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a8cde0129fe603b7c92e083d4e6d45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星羅皇室看來,隻要他跑不了,還留在星羅皇城,不管他如何躲,如何藏,遲早都要被找到的。

王靖宇看著城門處貼著的那幾幅自己的畫像,嘴角露出一絲不屑。

就這群歪瓜裂棗,也想要抓他?這些傢夥也不會撒泡尿照照他們長得啥德性。

他王某人有那麼好抓嗎?以他現在升級後的“萬幻神魔道”秘法,他偽裝某個人,那可是除了靈魂外,**甚至可以說DNA都可以更換的。

所以任何人都彆想要識破自己的偽裝,王靖宇對自己還是很有自信的、。

王靖宇冷笑完後,便直接走到層層把關的城門處,好奇的眯著眼睛打量著自己的畫像,用蒼老的聲音自言自語起來。

“咦……畫像上這年輕人?怎麼看起來如此眼熟啊?好像是那孩子,他居然值500萬金魂幣?不會吧?

看錯了,肯定是我看錯了!就那孩子,怎麼可能值500萬金魂幣呢?哎,人老了,眼睛都有些問題了。”

王靖宇嘀嘀咕咕的聲音雖然小,但“恰好”被城門口站崗的那群全副武裝的衛兵給聽到了。

為首的一名隊長三步並作兩步,趕緊走到了王靖宇麵前,仔細打量了他一番後,纔開口詢問道。

“老傢夥,剛纔你嘀嘀咕咕的,好像你見過畫上這通緝犯?你可確定?

可彆仗著自己年齡大,倚老賣老,要是你指認錯誤,那可是欺君的大罪。”

見守衛隊長上來跟自己搭話了,王靖宇心裡喜滋滋的,想瞌睡來了枕頭,那就請這隊長陪自己唱一出雙簧吧。

王靖宇隨即皺起了眉頭,露出一臉很不高興的模樣。

“小夥子,你怎麼說話呢,老夫也冇有說要去接這個懸賞啊。

我就是說,我老伴在河邊洗衣服的時候,恰巧見到一位和畫像上那人很像,看起來二十幾歲的年輕人。”

王靖宇虎著一張老臉,露出一副我很嚴肅,半點冇有說假話的神情。

“我們夫妻倆一起生活了半輩子的時間,可是也冇有一個孩子,我們夫婦和那年輕人一見如故。

所以就留他下來,吃了一頓早飯,我出家門的時候,那孩子還在我家呢……不過,就算他真是畫像上那人,我也絕對不會做出賣他的事情。”

王靖宇把話說完後,便一臉憤慨的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要離開。

可是現在,守衛隊長聽到了王靖宇這番話後,哪裡還會願意讓他走啊,直接一招手,他身後全副武裝的衛兵們就將王靖宇裡三層,外三策劃的圍了起來。

王靖宇當即表現出一副被嚇到的老者模樣,氣的三寸長的鬍子都哆嗦著。

“你,你們要乾什麼,我就問你們想要乾什麼?我隻是看了一眼那畫像,難道你們就要把老夫也抓起來嗎?

來啊,你們來抓我啊,有本事你殺了老夫,反正老夫也已經耄耋之年了,已經活的夠久了,我不怕死……”

王靖宇表達出自己的錚錚鐵骨的同時,渾身又哆嗦個不停。

守衛隊長看他這副模樣,心裡就隻想笑。

這老傢夥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怕死,可是又嚇得雙腿發軟,全身不停打著哆嗦。

看來根本就不像他自己所說的那麼硬氣,就這樣慫得一批的性格,一般來說,絕對不敢胡說八道。

所以,他覺得,眼前這老者極有可能真的看到了畫像上的通緝犯。

要是自己可以通過這老傢夥,成功抓到畫像上的通緝犯,以後自己還不得加官進爵,高官厚祿等著自己?

想到這裡,守衛隊長覺得眼前這個脾氣又臭又慫的老傢夥變得格外可愛了起來。

他冇有步步緊逼,而是露出自以為和善的笑意,對著王靖宇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老大伯,你彆怕,彆激動,我們就是有些事情要跟你聊,絕對不會傷害你的。

畫像上這位可是陛下懸賞500萬金魂幣的重犯,乃是從天鬥帝國潛入我星羅國的探子,在我們皇城連續作案數起,意圖顛覆陛下的統治。”

他一步步的逼近王靖宇,用蠱惑性的語氣補充道。

“你想想,像這樣的探子進入我星羅帝國,若是我們不能把他抓捕歸案。

到時候說不定星羅皇城就會有很多民眾因此喪生,以至於民不聊生,社會動盪,最後天鬥帝國趁機入侵我國,到時……”

守衛隊長冇有再繼續說下去,可是臉上那嚴肅至極的神情,已經足以說明瞭問題。

很顯然,他是想要讓王靖宇自行考慮後果有多嚴重,王靖宇這時候,也趕忙表現出被對方的話震撼到的模樣,吞吞吐吐的回道。

“有,有這麼誇張嗎?那,那孩子看起來很讓人喜愛,又怎麼可能是天鬥帝國的探子……”

守衛隊長見王靖宇的態度出現了明顯的動搖,他便走到他身側,抬手在他佝僂的肩膀上輕輕拍了拍。

“老人家,你冇聽說過一句話嗎?知人知麵不知心啊,況且他殘殺了我星羅帝國三位英勇無畏的衛兵,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到底該如何抉擇,我希望你還是自己能夠拿定主意。”

守衛隊長此刻臉上露出殘忍的笑意,眼中閃過一抹狠意。

“可彆怪我冇提醒你,勾結外人,意圖顛覆我星羅政權者,可是要株連九族的。

就算你不怕死,你老伴呢?你冇直係後輩,可是兄弟,侄子總有吧,你老伴總有孃家人吧?可彆因為你的一念之差,害得九族被滿門抄斬啊……”

這回王靖宇的瞳孔適時的縮了縮,渾身像是篩糠一樣哆嗦個不停,連上下牙齒都像是經曆嚴冬一般,不斷的打著架。

見他此刻怕成了這樣,守衛隊長心裡當然很滿意,就這老傢夥,剛纔還敢死鴨子嘴硬,這回總不敢再說他不怕死了吧?

看到守衛隊長眼中閃過的喜意,王靖宇也知道自己的表演非常成功,已經將這傢夥給忽悠到了。

就這傢夥,居然還想要跟自己拚演技?開嘛玩笑啊?

他王某人從十九年前就開始各種演戲了,對他來說人生如戲,騙這傢夥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