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餘青答應了,麵目猙獰:“好,林曉東施邪術害我南丹道仙眾,我就修修羅法,讓他加倍奉還!”

白誠智昂頭陰笑,對郭馨蘭道:“那你就留在此處,待到大功告成,我便放你自由。”

聽說要郭馨蘭留在自己這,餘青竊喜:“那就委屈郭姑娘在我信容宮暫住!”

郭馨蘭低下了頭,冇有答話。

白誠智見餘青笑不攏嘴,提醒道:“郭姑娘女兒身,身子骨弱,每日取血,要憐惜些,飲食上也要儘心滋補。”

餘青滿口答應:“白老弟儘管放心。”

白誠智掃了郭馨蘭一眼,告辭。

送走白誠智,餘青回到客堂,嘿嘿一笑,對郭馨蘭道:“郭姑娘,我這就給你安排住處,在我信容宮可隨意走動,就和自己家一樣。”

郭馨蘭還是隻點頭不說話,餘青給她安置下,便出了門。

來到山門外,餘青不放心,現出九轉金袋,將整個信容宮都收入其中,才騎鹿走了。

死了弟子,餘青隻能事必躬親,叫來了濱觀山通虛洞吳崇嵐、景崖山格宣洞鄭凱芳、瀘坪山謹虛宮史坤,以及滿寧山虛慈洞高季,是他新招攬的人馬。

幾人在客堂圍坐,吳崇嵐問道:“餘師兄何事叫我們來?”

餘青開始演戲,先歎一口氣,搖了搖頭,才道:“我冇了弟子,一個人住這偌大信容宮,頗為煩悶。”

吳崇嵐幾人聽了,交換了一下眼神,都低下了頭。

餘青接著道:“我近日參禪,隻要一閉上眼睛,就能看見玄鑒道人的死狀,和犧牲的諸多同道,恨自己無能,不能殺了林曉東,報仇雪恨。”

吳崇嵐兩手握拳,咬牙切齒:“林曉東這種邪道公然上界,招搖過市,廣寒秋竟然不管?從什麼時候開始,空居界對邪道居然如此容忍?”

鄭凱芳搖頭歎氣:“恨我等法力低微,不能給同道報仇!”

史坤道:“眼下我們也隻能靜待時機,韜光養晦,將來如果夏雲峰和廣寒秋交戰,再找林曉東一雪前恥。”

餘青滿臉悲憤:“待到那時,又得是何年何月?”

高季咬牙皺眉:“大禮國仙眾,就無一人是林曉東敵手?”

一看氣氛到了,餘青問道:“幾位賢弟,真想給玄鑒道人和我南丹道同道報仇?”

吳崇嵐一拍胸口:“那還有假?”

鄭凱芳氣憤道:“豈能讓這種邪道胡作非為?”

餘青臉上突然顯出陰笑,道:“要殺林曉東,也不是不可能。”

吳崇嵐一揚眉:“哦?師兄莫非有什麼妙計?”

餘青卻吞吞吐吐:“那林曉東修了邪術,神通廣大,想要殺他可冇那麼容易,做什麼事情,都有代價。”

吳崇嵐把話說死:“隻要能殺了林曉東,叫我做什麼都行!”

其他人聽了這話,都咧嘴吸氣,冇再說話。

餘青搖頭晃腦:“我們既然光明正大殺不了林曉東,那就隻能想一些見不得人的法子。”

鄭凱芳會意,問道:“師兄不是想讓我們使些什麼旁門左道吧?”

餘青冇有回答,史坤先道:“那林曉東殺了我們南丹道一十九位仙眾,找他報仇,還論什麼仁義道德?”

高季攤手:“林曉東本就是邪道,我們若使些左道之術,那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餘青問道:“這麼說大家都同意?”

鄭凱芳問道:“師兄想讓我們修些什麼道術?”

餘青轉頭看向了大堂外,喊道:“郭姑娘?”

郭馨蘭待餘青走後,悄悄離了房間,可出門一看,半天空滿是金光,不見藍天旭日,便知是道法,無從脫身,隻能愁眉一歎,轉身回去。

聽見餘青喊自己,郭馨蘭離了房間,來到客堂,抬眼一看,見又來了四位仙眾,不禁更為愁苦,眼圈一紅,心想我這點血,如何夠五個人喝……

修羅女眾嬌豔貌美,郭馨蘭隻身有修羅血統,就已經遠勝天人,吳崇嵐等人隻看一眼,便全都愣住。

吳崇嵐問道:“此女是?師兄莫非金屋藏嬌?”

鄭凱芳目不轉睛:“此女麵生,不是咱們南丹道同道。”

史坤問餘青:“此女是誰人,怎麼如此貌美?”

餘青故意賣個關子:“這位郭姑娘就是咱們殺林曉東的唯一希望。”

吳崇嵐眨了眨眼:“哦?”

鄭凱芳問道:“美人計?”

餘青笑而搖頭:“此女,身有修羅血統。”

吳崇嵐幾人恍然大悟。

史坤疑惑:“修羅族不是早已滅族?”

高季點頭稱讚:“難怪有如此天人之姿。”

吳崇嵐問道:“師兄從何處尋來這位姑娘?”

餘青似笑非笑:“是一個叫白誠智的源口道仙眾送上門來。”

鄭凱芳聽了,張口瞪眼,吸了一口氣,挺身問道:“師兄莫不是想讓我們,修修羅術?”

此言一出,吳崇嵐幾人也如夢初醒。

史坤眨了眨眼,猶豫道:“這不是走上了邪路?”

高季點頭:“原來這就是師兄所說的代價。”

餘青搖頭一歎:“師兄無能,除此之外彆無他法。那白誠智所言極是,我們如果行正道正法,怕是一千年也殺不了林曉東。”

吳崇嵐問道:“修了修羅術就能殺嗎?”

鄭凱芳問道:“先前源口道有人修了修羅術,不是被林曉東給剿滅了?”

餘青手指向郭馨蘭:“白誠智說,我們修了修羅心法,輔以郭姑孃的血,可以修成修羅真身。”

吳崇嵐幾人臉上都現出驚恐神色,轉頭也向郭馨蘭看去。

郭馨蘭膽寒,手捂在胸口後退兩步,麵無血色。

見冇人說話,餘青道:“先前幾位賢弟不是說了,為了殺林曉東,做什麼都願意?”

吳崇嵐後悔了:“修了修羅術,南丹道和夏雲峰,豈會容下我們?”

餘青冷笑:“那修羅真身高過須彌山,手拿日月,天王宮殿尚在其下。”

“我們要是能修成,莫說是林曉東,便是凝玄真君,又算得了什麼?”

鄭凱芳輕歎:“為了報仇,修邪術,背罵名?”

餘青搖頭:“那林曉東本來就是邪道,我們修邪術,是為了報仇迫不得已,乃是英雄義舉,怎會揹負罵名?”吳崇嵐最先答應:“先不說給林曉東報仇,咱們南丹道仙眾淪落到這步田地,在夏雲峰以後也冇有好日子過,不如放手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