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第352章

入城

數不清的破邪文附著在判官筆表麵,令其變得流光溢彩,下一刻便要刺向魂褢。

後者被嚇得亡魂皆冒,兩腿突突直抖。

噹啷——

蕭逸適時出手,攔下鐘槿嵐:“先彆急,好不容易纔找到個嚮導,現在我們在明,敵人在暗,冥陰鬼域這麼大,靠我們自己瞎貓碰死耗子不但危險,效率也低。”

見得對方臉上怒氣稍減,蕭逸繼續道:

“而且,靈種從落入陰間到現在一直冇有動過地方,也冇有被吸收,我很懷疑是有誰在做局設計陷阱。”

聽完這番解釋,鐘槿嵐終於不執意擊殺魂褢,隻是看向後者的目光依舊冰冷。

蕭逸也是既好氣又好笑地看著已經偷偷躲在自己身後的魂褢說道:“就你這副尊榮還能勾搭到人家領主老婆?”

魂褢聞言有些不好意思:“不是勾搭,我精通幻術,是變成了那領主的樣子才成功的。”

“行了,先帶路吧,就你那一眼看破的幻術還有臉說精通,可彆想著耍小心思。”蕭逸踢了對方一腳道。

“啊對對對,反正瞞不過你,你說的都對。”

魂褢心中腹誹,嘴卻不敢說出來,戰戰兢兢開始在前方帶路。

而它不知道的是,後麵跟著的蕭逸此刻悄悄朝鐘瑾嵐比了個大拇指,後者則是眉開眼笑,哪有一絲生氣的模樣。

事實上這魂褢的幻術的確其極為厲害,蕭逸最初還真著了道,是靠著鈴鐺與他的聯絡才從幻術中掙脫出來。

現在狠狠嚇唬魂褢一波,是為了省得這貨想搞什麼幺蛾子。

以蕭逸他們的腳力,剩下的四十多裡路並不算遠,還冇半個小時,翻過了座低矮土山,便能清晰看到一座灰黑色城鎮坐落在大地上。

這鎮子麵積不大,但房屋鱗次櫛比,周圍建有厚實的城牆,除了冇有護城河之外,儼然就是座縮小的城池。

臨近小鎮,蕭逸走在最前,魂褢居中,鐘槿嵐跟在最後麵,一行來到城牆大門位置。

冥陰鬼域的聚集地之間距離都比較遠,陰魂鬼怪流通不是很頻繁,因此門口位置門可羅雀。

四名披掛甲衣的鬼卒見到蕭逸等人,立即走上前來攔住了他們去路:“站住,做什麼的?”

“四位好,我們是來賣藝的。”蕭逸信口胡謅,眼睛的餘光已經在城牆上巡視數次,悄悄記下那些哨兵的位置。

“賣藝的?”

四名鬼卒聞言一愣,感到十分新鮮,多少年來,還是第一次在冥陰鬼域聽說有賣藝的這種職業,他們繼續問道:“賣什麼藝?”

蕭逸抻了抻手裡的繩子,被圈住脖子的魂褢有點不太情願地來到前麵,像猴子一樣來回蹦躂,還在半空翻了幾個跟鬥,儼然是在耍猴。

然而它不出來還好,剛一出現,四名鬼卒的臉色驟然就變了。

“彆動!”

四名鬼卒立即分散開,舉刀對向蕭逸一行:“領主有令,隻要看到魂褢一律斬殺!”

話音未落,四把大刀便已劈砍下來。

“好傢夥,這些侍衛看到你就要砍,你特麼到底惹了多大禍?”

蕭逸大罵一聲,當即掐訣施法,四道靈符瞬間出現,貼在四名鬼卒腦門上。

說時遲那時快,四名鬼卒動手的同時,城牆頂上負責預警的哨兵迅速反應過來,旋即便要發出信號。

然而與他們的動作相比,蕭逸的靈符顯然更快一步,

數道靈符在半空激起輕微的破空聲,紛紛落在哨兵身上,將其動作打斷。

“快進城門,控製時間一長會被其他鬼卒察覺的!”

蕭逸一馬當先衝進城鎮,鐘瑾嵐則拎著魂褢緊隨其後。

那些哨兵和城門侍衛也在此刻恢複神智,目光茫然地相互看了幾眼。

“剛纔咱們是不是看到有什麼東西來著?”

“有嗎,記不太清。”

……

片刻後,城內的一個陰暗衚衕裡,三道影子悄然浮現。

此時的魂褢已經恢複了本來麵目,正吐著舌頭大口喘氣。

“才堅持這麼點時間你就不行了?”蕭逸笑著揶揄道。

“天師爺爺,您二位道行都比我高,能堅持這麼久已經很不容易了。”

正說著,魂褢身前忽然浮現出一道圓形空洞,鈴鐺閒庭信步般從裡麵鑽出來,隨後躍上蕭逸肩頭。

“……”

魂褢冇話說了,它到現在也冇看明白鈴鐺到底是什麼品種的妖鬼,但隻要有這小傢夥在,那種如同芒刺在背的危險感就極度強烈。

蕭逸拿出幾張隱氣符,交給鐘瑾嵐進行二次強化,符紙四角點綴上淡金色的破邪文。

再加上魂褢的幻術能力,三重保險,

這如此一來,除非遇到實力極強的鬼怪,否則不會被輕易發現真身。

與外界的蕭條景象不同,小鎮裡內部顯得頗為繁華,大部分死後來到陰間的魂魄都會保持生前的生活習慣。

大街上熙熙攘攘,兩邊都是販賣物件或者吃食的攤位。

陰魂們在街上來回行走,顯得喧嘩熱鬨。

如果不是經常能看見一些缺了半邊腦袋或者開膛破肚,拖著內腑臟器閒轉的傢夥,蕭逸還以為返回陽間的購物街了呢。

看看那些小吃攤位:鐵板手指頭,酸辣眼球湯,生拌大腸頭。

蕭逸迅速收回目光,暗罵自己就不該有這個好奇心。

倒是一旁的魂褢對那些似乎很有興趣,尤其眼睛一直盯著那生拌大腸頭,口水都順著嘴角流出來了。

蕭逸當即一個**鬥扇過去:“看什麼看,走快點!”

魂褢被扇的頭昏腦脹,暈乎乎的,緩了半天才恢複清醒。

它不敢再貪戀大腸頭,忙亦步亦趨跟在蕭逸後麵。

片刻後,魂褢帶著蕭逸二人來到一座三層酒樓前。

“這是小鎮裡最大的酒樓,如果想打探訊息的話,這裡應該是最好的選擇,冥陰鬼域各城之間流通雖然不太頻繁,但訊息這種東西可以靠術法來傳播,所以並不會滯後太多。”

魂褢指著酒樓解釋道。

一行人進入酒樓找了個空位坐下,隨便點了幾道,看上去不是特彆噁心的菜。

然而菜剛點完,門口處突然傳來一陣喧嘩。

蕭逸臉色頓時沉凝下來,目光投向門口位置。

滔滔鬼氣瀰漫。

一道身形高大,身穿黑色官袍的人影漫步進入酒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