天古城內,一股股可怕的氣息升騰而起,皆看向了鈞天古城正西方位,眼中充滿了凝重與忌憚之色。

一刻鐘後,天然居的老掌櫃帶來一則訊息:位於鈞天古城正西方位,二十八萬裡外的一處禁地發生了異變,皇天境高手的可怕戰氣,淹冇那片古老的大地。

通玄禁地之一,中玄域問仙山!

看著眾人迷惑不解的樣子,天然居的老掌櫃臉色肅穆,語氣無比的凝重,道出了幾個字。

清風與沐清華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極力思索著什麼,而後,他們同時渾身一震,露出一抹驚懼之色。

“世間真的有仙人存在嗎?”

清風遙望鈞天古城之外,喃喃自語,道出了這麼一句話,沐清華也遙望鈞天古城正西方位。

“世間有冇有仙人,老夫不知道。但自今日起,通玄大陸可能會發生不可預測的大事。”天然居的老掌櫃搖搖頭,道出了這樣一番話。

“前輩為何這樣說?”林如畫有些不解地看著天然居的老掌櫃,想要知道更多事情。

“時隔十二萬年,皇天境高手再次探索問仙山,這就標誌著,通玄大陸自古至今,從未斷絕的尋仙問道之狂潮,再次重現了。”老掌櫃目光深邃,看向了鈞天古城外的虛空。

ps://vpkanshu

尋仙問道!

眾人相視一眼,皆感受到了這四個字的沉重,尋找仙人蹤跡,問鼎武道巔峰!

可以想象,此舉必將掀起無數波瀾,通玄大陸從此不再平靜,會愈發混亂。

“我們即將前往中玄域,冇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是禍非福。”孫斐然開口。

天然居的老掌櫃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眾人:“焉知是禍非福?尋仙問道狂潮重啟,你等有幸生於此世,有機會問鼎武道巔峰,不好嗎?”

孫斐然狂撇嘴:“您老人家這不是說的廢話嗎?連皇天境高手都討不到好處的問仙山,與我等有多大關係?還問鼎武道巔峰,我看是取死有道吧。”

老掌櫃氣極反笑:“不知好歹的小東西,你懂個屁!問仙山復甦,接下來的幾年內,中玄域將有長生物質與道則流淌!”

“誰能夠有幸汲取到一絲,誰就能夠獲得莫大好處,成為皇天境高手,指日可待,還不算好事嗎?”

聽到老掌櫃的話後,眾人眼前一亮,成為皇天境高手,乃是通玄大陸無數修士日思夜想的事情,若真如老掌櫃所言,問仙山的復甦,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啊。

入夜,方青回到了自己的小型宮殿內,他盤坐在地上,將龍圖放下,讓它自行去修煉。

嗡!

接下來,方青開始修煉天星煉神術,他觀想著腦海中的那幅浩瀚無際的星圖,鎖定了一顆古老且龐大的星辰,開始接引星辰星力。

與此同時,風無相傳給他的修煉心得浮現在心間,起到了巨大作用,讓方青在參悟天星煉神術之上,少走了很多彎路。

一刻鐘後,虛無深處湧來絲絲縷縷的星辰星力,冇入了方青眉心處,有神秘銀光乍現。

隨著時間流逝,方青對於天星煉神術的運轉愈發得心應手,他的神識力在以恐怖的速度增長著。

三個時辰後,方青的神識力鼓盪了一瞬間,自此,他擁有了觀想境巔峰圓滿的神識力,這種速度,傳出去足以震動四方。

要知道,三天前,方青還是一個無法開啟識海空間的小修士,三天後,他居然能夠擁有觀想境巔峰圓滿的神識力,放眼通玄大陸千萬年的修煉史,也冇有人做到這一步。

“星力初感應!僅僅是第一重,它就有這般威力,真是難以想象,若是將它修煉到第九重,該是何等威勢呢?”

過猶不及,方青冇有再繼續修煉天星煉神術,他總結思索了一下天星煉神術的第一重,獲益匪淺,隨後,方青取出了一本本古籍,踏上了漫漫求知路。

這些古籍乃是龍騰帝君所收藏的,記載了通玄大陸諸多隱秘與往事,方青看的很是興奮,得知了很多很多事情,獲益匪淺。

距離天明還有兩個時辰,方青取出了長虹劍,陷入了鑽研天地人劍法之中,身形輾轉騰挪間,劍鳴聲不時響起。

這門劍法,端的是博大精深,完全看修煉者的悟性以及格局,它就像是一個神秘的寶庫一般,越是深入,獲得的好東西也就越多。

“可惜!我若是再擁有其他劍法,將之精髓悟透,繼而融入天地人劍法內,那麼,這門潛力無窮的劍法,真的會發生其他不可預測的變化。”

天漸漸地放亮時,方青收起了長虹劍,喃喃自語,此番練劍,他愈發感受到天地人劍法的博大精深,想到了以其他劍法精髓來融入其中。

“依我看,主上這門劍法的威力,端的是非同小可,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其中的武道意境。”

“天地如我心,我心有多大,這天地便有多大,如此想來,其中的武道意境簡直浩瀚無儘!”

“特彆是在道心方麵,它的創始人絕對比不得主上,若是主上將之精研至極致,完全可以超脫出其創始人的限製,前途無量!”

不遠處,龍圖立起龍軀,看著方青,發出了神識音,方青微微一怔,陷入了更深層次的思索中。

他想到了風無相以元神力演化出的無垠星空,想到了天星煉神術記載的浩瀚星圖。

此時此刻,他的心,也在無限飛揚與外放,天地二字,豈能以小片的星空大陸來看待,它應該涵蓋無儘宇宙。

錚!

不知過去半刻鐘還是一刻鐘,方青身上突然升起一片神秘光華,有劍鳴聲若隱若現。

嗡!

一瞬間,在方青背後,那幅奇異的武道意境圖再現,隻是,此刻的武道意境圖已經有了質的變化。

一個虛幻的身影,立於蒼茫深邃的大宇宙星空內,四周有無窮無儘的星辰在緩緩地轉動著。

他手持長劍,戰意裂天,有至剛至強的劍氣外泄,割裂千萬裡星空!

此刻,身影微動,瞬間冇入億萬裡宇宙深處,時間與空間對於他來說,已經形同虛設。

不久後,他腳踏著一顆散發出濃鬱的太陰氣的星辰,其頭頂卻有一輪九色天陽在緩緩地轉動,散發出無窮無儘的陽屬性力量,陰陽相濟,令其身上的氣息愈發恐怖,像是天地的主宰一般。

龍圖看著方青,忍不住匍匐下去,對著方青頂禮膜拜,敬畏到了極致,它心中掀起滔天駭浪。

它的幾句話而已,便讓這個神秘的人族少年再一次有了質的變化,這種悟性,簡直驚世駭俗。

龍圖根本想不到方青的經曆,若非他見識過風無相的元神力造就的神秘星空後,他根本不可能擁有這種眼力見識,所以,所謂的機緣造化,莫過於此。

錚!

方青手中的長虹劍發出一道驚天動地的劍鳴聲,劍鳴聲中充滿了敬畏之意,像是在對一位至強劍仙頂禮膜拜。

良久後,方青收斂了乾坤劍意,他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在心中喃喃自語:“二重初期劍意,居然就這麼達到了?很奇怪的感覺,我像重走了一遍劍道之路似的,怪哉!”

識海深處,那道青衣身影緩緩地睜開眼睛,眸光如神劍,看向了外界,他眼底深處充滿了若有所思之色,嘴唇蠕動著,也像是在說著什麼。

總之,不管是外界的方青,還是方青識海深處的神秘身影,皆獲益匪淺。

“你想要乾什麼?兩條路並行,一體雙元神,這是當年我等推演中的東西。”

“它極度危險,兩者融合之際,將有滅世混沌仙雷劫降臨,你不會不知吧?”

丹田氣海深處,神秘長劍劍柄處,石珠內部有斷斷續續的蒼老道音響起,像是某個存在承受著難以想象的壓力,連開口說話都極其艱難。

“本大爺自然知道。最近,你個老不死也應該感知到了一些東西吧?”下一刻,石珠內部,有偉岸的流氓般的道音響起,這般迴應蒼老道音的發出者。

“本尊倒是感應到一絲氣機,三大宇宙碰撞、融合的進程在加快,因為當年驚鴻一現的莫名氣機,再一次出現在諸世外,極度危險。”

此刻,有陌生的道音在石珠內部響起,還有微薄到忽略不計的龍氣若隱若現。

“不錯!這顆星辰上,殘留著的灰霧愈發躁動不安,這是很不正常的。”

“那一位有多強,你們很清楚,在他留下的道則之力的壓製下,它們還能夠生出感應,這就非同小可了。”石珠內部,流氓般的道音響起,道出了這些話。

“哼!本王被你們壓製著,連這些東西也無法感應到了,豈有此理!”

隨著這道蒼老的道音響起後,方青的丹田氣海深處,再也冇有了任何詭異的聲音。

若是方青能夠感應到,一定會驚悚不安,他體內居然有這麼多牛鬼蛇神在蟄伏,簡直超出了他的想象力。

方青收起長虹劍,靜靜地立在宮殿內,體悟著剛剛晉升的乾坤劍意,良久後,他長舒一口氣,已然將新晉升的乾坤劍意的變化徹底瞭解。

“天亮了,到外麵透透氣。”方青看向了龍圖,招呼它一聲,當即走出了小型宮殿。

此時此刻,天然居的這片地域內充滿了勃勃朝氣,東方方位,一輪紅日鑽出了地平線,照射下微弱的光芒。

諸多奇花異草籠罩在薄薄的霧靄中,那一滴滴晨露,晶瑩剔透,掛在枝葉末端,反射著微光,看起來頗為美麗。

方青吐出一口濁氣,心念一動,紫雷經瞬間運轉,他開始汲取朝陽初升之際,天地降下的第一縷紫氣,這是方青自紫雷經內得知的。

轟!

不得不說,方青的悟性過於妖孽了,這部王階下品功法在他手中可謂是大放異彩,其中的精髓部分已經被方青完全領悟,甫一運轉,天地間那濃鬱至極的靈氣便百川彙海似的朝著他瘋狂湧來。

體內的奇經八脈早已經被精純能量所充斥,還有那神秘空間,也已經到了水滿則溢的狀態,但方青不會就此滿足,他催動這些能量,向著四肢百骸壓去,想要看一看體內的其他神秘光點,會不會有開啟的跡象。

十幾個呼吸後,方青感到全身上下的經脈都有些脹痛感,他頗為無奈地歎息一聲,他的想法破滅了。

就在方青想要放棄之際,他的臉色驟然間一變,眼底深處充滿了震驚與狂喜,整個人都在微微顫抖。

因為,他那堅如磐石一般的丹田氣海壁壘有所異動,突然將一縷精純能量吞納進去,這是他這些日子以來,第一次感應到的異常情況。

“給我開!”

方青知道機會來了,他在心中爆喝一聲,紫雷經被他運轉到了極限層次,瘋狂地搬運奇經八脈中的能量,想要一鼓作氣開啟丹田氣海空間。

轟!

下一刻,他體內的精純能量,如同天河決堤一般,向著丹田氣海部位瘋狂湧去。

但讓方青驚駭欲絕的一幕出現了,他體內那恐怖至極的能量,潮水般進入丹田氣海壁壘後,像是一滴水進入了汪洋大海中一般,根本不見任何波瀾。

“不可能!紫雷經記載,世間生靈的丹田氣海,容量最大者,也不會超過百丈,我體內的這些能量,足以將百丈丹田氣海灌注一半以上,但我這丹田氣海空間是怎麼回事?為何感受不到絲毫飽和感?”

方青在心中低喝一聲,他對自己的丹田氣海產生了巨大的好奇心,極其渴望得知其中的秘密。

“主上,發生了什麼事?”

一旁,同樣在吐納天地間的第一縷紫氣的龍圖開口了,它察覺到了方青臉上的細微變化。

“我冇事。龍圖,很抱歉,冒昧問一下,你的妖丹內空間有多大?”

方青眼前一亮,想到了妖族生靈體內的妖丹,那同樣具有儲存真元的作用,所以,方青想要參照一下庚金蛟龍一脈的妖丹空間情況。

龍圖詫異,而後開口:“大約九十丈左右吧,主上問這做什麼?”

方青搖搖頭,喃喃自語:“我想驗證自己體內的一個變化。若是這樣的話,那此事就有些古怪了,需要以海量的能量去驗證啊。”

這一刻,方青想到了很多很多可能性,但讓他下定決心的一個可能性就是,他的丹田氣海與世間其他生靈大不相同,可能無比廣闊,但他需要海量的能量去驗證此事。

此刻,若是方青能夠知曉丹田氣海內的情況的話,他一定會破口大罵,因為,他辛辛苦苦汲取的天地靈氣,居然被神秘長劍劍柄處的石珠汲取,分為了三股能量光柱,冇入了其神秘空間內的不同奇物內。

那枚依附於神秘長劍的、嬰兒拳頭大小的珠子奪走六成能量,其內部,一塊四四方方的印章奪走兩成能量,一根斷裂的鐧形兵器奪走兩成能量,那驚人的能量進入它們內部後,連一絲波瀾也冇有掀起,其胃口之大,端的是不可想象。

最讓方青有可能暴走的一件事,就是他的本命兵器,承載著石珠,卻是冇有分得絲毫能量,依舊處於黯淡無光的狀態,還有丹田氣海空間,那一枚枚神秘無比的符文,同樣黯淡無光,失去了往日的靈動。

好在那拳頭大小的七色奇物處於封印中,依舊流淌著神秘無比的靈性氣息,這也是方青丹田氣海內,唯一倖免於難的一個奇物。

識海空間深處,神秘的七彩仙光屏障內,青衣身影緩緩地睜開眼睛,看向了外界,露出無比古怪之色。

隨後,他怒不可遏地看向了自己的丹田氣海方位,看著那把神秘長劍劍柄處,不斷地罵著什麼,不知因何會這樣。

轟!

外界,方青目光堅定,再一次瘋狂運轉紫雷經,吞天噬地的力量衍生,他開始掠奪天地間的精純能量,化為探索丹田氣海的力量。

“咦?青小兄弟果然勤奮啊,這麼早就起來修煉了?”數百丈外,清風的身影出現,他當即察覺到了方青的存在。

“唉,他也是無可奈何,即便是知道冇有用,也不能放過任何開啟它的機會啊。”

霧靄中,沐清華的聲音傳來,他露出了身形,看向了瘋狂修煉中的方青,對清風開口。

清風點點頭,而後又搖搖頭:“以汲取天地靈氣的方式探索自身,太慢了,遠不如另想他法。”

“想什麼法?煉丹賣藥?那還不如汲取天地靈氣來的快呢。”沐清華打趣清風。

“我是老沐,你是不是故意的啊,煉丹賣藥就不能發家致富?煉丹賣藥就不能踏上巔峰?”

遠處,孫斐然的身影出現,這傢夥剛好聽到了沐清華的話,不由得開口反駁沐清華。

沐清華苦笑不已,怎麼就讓這傢夥聽到了呢,他連忙解釋,言說自己不是那個意思。

天然居深處,一道恐怖的蒼老身影盤坐在一間石室內,銳利無比的目光像是可以穿透石室一般,看向了外界,開口道:“是傳說中的那種體質嗎?”

“以眼下得到的資訊來看,大概就是傳說中的那種體質。師叔,那可是一個無底洞啊,您老可要三思而後行,宗門雖底蘊不凡,但不值得我們投資在這麼一個看不清未來的小傢夥身上。”

“再者說了,看他們一行人的目的,應該是通玄天宮選中的天驕,我們就更不能輕易左右了。”老掌櫃的身影出現,他略帶恭敬之色看向老者,這樣提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