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2f140d58afe580e99415c641625229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伴隨著一聲混雜痛苦的怒吼聲響起,那貪念化身終於是踉蹌幾步隨後倒下壓塌一片虛空,伴隨著林錚的一擊落下,這是四人第一次對這化身造成了實質性的衝擊!

至於重傷...完全不存在!望著那塌陷在破碎虛空之中的身影,林錚幾人紛紛抽身後退,遠處風凡塵咬牙雙手不斷捏落法印,四周天地劇烈的抖動至於卻是仍舊冇有被黑暗所吞噬!

“不要著急拚命!”林錚將長戟拖在身後,臉上仍舊冇有分毫擔憂!

“呸!”盤安吐出嘴裡的血水道:“這老傢夥比想象之中的難對付,一縷貪念居然可以演變到如此地步!”

“也是正常!聽聞一向道之中曾有一位前輩以文章正氣超凡脫俗,在天道桎梏不開的歲月裡破開桎梏飛昇而去!”蘇秋白說道:“當時飛昇的便是一縷神智!”

遠處風凡塵劇烈的咳嗽,都特麼的什麼時候了,咱們能彆扯淡了麼?隻不過此刻他根本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隻有親自抗衡這片天道威壓,才知曉那貪念化身是何等恐怖,當然也知道了眼前這三個傢夥藏得有多深!

轟!一聲驚雷炸裂,漆黑的神炎燃燒,那龐大的化身再次踏步而起,隻不過這一次那身軀之上生出了一隻隻利爪,在那每一隻利爪掌心都是凝有一隻血紅的眼眸,一眼落下便是透著讓你無儘沉淪的氣息!

“我真是...太期待了!”那貪念化身大笑,張口之間吐出一片黑芒,黑芒呼嘯不過是眨眼之間便是將前方虛空給吞噬一空,四周狼藉一片地麵之上,血肉混雜這鱗片也是紛紛破碎炸裂,隨後化作一道道渦旋向著那一道化身而去!

不過是眨眼之間,這貪念化身的身形又是拔高了數倍,渾厚的壓迫感席捲讓人呼吸都是變得沉重起來!

咚!驀然間這貪念化身向前邁出一步,雖然身影變得龐大,可是那速度卻是分毫不慢,這一步更是有著時間法則流逝,數百道血芒從那利爪之中激射砸落!

“散!”蘇秋白長吸一口氣,雙手托舉天妖鏡擋在三人麵前,一道道血芒碰撞激盪隨後轟然間散開!

而就在那血芒散開的刹那,林錚和盤安兩人一左一右向著貪念化身殺去,不見長戟,不見長劍,取而代之的是兩柄寒意閃爍的長刀!

轟!刹那之間,天地似乎變得明亮了起來,無儘神芒交彙而出,林錚和盤安兩人竟然是硬撼下這貪念化身的一擊,隻不過緊隨其後便是大片虛空塌陷崩碎,一瞬間眼前煉獄一般的景色變化,之前被轟碎開來的一十三座神殿再次出現,如森如獄的寶光瀰漫而出勾勒出一幅幅巨大的畫卷!

砰!盤安率先被一副畫卷拉入其中,而另外一邊的林錚則是劈斬魔刀,禪那之間三萬六千刀,刀刀可怖,盪開那落下的一副畫卷,林錚卻是並不著急離開,而是將魔刀收入內世界之中,反手按落地麵,封魔圖頃刻間呼嘯而出!新筆趣閣

嗤嗤嗤!腐蝕之音炸裂而起,四周虛空浮現大片褶皺,一道道畫卷鋪展之間,可是畫卷之中儘數全是魔焰騰騰而起的古符,林錚雙手舞動隨後將封魔圖纏繞周身,一瞬間四周餘下的畫捲開始不斷抖動!

“有點意思!如此精純的魔氣已經太久冇有見過了!”貪念化身冷笑一聲,身後一隻隻利爪不斷向著林錚揮動而落,每一道利爪都是分開虛空帶著鋒利神威!

可是林錚仍舊冇有慌亂,而是站在封魔圖之中不斷捏動法印,封魔圖之上一道道古符跳脫而起向著那落下的利爪轟去!密密麻麻的碰撞聲之中,蘇秋白的身影如電猛然間再次來到那貪念化身的身後,三道神紋彙集一條便是再次刺向那貪念化身的尾巴!

噗嗤!這一次伴隨著漆黑的神血蔓延,那貪念化身轉過頭便是向著蘇秋白咬落,後者再次祭起天妖鏡,天妖鏡之中一片異象浮現隨後直竄那巨口之中!

轟轟轟!閉合的鱷口之中神火炸裂從炸裂的豁口之中竄出,不過渾然不在意貪念化身張開血淋淋大口再次咬落!哢嚓!虛空都是崩碎了大片,緊隨其後便是連通遠處的大片天地齊齊崩碎,這一次已然冇有鱗甲覆蓋的血肉炸裂化作飛灰,這讓那貪念化身眉頭一挑!

終歸還是要掌控這一具本體,他也不想再冇有掌控之前親自將這一具身體給摧毀,可是就在他力量收回三分的刹那,蘇秋白的卻是猛然間從那天妖鏡的後方跳了出來,手中摺扇向前點落之間一道寒芒便是擊打在了那鱷首之上!

砰!咬碎天地的鱷口向上抬起,身後那封魔圖卻是撐開到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原本的畫卷被撕裂一角,脫困而出的盤安長刀直接向著那貪念化身脖頸斬落而去!

鏘鏘鏘!神火蔓延之間,林錚自一片魔焰之中踏步而出,騰騰魔焰燃燒那封魔圖卻是愈發璀璨,原本古符密佈的畫卷之上一道古樸的經文凝現而出,似乎要將整個畫卷給鋪滿,原本一十三副畫卷則是被那封魔圖給收入其中,封魔圖邊角之上點綴出一道道彎曲的銘文猶如卷抽一般!

貪念化身想要開口說些什麼,這林錚居然將他的一件至寶給強行收了,可是脖頸之上可怕的力量傳來,讓他不得不出手攔下盤安那瘋狂的一擊!

兩片法則世界碰撞,天地破開了一個巨大的豁口,豁口之下恐怖的吞噬之力席捲將無數血肉拉入其中,盤安擋下了那貪念化身的一擊,也將對方一隻利爪給禁錮在了法則世界之中!

咚!沉悶的踏步聲傳來,魔焰在頃刻間便是融入那魔刀之中,顫鳴聲傳來,整片天地都在抖動,林錚雙手握緊了魔刀隨後向前劈斬而出,封魔圖化作一道尾翼緊隨其後!

望著那劈斬落下的一刀,貪念化身似乎有所想法,可是伴隨著林錚猛然間壓落魔刀,一股令他都感到窒息的力量陡然間包裹炸裂!

砰砰砰!林錚三人各自被掀翻出去,恐怖的爆炸將那貪念化身所在虛空徹底化作一片齏粉,那龐大身軀也是在一道道魔焰的撕扯之下變得粉碎,刀芒洞穿那化身的身軀,封魔圖席捲而出將對方的力量給完整的反噬回去!

“麻的!你又坑老子?”盤安衝著林錚破口大罵,若不是他和蘇秋白躲避的快,怕是這一擊就要連通他兩人都給包裹起重!

“一點意外!”林錚咧嘴笑道:“雖然是有那麼一點點坑,不過卻不是針對他!”

恩?還不等盤安再次開口說些什麼,一片破碎的虛空之中便是傳來了憤怒的咆哮之音,一道黑影穿梭大大小小的碎片之中,很快那貪念化身便是再次站在了眾人麵前,不過相對於之前那龐大的身軀此刻的這化身明顯是小了不少,最重要的是這貪念化身的威壓不再是之前那般淩烈!

噗!遠處風凡塵一口鮮血吐出,四周至尊道骨散落將他托舉起來,臉色慘白的風凡塵瞪了林錚一眼,這傢夥最後收手之時將自己最後一點力量也給用進去了!

“如果我是你們的話...最好是抓緊的恢複一下!”林錚望著那憤怒的貪念化身衝著盤安幾人開口道!

恩?盤安眉頭一挑,望著那冇有立刻出手的貪念化身也是有著一瞬的疑惑,這傢夥怎麼看都不是能夠隱忍的主...

“王八蛋啊!王八蛋!”盤安頭皮瞬間發麻,全身汗毛都是立起來了,他終於明白為何這林錚要讓他們抓緊時間恢複,也明白了這林錚所說的坑他們是什麼意思...

這傢夥從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眼前這貪念化身,而是為了引來那鴻蒙祖鱷...這傢夥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瘋子,難道通過這一具貪念化身還不能窺探到那鴻蒙祖鱷真正實力麼?

這不撞南牆不回頭有的時候真不是什麼好事,最重要的是...那老傢夥絕對在到來的路上,即便不是本尊到來,那絕對也是一縷本尊的投影...

“小子!你是要死麼?”貪念化身雖然不知道這林錚要做什麼,可是他卻是感受到了一股讓他厭惡卻又忌憚的氣息!

“是!”林錚咧嘴一笑道:“不過你覺得咱們兩個誰會先死?”

恩?蘇秋白衝著盤安眨了眨眼,怎麼感覺這傢夥坑人的水平有所提升,這隻是一個開始麼?

“你到底要做什麼?你們根本不是本體的對手!”貪念化身低聲道:“就算是你們見到了他,怕是也隻是眨眼間就要灰飛煙滅!”

“若是這天道桎梏最後一步不開,他拿什麼來掌控一切?”林錚笑著開口道:“至於他能不能邁出哪一步,其實你比我們心裡都清楚,否則也不會著急要掌控這一具神軀了!”

貪念化身沉默下來,他是一縷貪念不假,可是如今他和真正的聖靈凶獸也冇有多少區彆,雖然仍舊受限製於那本體...

“這是一次不錯的機會...鳩占鵲巢雖然不怎麼合適,但是確實是不錯的選擇!”林錚目光灼灼望著那貪念化身繼續誘惑道:“難道你想要錯過這一次機會?不妨告訴前輩,那一縷惡念化身我們之前已然有過交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天道天驕更新,第四千一百七十一章 你又坑老子?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