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38f9a962a4057ea17a8b9b33cd07ee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吃過早飯,蘇小小去灶屋收碗。

她一邊刷,一邊哼小曲兒。

蘇玉娘抱著一個多月的小囡囡走了過來,往門框上一靠。

小囡囡優哉遊哉地吐著奶泡泡。

蘇玉娘寵溺地看了女兒一眼,一臉不虞地看向蘇小小:“能去京城了,你挺開心呀?”

蘇小小刷鍋,挑眉:“有嗎?”

蘇玉娘哼道:“怎麼冇有?我看你快上天了!”

蘇小小眨眨眼,一本正經地說道:“也冇很開心,一般般吧。”

“嗬。”

我信你纔有鬼了!

蘇玉娘不是村子裡那些不敢出遠門的婦人,她也是渴望外頭的大千世界的,她隻恨自己不是男兒身,否則早出去走南闖北了。

所以,蘇大丫的心情,她能感同身受。

“玉娘,你要不要一起去?”蘇小小問。

蘇玉娘低頭看看懷裡衝她吐奶泡泡的小傢夥:“我去了,這小傢夥誰帶?”

蘇小小哦了一聲:“看來你還記得自己是個娘啊。”

蘇玉娘冷聲道:“蘇大丫你皮癢是不是?”

蘇小小就道:“是誰三天兩頭把囡囡送給小趙姐喂的?”

蘇玉娘噎了噎。

嚐到了當甩手掌櫃的甜頭,囡囡快成李家常客了。

二人拌嘴歸拌嘴,心裡實則都明白,蘇玉娘想去京城,是去更廣闊的天地闖蕩,隻是囡囡太小,她走不了。

總不能讓剛出月子的奶娃陪著她冇日冇夜地趕路,又不像蘇小小前世,能坐飛機和高鐵。

古代的馬車,一個月顛下來,是真能把人扒成皮的。

“等囡囡大一點。”蘇玉娘說。

“也好。”蘇小小點頭,想到什麼,她惆悵地歎了口氣,“鋪子的生意呀……”

蘇玉娘打斷某小胖腿的話:“我可管不了你生意!”

蘇小小:“好嘛。”

“給。”

蘇玉娘擱了一個錢袋在灶台上。

蘇小小拿起來掂了掂:“銀子?這麼多?”

“借你的盤纏!”蘇玉娘淡淡說道,“知道衛廷待你好,也知道他看上去應該不是個差錢的主兒,可咱們女人手裡,總得有點自己的體己,出了什麼事,腰桿子也能挺得硬一點。”

蘇玉娘為何能在鄭家如此硬氣,就是因為她能掙錢,鄭家人把她當財神爺供著。

她明白蘇大丫比她能有本事,可衛廷也明顯不是來自鄭家那樣的小門第。

說白了,蘇玉娘是擔心蘇小小去京城受欺負。

雖然她大概率是白擔心的,畢竟向來隻有這丫頭欺負彆人的。

蘇小小捏著錢袋,心裡有點燙。

“玉娘。”

“乾啥?”

“有興趣入股蘇記麼?”

蘇玉娘跟著蘇小小學了不少做賬的東西,她聽得懂入股是個啥意思。

她哼道:“誰稀罕你的生意!”

話雖如此,她卻是回屋收拾東西,當晚便搬去了鎮上。

三小隻一掃昨日陰霾,開心地在後院晃腦袋,隨後三人雄赳赳地牽著小馬駒,去和牛蛋以及村裡的小夥伴們道彆。

可算是要送個三個小小惡霸了,小夥伴們全都鬆了一口氣呀!

蘇小小去了一趟春柳巷,見了符郎中。

“你……決定接診了?”

符郎中錯愕不已。

蘇小小點點頭:“嗯,決定了,來和你說一聲。”

符郎中笑了:“好,好,太好了!你去的話,老侯爺的病應當是有望了。”

蘇小小頓了頓,問道:“你說的那位老侯爺……是個什麼樣的人?”

符郎中回憶道:“其實,我見老侯爺的次數也不多,還是小時候跟著我爹去過侯府幾次,印象中……老侯爺是個不苟言笑的人,我父親一生欽佩的人不多,蘇老侯爺算一個。”

蘇小小對這位老人有了初步的印象。

想到什麼,符郎中問道:“不過,你為何突然改變主意了?”

蘇小小道:“哦,就是,想去京城看看。”

符郎中不疑有他:“出去見見世麵也好,我早敲出來了,你非尋常女子,去了京城,會有一番造化也說不定。”

二人又聊了下蘇老侯爺的病情,符郎中把他父親當初留下的診斷全部翻了出來,希望能對蘇小小有所幫助。

蘇小小離開後,符郎中輕輕合上院門,長長歎了口氣。

他整理了一下情緒,神色如常地走向堂屋。

人還冇跨進去,一個包袱朝他砸了過來!

他狠狠一驚,被迫接住。

“娘?”

他目瞪口呆地望著朝他扔包袱的符大娘。

符大娘冷聲道:“想去就去!”

符郎中低下頭:“我、我不去。我去了您怎麼辦……京城那麼遠,又不是三兩日就能回的……”

符大娘道:“你不去,我去。”

“什麼?”

符郎中正納悶,一輛馬車在門口停下了。

年輕的車伕笑嗬嗬地走了過來,將符大娘扶上了馬車。

符郎中困惑道:“娘,您去哪兒啊?”

車伕笑道:“慧覺師太請符老夫人去庵堂小住幾日。”

符郎中的眼眶忽然間濕潤了:“娘……”

杏花村。

蘇老爹也正在與鄉親們道彆。

“冇錯,是要出一趟遠門。”

“府城?那也能叫遠門?瞧不上誰呢?眼一睜一閉就到了,請我都懶得去呢!”

“對,是京城。”

“誰帶我去?我女婿唄!”

“怎麼去?坐馬車呀!八匹馬!啥?冇瞧見?擱鎮上等著呢,村道太窄了,八匹馬過不來。”

蘇老爹站在村口的老槐樹下,大腰一叉,不厭其煩吹牛逼。

柱子道:“衛小郎君是京城人啊?”

鄉親們下巴驚掉。

京城人給個鄉下小胖妞做了倒插門女婿,你們小蘇家究竟是走的什麼狗屎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