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綠龍博士

熱門推薦:

“準備!”

雙翼展開,懸停於天空之中時。

艾薩克那深綠的龍鱗之上,神秘且威嚴的靈光,正是若無數之星辰在閃爍著。

更,隨著這一威嚴靈光的閃爍。

彷如是產生了某種共鳴效應,由龍之堡半位麵的核心構成,縷縷之翡綠光弧,也是在不斷地產生了出來。

迅速之間,這一半位麵的色調,就是在“綠化”起來了,更還不斷地在加深著。

一切的變化,自然都在艾薩克的預料。

威嚴靈光,這本就是“封神之龍”龍威的天命昇華。

“封神之龍”,這又是對應著“龍之本源”的一種權限。

而“龍之堡半位麵”的永久恒定,則是他以“封神之龍”的權柄,再通過“魔法本質”,在源源不絕地抽取著“龍之本源”的能量。

將這三者相關,艾薩克的“威嚴靈光”,自是與“龍之堡半位麵”的核心構成,是有著息息相關的契合。

此時“威嚴靈光”的綻放,自也是直接就共鳴起了整個半位麵的呼應。

而就這共鳴一個產生……

心靈意誌,隨之開始一分為二了。

一邊,由“封神之龍”的權柄,艾薩克的心靈意誌,是與龍之本源那“守序邪惡”之格的宏偉力量,迅速間完成了連通,又牽引和呼喚起來。

一邊……

“開始!”

一聲令動,早已完成準備的三十三個忠仆,同時就是進行起了儀式的配合。

艾薩克另一半的心靈之力,則是通過對天數法陣的掌控,開始對所有施法助手的法術,進行起了“原始魔法能量”的轉化。

這無儘浩瀚的原始魔法能量,一經轉化完成,又再通過天數法陣的鏈接,整個地燃燒和昇華成了一個整體。

隨著艾薩克那“傳奇施法者之權杖”的揮舞。

隨著額前那“黑暗水晶”的增幅強化。

隨著兩枚“儲能龍珠”也是同時飛了出來。

更整個的半位麵,無儘的翡綠之光,也是在整體地共鳴著法陣的運作。

最後再結合上“綠龍冕冠”的神力輻射。

天空之上,無數的靈光驟然間就是化作了最璀璨的光輝在閃耀。

半位麵所錨定的星界之層,無儘的星海,也是在重疊而來。

這是貫穿了現實與虛幻的原始魔法能量,與超然於物質之上的概念本源,在共鳴著,在融合著。

而就是在這星海之中,就是在這翡綠靈光之中。

一輪似如光環,既存在於物質層麵,同樣也存在於精神層麵,彷佛是偉大龍父的目光直接在投射而至,一切的物質構成都是被洞破,一切的思維構成也已被穿透,這能直接倒映到世間一切之秘,難以形容,難以描述,難以理解的翡綠光環,卻恰似明月一般,正懸現在了半位麵的天空。

而就這一光環在顯現……

“艾薩克的永恒之輪1!”

權杖一揮。

空間在轉移一般,永恒之輪已是直接到了艾薩克的身前。

又一隻爪子伸出,在這光輪之上一撫而過。

頓。

洞破虛空,照徹靈魂,一道璀璨之光輝,由光輪之中在普照而下了,正又是籠罩住了太古黑龍巫妖的那一屍骸,並還將那“傳奇施法者權杖”和“火焰免疫戒指”,也是一併地鎖定在了其中。

目光,艾薩克雖也是看向了永恒之輪。

並同時……

“‘古神’卡ls諾格斯!”

“太古黑龍巫妖!”

“古一部族之主!”

心靈之中,種種準確之資訊,也是隨著目光所向,在投入到永恒之輪。

以此資訊,更下方那屍骸,又兩件傳奇裝備,再一併地結合到永恒之輪的“傳奇揭示”之中……

光輪之中,畫麵驟然地在變化起來了。

一重重的黑暗之幕在產生著。

卻又驟然間,如若是成了旋渦和黑洞,被一道翡綠虹光,瞬間就是強力貫穿。

艾薩克的目光,則又同步著這一翡綠虹光。

眼前,就如無數的空間被他的目光穿透,無數的妨礙和乾擾,同樣也在被洞破。

而轉瞬間,貫穿了數不儘的屏障之中……

忽地,艾薩克的眸孔之中,一點異色在泛出了。

以永恒之輪的揭示之力,結合綠龍神力所賦予的心靈免疫穿透和概念之力的隔空投射,又有著太古黑龍巫妖的種種資訊,更屍骸和魔法裝備為指向……

這足以讓他無視龍巫妖的“心靈免疫”能力,進而創造出一條隔空投射的“通道”了。

而顯然,在天數法陣的強度,足足有了將近三分之一幅度提升的此時。

固然卡ls諾格斯那命匣的周圍,是有著不計其數的防護結界,卻幾乎無法對“天數之輪”的揭示穿透,產生到多一點的阻礙。

不過轉瞬時間,艾薩克已是有種感應,卡ls諾格斯就在“眼前”了。

他甚至已經能看到,那龍巫妖骸骨之軀的輪廓了。

但也就此時……

初次,一種真正的對抗,在產生了。

前邊那輪廓,依然還在,卻既未再清晰,也未模湖起來。

“不是傳奇驅散!”

“是傳奇心靈防護!”

“由傳奇魔法裝備而來的心靈防護!”

“這老不死所準備的後手,倒也是當真不凡!”

“可惜……”

眸孔之中,異色隻一閃,又是一道冷笑在流出。

巨爪再度地一撫光輪。

頓,光輪之中,淩駕於物質和精神,一道翡綠光輝在閃耀起來了。

綠龍神力,概念本質,穿透時空,穿透靈魂,貫破一切物質和思想……

當這真正的神力本質,直接融入在“傳奇探知”之中。

頓時間,那最後一層的阻礙,就是如薄膜一般地,為利箭所直接穿透了。

永恒之輪內。

一座地底陵墓被清晰地倒映而出了。

陵墓之中央。

天空之上是一枚十二麵的水晶棱柱。

棱柱之下,則正是一頭,頭骨之中,靈魂之焰已經在妖異燃燒起來的龍巫妖。

這水晶棱柱和龍巫妖之間,又充斥著無儘的黑暗和邪惡之力,並循著某種的方式,在不斷運作著地,融入到了龍巫妖的身軀之中。

當這畫麵一個顯現而出,艾薩克便也是有數了,他的預判,那是完全冇有錯。

固然卡ls諾格斯是完成了複生,但終究,他這子孫的屍骸,卻並非是太古黑龍的屍骸,要完成最終的轉化,要恢複全盛狀態,這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

當然。

同樣隻是一眼,由這龍巫妖已經擁有了巨型體型,顯然,應該是恢複到了“上古”年齡段,並還在向“太古”年齡段繼續提升來看。

顯然,這距離最終恢複之時,當也不會需要太久了。

由此,艾薩克這每日傳奇法術一恢複,就立即全力出手,顯然也是再明智而不過了。

“上古黑龍,自身的施法者等級不過13級。”

“這是他至少需要擁有8個術士等級,纔可能恢複傳奇施法能力!”

“而且,既然擁有‘傳奇施法者權杖’,他在進行‘傳奇驅散術’的研究時,多半當也將這增幅,是納入了研究之中。”

“也就是說,即便他擁有著8個術士等級,但缺少了‘傳奇施法者之權杖’,生命能級也降低了至少3級,從法術知能等級的大幅跌落來看,這……他那‘瞬發-傳奇驅散術’,隻怕未必還能穩定施展!”

由永恒之輪所倒映而出的畫麵,隻一刹間的把握和判斷,艾薩克就已對卡ls諾格斯的大致情況,是心中有數了。

隨……

“準備!”

第二聲令下。

紛紛,剛是一輪施法完成的忠仆們,立又是收住心神,再次地進入了準備狀態。

而就他們這邊在重新組合。

永恒之輪的對麵。

那陵墓之內的卡ls諾格斯……

“誰?”

雖是以命匣的邪惡儀式,在全力地進行著恢複。

但卡ls諾格斯的層次,豈會察覺不到,他一切的防護手段,竟是轉瞬的時間,就被人給生生洞破。

此時,這黑龍巫妖是有著再清晰不過的感知,有人是以難以想象的“傳奇揭示”,將他的所在,徹底地照現出來了!

一時間,卡ls諾格斯那血色的靈魂之焰,都是禁不住地在變色了起來,也……一絲絲的猶豫!

要不要中斷儀式?

要不要帶著命匣,直接就傳送而逃?

更,是不是該逃回部落……

畢竟,能如此之快,就破除了他的防護,隔空鎖定了他的所在,這人……

“當是那傢夥,用我的骸骨,來進行的傳奇探知!”

心中這一念閃。

雖覺得,帶著命匣返回部落,這是有著某些方麵的不妥,但……

卡ls諾格斯更也有數,麵對這般的傳奇探知,又有著他的骸骨為指引,他這命匣,還真必須要隨身帶著了!

念落。

不再任何的猶豫。

靈魂掌控著邪惡儀式,強行進行著終止。

那黑暗之煙一般的邪惡能量,都還未真正開始消散。

“高等傳送術!”

一爪子收下命匣。

以天生的默發施法,卡ls諾格斯另一隻爪子一揮,迅速無比,那傳送弧光就是在他周圍閃耀而出了。

“倒是果斷!”

“不過……你走不了!”

艾薩克自是冇漏掉黑龍巫妖的一切舉動。

這老傢夥的危險嗅覺是足夠的。

可惜,“永恒之輪”的隔空鎖定,這可不是暫效和臨時,不是隻能鎖定一次!

那邊那“高等傳送術”在進行著。

這邊。

再一次。

“開始!”

又是一聲令下。

三十三個忠仆,立就是進行起了第二次的儀式施法。

同樣再一次。

以綠龍冕冠!

以“龍之堡半位麵”的共鳴呼應!

以“腐化-泰奇拉之石”!

又結合上“傳奇施法者之權杖”!

除了兩枚“儲能龍珠”,這是已經投入在了“永恒之輪”,艾薩克冇進行任何的保留。

當那無儘的原始魔法能量,再一度昇華為一個整體……

“以‘痛苦種子’,結合‘綠龍神力’,經由‘永恒之輪’的輻射通道,不會有任何一絲的額外知能損耗。”

“將‘痛苦’,表現為‘劇毒神力’,穿透心靈免疫,從心靈層麵,一步步剝奪視覺、嗅覺、聽覺、味覺、以及觸覺,最終將他陷入永恒的黑暗,在黑暗的儘頭,連靈魂也寂滅,再進一步輻射到他的命匣,在他試圖繼續重生之時,將他徹徹底底地摧毀!”

權杖的揮舞間,艾薩克是將更多的原始魔法能量,投入在了“對五感的剝奪”,又那“對劇毒神力的表現”之上。

此時施展而出。

這一傳奇法術,卻是遠比自然之綠時,出於對“幽暗少女”的顧忌,隻以九個忠仆為施法助手,所施展而出的“噬魂劇毒”,那是全方位都要強大太多了。

眼見著永恒之輪的對麵,那黑龍巫妖是在傳送靈光之中,迅速地消失掉了身影。

但下一刻,不斷進行的“傳奇揭示”,並結合“綠龍神力”那隔空的概念輻射,翡綠光輪之中,又迅速就是將其再次倒映而出。

“艾薩克的噬魂劇毒!”

艾薩克手中權杖,隨就是一指光輪之中的卡ls諾格斯。

驟。uu看書

龐大的身影,纔剛是傳送到了一座山穀的上空,卡ls諾格斯那血色的靈魂之焰,驟然地在色變了。

是真正的變色!

由著靈魂之焰的深處,一道翡綠之光正是在綻放了開了。

劇毒!

侵蝕!

腐朽!

綠光之中,無儘的劇毒神力,一刹間就是爆發了開來。

更隻一個爆發,卡ls諾格斯的靈魂力量,都完成無法承受,整體就是由血色,被渲染成了綠色。

並還進一步,由靈魂,還輻射向了他物質存在的龍巫妖之身。

明明龍巫妖是有著毒素免疫的能力,這一刻,竟也同樣是完全無法抵禦這一綠毒的侵蝕。

直若是,提亞馬特的神力龍息,體現為劇毒形態,直接鎖定了他的靈魂,跨越空間,噴射而至一般無二!

這般的劇毒神力,一個淹冇了他的靈魂……

卡ls諾格斯的心靈,都是驟然地一暗。

是真正在暗下了。

他靈魂之眼的視覺,竟是被硬生生地腐蝕了!

更還,清晰的感覺,這種侵蝕還在進一步地,是連他的意誌,都難以抵抗地,在不斷深入著。

“杜波尹思!”

“儀式驅散!”

瞬間就意識到不妙了。

顧不得呼喚最強大的兩個兒子,卡ls諾格斯首先的咆孝,是傳去了顧問法師團那邊。

這個時候,有可能幫助到他的,絕不是他的那些子孫。

唯有以“杜波尹思”為首的法師團,纔是有強行驅散這一劇毒神力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