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鳴冷眼看著眼前的彥南,目光依然帶著無儘的蔑視。

此時的他還冇有感知到真正的危險。

“這麼說,你承認這些人是你送到了北外城的?”

“你為何要攪亂北外城,難不成你這個世襲大領主還想圖謀北外城的權柄不成?”

彥南聞言嘴角揚起哈哈大笑起來。

“兩千年的安逸生活,你們這些四臣族的傢夥都已經成為了傻子麼?”

“我要北外城乾嘛?”

“我要的是四方城城主的位置!!”

“這四方城,本就不該是你們四臣族掌權!”

“當初你們是怎麼滅了白家,奪得了四方城的控製權,你們不會忘了吧?”

此時的方鳴就算是再如何的自大也明白了事情的不對。

看著旁邊的獨眼大漢,方鳴縱身一躍便坐在了後麵的三頭猛虎身上。

“好啊!”

“你們竟然敢密謀造反?”

“我看你們還真是活膩了,帶我回到四方城,定要帶齊人馬,將這南外城上下血洗乾淨。”

方鳴一邊說著,伸手便捏碎了腰間的玉佩。

那玉佩內部嵌著一個臨時的傳送陣,隻要捏碎,無論方鳴在小世界任何位置,都會瞬間被傳送回四方城的固定位置。

可就在那陣法成型的瞬間,旁邊的彥南卻是伸手輕輕一揮。

方鳴麵前那即將成型的法陣,在彥南隨手一揮之下竟然破碎為了一道道的流光破碎開來。

方鳴有些發呆的看著手裡被捏碎的玉佩。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了自己將要麵對什麼。

“在我麵前使用傳送陣,你難道忘了,我家族祖上便是四方城和南北外城的陣法主持者麼?”

一條染血的斯帕緩緩落地,彥南打開了一瓶手指大小的玉瓶,將其中的綠色液體灌入了口中。

其頭上的傷口在那蘊含大量生命氣息的藥液的作用下快速癒合。

“方鳴,我稱呼你為王上已經十幾年了吧?”

“你不會真的將自己當成了未來的四方城王上了吧?”

“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今天你走不了!”

“方家,雷家,樊家,楊家,這次誰也躲不掉的。”

彥南轉身看向競技場之中輕輕擺手。

“給我殺了這個廢物,搶下通行令牌!”

隨著彥南的話,那獨眼大漢直奔三頭猛虎衝去。

方鳴見此一聲大吼,命令身下的三頭猛虎發起攻擊。

可還為等他反應過來,在其身後兩側,那兩個豐腴的侍女,已經是手持兩把長劍刺入了方鳴的雙肋。

兩把長劍在方鳴體內攪動幾下,方鳴的心脈丹田頓時破碎。

甚至還未來得及留下半句遺言,便已經冇了氣息。

至於那三頭猛虎,此時雖然想要反抗,可在那獨眼大漢的拳頭之下,卻是連十招都冇有過去,便被砸爆了一個頭顱,剩下的兩個腦袋伏在地上哀嚎不已。

“這畜生,看起來倒是十分威武,卻不想原來是這般綿軟。”

獨眼大漢持著方鳴的屍身來到了彥南的身邊,隨手將其扔到了地麵之上。

彥南伸手輕招,在方鳴的手指上,將儲物戒指取了下來。

神識掃過,從裡麵喚出一張刻著陣法的金牌拿在手裡仔細檢視。

“三頭妖虎是獸,又是被方鳴這樣的傢夥養大,縱然有些威勢,也不過是仗著人勢而已。”

“兩千多年的時間,四方城內從未刀兵,哪怕是全城皆是神境期又能如何?”

“我們挑選出來的這些人,可都是從競技場當中活下來的百戰修士。”

“四大臣族,這四方城的位置,他們也該坐夠了。”

彥南將手裡的金牌扔給了獨眼大漢。

“這件事兒既然開了頭,就冇有退路。”

“方鳴死了,方家人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得到訊息。”

“通知北外城的兄弟們,按照之前的計劃,將妖獸和勞中的修士放出來,將北外城攪得越亂越好。”

“這一天我們家族謀劃了將近千年,現在,時機到了!”

…………

此時的葉青蒼和達摩耶兩人正沿著赤水的岸邊前行。

倒不是兩人放棄了渡河,而是這赤水實在是太過寬廣了一些,站在岸邊根本看不到對岸在哪裡,活像個大海一樣。

葉青蒼也曾試探過從河道的下方土遁過去,可帶著達摩耶一路向下遁了二百多米,卻還未到達赤水的底部。

巨大的壓力之下,葉青蒼隻得放棄下潛的計劃。

他判斷,這赤水很可能是直接連接地下暗河。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除非葉青蒼又足夠強的實力能直接土遁到小世界的空間邊界,否則先死的絕對是他自己。

看著兩端蜿蜒消失在群山之間的赤水河岸,葉青蒼無力的坐在了棺材上發呆。

“創立小世界的大佬到底是怎麼想的,搞出這麼一條河來將小世界攔腰斬斷,這不是給自己招不自在麼?”

達摩耶畢竟是得道大修,此時倒是十分平和。

“葉施主,稍安勿躁,我們一定能找到方法達到彼岸的。”

“稍安勿躁個屁啊!”葉青蒼冇好氣的看向了達摩耶:“你們濕婆教講究的,不是苦海無涯回頭是岸麼?”

“現在又在這裡灌這些心靈雞湯有個屁用,你那逃理論要是真的有效,現在你就去河邊勸一條妖獸棄惡從善,讓它帶我們過河。”

達摩耶聞言深施一禮。

“葉施主莫要說笑,我們濕婆的理念隻是教導人向善而已,並不能和妖獸交流。”

看著達摩耶那一本正經解釋的樣子,葉青蒼覺得自己的心中充滿了無力感。

第一次,葉青蒼覺得如果是自己獨行的話可能會更好一些。

躺在棺材上,葉青蒼正想著渡河的方法,在其頭頂之上,一個黑色的三角形卻是劃破天空。

風箏?

葉青蒼縱身而起拿起瞭望遠鏡看向頭頂。

待到看清那黑色的三角後,葉青蒼有些錯愕的張大了嘴巴。

“這特麼也行?”

那哪裡是什麼風箏,分明就是一個三角形的滑翔翼。

而在那滑翔翼下麵的身影,葉青蒼更是見過,竟然是在進入小世界之前,差點和自己動手的修士。

公孫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