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天醫絕少 >   第3250章

-

“小子,館長馬上就來了,你等著跟我們去鬆武館登門謝罪吧!”

金誌勳狂言道:“到時候,我要讓你跪在鬆武館門口三天三夜,讓你親口承認,華國功夫和我高麗的空手道比起來,就是垃圾!”

徐東搖頭失笑:“希望你待會兒還能這麼狂。”

說完,他看向蘇雨薇說道:“讓人事處準備一百套保安製服,一百個工牌,職務就是保安。”

“嗯。”

蘇雨薇雖說有些不太相信,但也清楚徐東從來不做冇有把握的事,當即就打給人事處安排起來。

又過去了五分鐘。

“嗚——”

十幾輛轎車從遠處呼嘯而來,將華豐製藥圍了個水泄不通。

接著,車門砰砰打開,走出幾十個穿著練功服的猛男壯漢。

這架勢,明顯是鬆武館傾巢而出了。

這些人來到跟前後,就呈拱形散開,虎視眈眈地盯著徐東。

隨後,又是一輛黑色虎頭奔開過來。

幾個弟子上前,畢恭畢敬地把車門打開,走出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

他活動了一下脖子,虎目中殺意四溢,滿身凶氣。

赫然便是樸昌九。

“館長,您可算是來了!”

見到眼前這一幕,金誌勳當即上前,一臉憤恨地說道:“你看我臉上的傷,就是徐東這小子打的。”

“他扇了我好幾巴掌,都扇腫了。”

“這不僅僅是打我的臉啊,更是打鬆武館的臉,您今天斷然不能放過他。”

看著金誌勳臉上的傷勢,樸昌九一眯雙眼,隨後踏前一步,冷視徐東。

“姓徐的,你的膽子可真夠大的。”

徐東望著他,微微一笑:“樸館長,那天你一定不好受吧?”

樸昌九聞言頓時眼神一凝。

那天深夜,他和徐東對拚一招,雖表麵風輕雲淡,但回去之後就吐了一大口血,直到現在才調養恢複。

“我承認,是我眼拙了。”

“我冇想到,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居然會是天境高手。”

話音落下,場上的氣氛忽然安靜下來,落針可聞。

什、什麼?

在場的眾人皆是瞪大了眼睛,張開嘴巴,嘴唇顫動,想要說些什麼,卻一時喉嚨發堵,根本發不出任何聲音。

天境?

徐東是天境?

這怎麼可能?

館長天賦異稟,再加上是個戰鬥瘋子,這些年不斷在外挑戰,每次回來的時候都滿身傷痕,甚至有時候差點命都丟了。

他付出瞭如此慘重的代價,才成功突破到天境,可饒是如此,也是四十歲以後了。

而徐東呢?

這小子才二十來歲,他是怎麼做到的?

“館長,你不會搞錯了吧?他是天境?”金誌勳難以置信地問道。

金宇順和東旭臉上的獰笑也逐漸消失,變得僵硬起來。

他們是鬆武館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自詡為天才。

可跟徐東比起來,彆說天才了,連個屁都算不上。

“我跟他交過手。”

樸昌九隻是淡淡說了一句。

他雖冇直接回答,但無疑證明瞭徐東就是天境強者的事實。

聽到這裡,眾人頓時如遭雷擊,臉上的表情極為精彩,內心的驚疑,更是比驚濤駭浪還要洶湧。

不過,轉念又想到剛纔的賭鬥,大家又都回過神來,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