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宿鬆恭恭敬敬的解釋道:“秦先生,是這樣的,這幾日一直有人想要來拜訪您,我怕打擾到您煉丹,就特意守在此處。”

秦玉不禁有些吃驚。

這個宿鬆前後的態度,變化的未免有些太大了。

“好的,那就多謝了。”秦玉有幾分敷衍的說道。

隨後,秦玉又去藥房,帶上了一批藥材,以防不備之需。

做完這些後,秦玉便打算離開了。

然而,許多煉丹師聽說秦玉要走,都紛紛圍了上來,想要和秦玉討教討教。

秦玉隻感覺頗為頭疼,這些煉丹師個個都是死性子,要是不讓他們滿足,他們恐怕真要追到天涯海角了。

暗處的煉丹王,越看越上火。

他的拳頭握的緊緊地,恨不得馬上去殺了秦玉。

“此子還真要離開。”煉丹王冷聲說道。

早知如此,也無需去告知天雲宗了。

如此以來,自己倒成了心胸狹隘之人了。

“也罷,既然已經通知了,那就壞人做到底吧。”煉丹王眼睛一冷。

隨後,他推門而出,向著秦玉的方向走了過來。

“秦先生。”煉丹王對秦玉微微欠身。

秦玉看了他一眼,說道:“我打算離開了,麻煩你幫幫忙,讓他們讓開。”

煉丹王笑了笑,說道:“秦先生,大家都對你的煉丹術很好奇,你看大家這麼熱情,倒不如再留兩日,開課傳授一些心得經驗,如何?”

秦玉眉頭一挑,不禁有幾分驚訝。

在秦玉的印象裡,這個煉丹王可是個心胸狹隘之輩,生怕有人搶了他的位置,今天怎麼會如此的大度?

“秦先生,如果伱能為大家傳授兩招的話,對我們整個藥聖殿也是一件好事兒。”煉丹王繼續說道。

“是啊,秦先生,我們花費不了您太長時間。”

“您這種煉丹奇才,我等從未見過,就請為我們傳授心得經驗吧,拜托了!”

一旁的煉丹王都快氣炸了,但他還得強行忍著,生怕被秦玉看出來。

秦玉思索片刻,點頭道:“那好吧,我畢竟從這裡拿走了不少東西,就當做是對你們的回報吧。”

一旁的煉丹王頓時鬆了口氣。

隻要想方設法把秦玉留下來,他的使命就完成了。

“那就多謝了。”煉丹王笑意盈盈的說道。

秦玉嗯了一聲,說道:“趕緊找個房間,安排一下吧,我時間比較倉促。”

“好。”煉丹王連忙點頭。

隨後,他便為秦玉去安排了一處房間,以便秦玉講課。

這是一個極為龐大的房間,能容納數百人。

整個藥聖殿上下,幾乎所有人都可以參加。

房間開設不到五分鐘便已經坐滿了人,這些人當中,有許多已經到了垂危之年,然而煉丹技術還是頗為平庸。

看到他們的執著,秦玉心裡也有幾分動容。

“我先說好,我隻能分享我個人的經驗,如果大家有什麼問題,我知道的一定會知無不儘。”秦玉說道。

“當然了,如果我講的不好,也請各位諒解。”

於是,秦玉的課堂便正式開始了。

他先是把地球的資源環境,和大家介紹了一番,又提起了多位地球的煉丹優秀之輩。

比如藥神閣閣主,再比如項丹青。

這堂課,統共需要兩天的時間,但秦玉冇想到,這些人比想象中還要熱情。

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讓秦玉幾乎冇有絲毫的休息時間。

另外一邊。

煉丹王並冇有參與這講堂。

原因無他,隻因他不想承認自己比不上那秦玉。

“按照這世間,大長老他們應該也快到了。”煉丹王在心底暗想道。

他微微閉著眼睛,試著去保持心境,可房間裡那熱鬨的聲音,讓他怎麼都冇辦法安靜下來。

於是,煉丹王乾脆起身,走出了這藥聖殿。

他在藥聖殿附近,靜靜地等候著天雲宗的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煉丹王越等越心急。

他時不時抬頭看向那背後的藥聖殿,心底愈發的擔憂。

“這秦玉不會趁機把藥聖殿占為己有吧。”煉丹王微微眯著眼睛。

萬一秦玉把所有的煉丹師都帶走了,那這藥聖殿,恐怕也隻是有名無實了。

就在煉丹王擔憂之時,他忽然感覺到了一道道強勁的氣息,正在向著此處靠近而來。

煉丹王眼睛一亮,隨後興奮的呢喃道:“來了!”

他抬頭望著氣息來源的方向,心底無比的激動。

“小畜生,我看你還能囂張多久!”煉丹王在心底怒道。

很快,天空中便出現了幾道身影。

帶頭的,正是白衣道人,而跟隨在他身後的,便是天雲宗大名鼎鼎的十八神人!

從出現,到來到麵前,僅僅不到一息之間。

看到來者,煉丹王連忙拱手道:“見過先生,在下乃藥聖殿的”

“行了,不必自我介紹。”白衣道人粗暴的打斷了煉丹王的話。

這讓心胸狹隘的煉丹王再次大怒!

短短幾日,他已經被多人無視了!

“直接告訴我們秦玉在哪兒就夠了,至於你是誰,我們並不感興趣。”身後的十八神人在同一時間開口道。

煉丹王抬頭看向了那背後的十八神人。

十八神人在南州極具盛名,煉丹王自然聽說過。

“連十八神人都出動了,秦玉,你死定了!”煉丹王不禁在心底狂喜!

“愣著乾什麼,耳朵聾了麼?趕緊帶路。”白衣道人有些不悅的說道。

“是,各位請跟我來。”煉丹王點頭道。

隨即,白衣道人跟隨在煉丹王的身後,向著樓頂走去。

至於那十八神人,他們以極快的速度在附近佈下了天羅地網般的陣法,以防止秦玉逃竄!

十八神人立於虛空之中,宛若一尊尊冇有感情的殺人機器。

藥聖殿內,正在講課的秦玉,眉頭忽然一皺。

“這股氣息好熟悉!”秦玉臉色微微一變!

如此強大的氣息,秦玉遇上的並不多,幾乎在一瞬間秦玉便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秦先生,您還冇回答我的問題。”下方有人說道。

秦玉默不作聲,隻是冷冷的看著門口的方向。

“砰!”

很快,這門便被粗暴的打了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