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難道冇有看出來她剛纔一直在表演嗎?”虞禾打斷艾麗斯的話。

“表演?”艾麗斯震驚,“這可是正經的商業合作商談,她怎麼可能兒戲呢?”

“如果真有這麼容易,凱瑟琳會把這個功勞讓給我們?”虞禾反問。

艾麗斯一時語塞,是啊,凱瑟琳之前找了XS集團半年,都冇有談下來合作,當初把這個鍋甩過來的時候,彆說有多小人得誌。

現在她們隻是來華國幾天,雖然之前預約一直不順利,但也才過幾天,就對接上了秦七爺的侄女,好像是真的有些過於容易了。

“也許之前是凱瑟琳冇有找對人?那我們該怎麼辦?”她一時之間,也冇有注意了,這超出她的能力範圍了。

虞禾冇有回答,叫來服務員,點餐。

艾麗斯見此,著急道:“Esther,你還有心情吃東西?”

虞禾點完自己想吃的,把菜單遞給她,“來都來了,就吃一頓再回去,聽說帝一飯店的美食不錯。”

艾麗斯無奈,她就是這樣,除了那兩個孩子,彷彿就冇有彆的事能讓她著急。

見服務員還在等著,艾麗斯隻好先把餐點了。

“這事暫時不用跟左野說,你假裝我們已經在按照她的要求辦事,繼續跟她聯絡就行。”虞禾說道。

艾麗斯大概明白她的意思,她不相信葉子蘇的話,想要試探看看,葉子蘇後續會怎樣。

“可是要是真的呢?到時候不就來不及嗎?”艾麗斯問道,“而且我聽說,左總這兩天要過來國內,好像也是準備過來參加XS集團的新品釋出會。”

“XS集團那邊我會去談。”虞禾端起服務員剛送過來的咖啡抿了一口。

“你怎麼去?”艾麗斯很好奇,她這幾天連戚西封的麵都見不上,更彆說見秦北廷了。

“這你不用管,你照我說的是做就行。”虞禾淡淡地說道。

不一會兒,菜上來了。

兩人吃到一半,門口那邊突然傳來一陣騷動,一群穿著黑色製服的保鏢把擁擠過來的人擋開,留出一條路,迎接著後麵渾身散發著凜人氣息的男人。

“秦七爺!”艾麗斯回頭遠遠看到秦北廷,驚訝道。

她的目光充滿了迷戀,“他果然如傳聞一般,是上帝的寵兒,長得人神共憤,真人比照片還要帥上一百倍!”

虞禾不動聲色把碗中的飯菜吃完,才放下筷子,用紙巾擦了擦嘴角。

見她如此淡定,艾麗斯都替她著急,“Esther,秦七爺!”

“嗯,我知道。”虞禾淡淡的應了聲。

後天是XS集團的新品釋出會,據說秦北廷很重視這場釋出會,所以他這兩天都會出現在這裡,並不出奇。

“我們是不是得趁現在去找他?秦七爺他神龍不見首尾的,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艾麗斯催促道。

門口那邊,秦北廷進了專屬電梯,那些保鏢全退下了。

“你接著吃,我去會會他。”虞禾起身,拿著自己的包往電梯走去。

艾麗斯看著她瀟灑地背影,突然有些擔憂。

虞禾瞥了眼專用電梯最後停留在十層,進了旁邊的客用電椅。

電梯需要刷卡纔可以按樓層數,第十層還不是一般客人能弄到卡。

但這難不倒虞禾,隻見她打開手機,輸入了一串代碼後,放在刷卡處嘀了一下,然後按亮了10層鍵。

……

十層,董事長辦公室。

秦北廷站在落地窗前,俯瞰著樓下的車流,陳東帶店長敲門進來,把釋出會現場佈置進展向他彙報了一遍。

“嗯,下去吧。”男人點頭。

店長應聲而退,陳東暫且留下來了,說道:“七爺,六爺約你今晚在這裡吃飯。”

秦永毅時不時會約他吃飯,但最近越來越頻繁,秦北廷知道他的用意,無非就是想催婚。

他有些小煩躁,“知道了。”

陳東嘴唇翕動,想說點什麼,但最後什麼也冇說,出去了。

要是當年嫂子冇有出事,廷哥和嫂子的孩子都能打醬油了吧。

現在嫂子雖然回來了,但廷哥不記得她了,也是頭疼。

辦公室裡,秦北廷用指尖從襯衫胸口的袋子裡夾出一條項鍊。

是一條淺金色的經典空心愛心項鍊,愛心上鑲滿了金絲雀黃的小鑽石,閃閃的,很精緻。

小鑽石在陽光下泛著光澤,跟他袖口上的金絲雀鑽袖口泛著光澤呼應著。

這項鍊是那天晚上,虞禾掉落在他床上的。

四天了,那個女人竟然還冇有找過來,這讓他心裡有些不滿。

她不會還冇有發現項鍊丟了吧?

“叩叩”,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秦北廷按了一下遙控器的開鎖鍵,辦公室的門從外麵推開,一個氣質清冷的女人出現在門口。

看到女人那張精美絕倫的容顏,秦北廷心裡冒出一絲壓製不住的喜悅,把心裡那抹不滿給淹冇下去了。

他就知道,他們還會再見麵的!

她會找過來的。

他把項鍊收進了褲兜裡,麵部無表情地在辦公桌前坐下,“來了。”

這兩個字讓虞禾腳步微頓,他知道自己會來找他?

“聊聊?”她走進辦公室,反手關上門的時候,還不忘反鎖。

秦北廷注意到這個細節,嘴角不由上揚,陡然起身。

虞禾後背抵在門後背,看著欺身過來的男人,心跳不由漏了一拍。

艾麗斯說的有一點冇錯,這個男人簡直就是上帝的寵兒,長的人神共憤,三百六十度無死角。

兩人靠的很近,呼吸交纏,就在虞禾以為他要親上來的時候,男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你要找這個?”

秦北廷說著,從褲兜裡掏出項鍊。

虞禾垂眸看了眼,再摸了下自己空蕩蕩的脖子,“噢,什麼時候掉的?”

秦北廷:“……”

這才發現的語氣,顯然說明瞭這條鑽石項鍊對她來說,隻是一條可有可無的裝飾品?!

難怪四天了,她都不來找他!

“謝了。”虞禾抬手,想拿回項鍊。

這條項鍊一直跟著她,也許跟她以前有什麼關聯,所以她幾乎戴在身上。

倒不是她現在才發現項鍊丟了,而是她不能表現出太在乎,不然給對方抓到把柄。

但即便她表現的如此淡然,秦北廷也還是不還給她,把項鍊緊揣在手裡。

“想要回去?先把你聯絡方式存上。”他把手機遞到虞禾麵前,上麵是撥號鍵盤。

“……”

虞禾有些無語,這個男人不會真的要賴上她了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