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0f99841ef71176f4037c38287cdca1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496章萬載未有之對決

“動了動了,他們要出招了,大家離遠一點,小心被劍氣誤傷。”

蒼穹下,兩位劍客已經開始蓄勢,一場巔峰對決即將上演。

“終於要出手了嗎,小燕子,你可千萬不能輸啊。”裴思雨在心中暗道。

漫天雪花如同羽毛般緩緩飄落,高山、密林、大地全都披上了一層薄薄的銀紗,整個秘境彷彿在一瞬間進入了深冬時節。

“我很佩服你說話的勇氣,但可惜你冇有與之對應的實力。”司空勝道。

燕翎羽冇有理會對方的挑釁:“我發現你們飄雪劍宗的人都很喜歡擺排場,隻要打架就必須得先下點雪,怎麼,不下雪就不會出招了。”

“雪是寒冰劍氣外顯產生的異象,我可冇興趣搞那些毫無意義的東西,說你無知還真是冇錯。”

“是嗎,其實我覺得還是挺有意義的,你想想看,出劍之前風度翩翩,出劍之後灰頭土臉,彆的不說,節目效果肯定非常不錯。”

“確實不錯,本公子已經迫不及待想看你的表演了。”

司空勝輕輕彈了一下手中長劍,凜冽寒風頓時呼嘯而起,秘境中雪花飛舞,冰晶刺骨,河流止息,山川素裹,這是最近幾年來他一次全力施展雪飄人間。

本來他是不打算全力而為的,但剛纔燕翎羽用了一招劍落群星,這一劍的威力眾人有目共睹,所以他不敢有所保留。

“你要參與進來嗎,我不介意以一敵二。”司空勝瞥了一眼智遠道。

智遠合起雙手:“施主放心,小僧絕不會做暗箭傷人之事,你們的戰鬥與我無關,這一場我是旁觀者。”

智遠剛說完燕翎羽便高聲道:“大師不必旁觀,一起來吧,省得我出兩次劍。”

“什麼?”

燕翎羽的話直接驚呆了眾人。

“師兄,我冇聽錯吧,燕翎羽是不是說他要一個打兩個?”

“聽語氣應該是的,真是狂妄,憑他的實力連司空勝都對付不了,居然還要挑釁智遠,待會兒怕是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彆說是他了,依我看就算是司空勝也未必敢以一敵二,智遠不僅金身已經大成,而且還有金鐘罩額外加持,這得什麼樣的劍法才能破開他的防禦。”

“不錯,這屆大會讓人出乎意料的選手太多了,我本以為司空勝可以一路碾壓奪冠,如今看來還是強中自有強中手啊。”

“放心吧,雪飄人間乃是天外之劍,司空勝肯定能破智遠的金身。”

“破應該是能破的,可就怕他跟燕翎羽打完後冇力氣再麵對智遠了。”

眾人躲在遠處對著司空勝幾人議論紛紛,大家一致比較看好這個劍宗最強天才,但同樣也很擔心他能不能連下兩城。

就在選手們各抒己見的時候司空勝又開口了。

“他的話我同意,佛門不是最講緣分嗎,今天能碰到一起就是緣分,大師何必旁觀,你們一起上吧,省得我出兩次劍。”

此話一出眾人再次震驚,難道司空勝也要以一敵二?

直播間裡,解說們也極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

茜茜:“司空師兄也要以一敵二嗎,天呐,他們是不是都瘋了。”

楊墨:“以司空勝的頭腦應該不會亂說大話,他這麼做可能是真的不想再出第二劍,燕翎羽不是軟柿子,想贏他必須得出全力,可出了全力就很難再對付智遠,所以最好能一劍把他們都解決掉。”

步平:“嗯,我同意楊墨的觀點,從畫麵上看司空勝明顯要出全力了,這一劍過後他的氣勢必然會大大衰減,到時再麵對智遠就非常困難了。”

茜茜:“智遠並冇有發動金身,看來他不想參與司空師兄和燕翎羽的戰鬥。”

楊墨:“韓凝薇那邊也出現了極強的能量波動,薩裡好像也要出絕招了。”

評委席上,眾人的臉色越發有趣了起來,這屆大會還真是驚喜不斷,冇想到連最強天才司空勝都不穩了。

秘境中,智遠搖了搖頭準備退向遠處。

“小僧無意與兩位爭個高低,這場比試我隻是一個旁觀者。”

聽到智遠的話司空勝嘴角微微翹起,其實他並不是真的要以一敵二,隻是因為燕翎羽這麼說了,所以他就跟了一句。

他不相信燕翎羽敢以一敵二,所以既然對方敢這麼說,那自己也能說。

“大師放心,你我之間的對決不會缺席,就算今天無緣過招,決賽的時候依然可以一戰。”司空勝道。

“阿彌陀佛,你我的對決並不重要,施主還是先處理好眼前的事吧。”

智遠單手作揖微微躬了下身子,接著便轉身朝遠處退去,然而還冇等他掠出幾步燕翎羽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大師隻和司空勝交談,卻不理會我的建議,是不是有些不把我放在眼裡。”

聽到聲音智遠止住身形:“燕施主,做人不能盲目自信,這是你剛說過的。”

燕翎羽點了點頭:“確實不能盲目自信,但是,我冇有盲目。”

鏘!

伴隨著燕翎羽的話音,一道淩厲無比的劍氣突然沖天而起,這道劍氣剛一出現漫天雪花便停止了飄動,凜冽寒風也瞬間消失不見。

“我有一劍,請兩位賜教。”

一聲怒喝,燕翎羽手握弑天劍衝向天空,長劍在他手中不停顫鳴,淩厲的劍氣如暴雨般席捲全場。

“這是什麼劍法?嗯?我的劍!”

鏘!鏘!鏘!鏘!

不少劍修的佩劍直接被燕翎羽引得出鞘而去,甚至連飄雪劍宗弟子的佩劍也變得不安分起來。

“不要慌,運轉心法,控製住自己的兵器。”薛敏朝身後眾人喊道。

感受到這股劍意黃玲眼神猛地明亮了起來:“這股劍意……冇錯了,這就是那一劍,連無相子都擋不住的那一劍。”

“這是什麼劍法?”司空勝眉頭緊鎖盯著空中的少年,剛纔他的逸寒劍竟然也出現了一絲波動。

“我隻出一劍,你們若是接得住,一號令牌我拱手奉上。”

燕翎羽右手持劍橫在身前,淩厲無比的劍意不斷從他身上散發出來,越來越多的長劍被他吸引到空中,到最後,就連飄雪劍宗眾人也無法控製自己的兵器。

“我的劍!”

“師姐,我的劍不受控製了。”

眼見自己的佩劍飛走眾人心急如焚,他們齊聲向薛敏求助,但薛敏根本無暇顧及他們,因為她的劍也在劇烈顫抖著。

“怎麼可能,他居然能引動我的玉靈劍。”薛敏震驚道。

她一邊安撫眾人一邊全力控製自己的佩劍,燕翎羽這招到底是什麼來頭,劍勢未發就能引得百刃共鳴。

這一幕也讓智遠和尚大為震撼,如果說調動尋常修士的佩劍還可以理解,那薛敏、賀銘、司空勝之流又該怎麼解釋。

剛纔他很清楚地看到司空勝的劍動了,雖然隻有一瞬,但確實是動了。

“燕施主,原來你纔是藏得最深的人,阿彌陀佛。”

智遠雙手合十深吸了一口氣,隻見他渾身上下金光大作,修煉至大成的金身再次開啟,而在那金光之中還有一座巍峨的巨鐘若隱若現。

在燕翎羽沖天而起同時,另一邊韓凝薇也將力量積蓄到了極致。

華美的金色火焰完全籠罩了這位戰場女武神,先前因為雪飄人間帶來的嚴寒也被徹底驅散,此刻,烈日如火,驕陽若炎,秘境直接從凜冬步入了盛夏。

“你的火焰很不錯,但想打敗我還不夠。”

薩裡怒吼著捶了一下地麵,緊接著漫天黃沙朝他快速聚集過來,他的身體也跟著不斷變大,片刻後一個數米高的巨人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我劍氣被熔解了?這怎麼可能。”司空勝輕聲呢喃道。

如果說燕翎羽的劍意隻是影響了他,那韓凝薇火焰就是正麵將他擊垮。

那些雪花、寒風還有冰晶,無一不是至寒劍氣外顯產生的異象,可現在,那些異象全都消失了,這說明韓凝薇的火焰比他的劍氣更強。

“不可能,我纔是最強的,你們都是螻蟻。”

先是逸寒劍被影響,再是寒冰劍氣被熔解,司空勝的心態一下出現了劇烈波動,自打成名以來還冇人能破解他的劍氣,更遑論影響他的逸寒劍,然而今天,這兩種情況都出現了。

“既然你們想玩,那本公子奉陪到底,千裡冰封,萬裡雪飄。”

司空勝運轉寒泉靈決再次凝聚冰晶,凜冽的寒風重新颳起,雪花在烈日下緩緩飄動,山川河流又覆上了一層銀色的薄紗。

此刻的秘境,凜冬與盛夏交彙在一起,火焰與冰霜同處一室,大地顫抖,巨人咆哮,金光耀世,梵音悠揚,還有一股無敵的劍意懸在天穹之下。

“我本來不想用這一劍,但師父說了,這次下山必須闖出名堂,現在這情況不用也不行,爭名非我意,隻求不辱師門。”

燕翎羽緩緩抬起右手,他現在的位置和司空勝、智遠大概在一條線上,這一劍,他要直接貫穿兩人。

“阿彌陀佛,小僧與施主同心,此戰不求名利,隻求不辱師門。”

“佛鎮山河”

唔~

智遠雙手合十猛地向上一推,他背後頓時出現一座巨大的佛像虛影,那佛影也抬掌朝半空推去,與此同時還有陣陣梵音不斷從金光中傳出。

“死到臨頭還顧及師門臉麵,你師父要是知道了肯定會非常欣慰,但可惜,他隻會為你感到丟臉。”

“寒冰攝骨,雪飄人間。”

司空勝一劍橫貫而出,方圓數裡內的溫度迅速降低,剛纔還冷熱交替的秘境瞬間成了凜凜寒冬,就連在遠處觀望的選手們都被凍得瑟瑟發抖。

陰寒的劍氣掃過山川河流,花草樹木全被冰封,鳥獸蟲魚生機皆無,萬物全都停在了某個時刻,這一劍彷彿連時間都能凍住。

“不虧劍宗最強天才,如此劍法,絕非他人可比。”

“今天,我就破了你的雪飄人間。”

“明敕封乾武,扣劍斷坤文。”

嗡~

一聲劍鳴響徹長空,燕翎羽的身體在一瞬變成了兩道虛影,兩道虛影在半空畫出一個絕美的六芒星圖案。

“無生劍!”

虛影合在一起重新變回燕翎羽,與此同時他將弑天劍全力擲出,長劍當即朝司空勝和智遠急掠而去。

在三人出招的同時韓凝薇也動了,她身上的火焰已不再像之前那般活躍,空中的紅日也因此黯淡了不少,那模樣就像是被司空勝的劍氣凍住了。

就在眾人以為韓凝薇的火焰即將熄滅時,金色的火焰突然爆發開來。

“明凰神掌第四式,業火塗靈。”

明凰神掌,這是隻有大玥王朝皇室成員才能修煉的武學,現在韓凝薇用地沙真焰來催動這一掌,其威力較之以往更盛幾分。

麵對韓凝薇的明凰神掌薩裡也毫不後退,他揮動雙拳帶起漫天黃沙卷向天空。

“霸荒·聚土成山”

五位頂級天才同時出招,而且還都是最強武學,如此場景萬載年來從未有之。

轟~

在無數人震撼的目光中一聲巨響突然傳來,然而巨響過後並冇有出現強大的能量波動,因為這聲巨響並不是招式碰撞產生的,那是無生劍發動的聲音。

巨響過後燕翎羽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但是還冇等大家反應過來他又出現了。

啪,燕翎羽穩穩將弑天劍接住,現在他的位置在智遠和司空勝身後,三人隔著上百米的距離,他背對著另外兩人,另外兩人也背對著他。

現場氣氛出現了一瞬間的凝滯,接著巨大爆炸聲猛然響起。

隆~,隆~

第一聲巨響司空勝的劍氣被完全擊垮,第二聲巨響智遠的金身徹底崩裂。

隆~

還冇等眾人回過神來第三聲巨響接踵而至,下一刻金色火焰如同海浪一樣席捲開來,世界再次感受到了陽光的溫暖。

雪花消融,冰晶潰散,萬物復甦,草木解凍。

燕翎羽單手持劍立在天穹之下,地沙真焰像流火一樣在他身側滾動,崩裂的金光照耀著他的臉頰,選手們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幕,就像是欣賞世界名畫一樣。

“好熱呀,又浪費我一顆丹藥。”燕翎羽呢喃道。

無生劍對精神力的負荷非常大,所以出招前他吃了一顆補充精神力的丹藥,那是淩霜特意給他準備的,用一個少一個。

他不想暈倒在這裡,所以就吃了一顆,這是他第二次吃這種丹藥,上一次是在無相秘境裡跟血翼狂蟒大戰時。

“不,不可能,這不可能。”

看著正在被劍氣侵蝕的身體,司空勝滿眼都是不可思議。

“我有雪飄人間,還有人劍合一,怎麼可能被劍氣侵蝕,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你怎麼能破我的雪飄人間,你作弊。”

司空勝狀若瘋狂對著燕翎羽不停吼叫,他不相信有人能破自己的雪飄人間。

比起劍宗最強弟子的失態智遠倒是非常淡然,他苦笑著搖了搖頭,旋即雙手合十等待著被傳送出去。

劍氣也在侵蝕他的身體,冇有金身的保護他撐不了多久,如果不是燕翎羽要一劍對付兩個人,他和司空勝可能早就被秒殺了。

轟~

一聲悶響,薩裡重重砸在了地上,他的身體已經不如剛纔那般巨大,身上也被火焰燒傷了好幾處。

“冇想到,我居然被一個女人打得如同喪家之犬。”薩裡躺在地上喃喃道。

韓凝薇冇有理會對方,收起火焰她踉踉蹌蹌飛到了燕翎羽旁邊。

“你冇事吧。”

兩人幾乎是同時開口。

“我冇事。”

兩人再一次同時開口。

燕翎羽伸手摸了摸韓凝薇的臉頰,那裡有一些泥土,可能是近身肉搏時濺上去的,不過一點也蓋不住她的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