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天醫絕少 >   第3251章

-

哪怕徐東是天境又如何?

館長同樣也是天境啊!

而且,在賭約中,隻要館長敢對徐東出手,他們就贏了。

這小子就得乖乖去鬆武館聽候發落。

想到能欺負一個天境大佬,所有人心裡都舒坦的不行,就像三伏天喝了一罐冰可樂,從頭爽到腳。

“館長,我跟你說,剛纔這小子太囂張了!”

“他說你不敢對他出手,還......”

金誌勳還連忙上前,把方纔的事講述一遍。

樸昌九靜靜聽完,臉上先是流露一抹驚詫,跟著又是深沉的怒意。

到最後,他整個人怒極而笑,死死地盯著徐東:“小子,我承認之前的對拚,我暫落下風,但那是我輕敵大意的情況下!”

“如今,你居然說我連跟你對戰的勇氣都冇有,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他上前一步,霸氣道:“我樸昌九一生行事,何曾怕過什麼?”

“我在玄境時,就敢跟地境叫板,最後被打得半死!”

“我在地境時,就敢以一打十,雖說下場很慘,但我終究打贏了!”

“現在,你是天境,我也是天境,你憑什麼,如此輕視我?”

“憑什麼?!”

他最後這一聲大吼,動用了天境威壓,就如平地起驚雷般,朝著徐東而去。

周圍的鬆武館成員更是如同打了雞血般,大叫起來。

“館長威武!”

“館長霸氣!”

“冇錯,你一個毛頭小子,憑什麼敢如此輕視館長?”

“你有這個分量嗎?你配嗎?”

“館長,出手吧,給這小子一個深刻的教訓!”

麵對眾人的群情激奮,徐東冷笑一聲:“憑什麼?就憑這個!”

說完,他往懷裡摸了一把,隨手一揚。

一塊塊令牌丟了下來,落在地上。

“什麼東西?”

金誌勳見狀瞥了一眼,隨後嗤笑道:“徐東,你在耍什麼花招?就這麼幾塊破東西,也敢......”

冇等他把話說完,身後的樸昌九忽然瞳孔一縮,忍不住失聲叫道:“什麼?!”

“冰神令牌!”

“火神令牌!”

“巫神令牌!”

“獸神令牌!”

“戰神令牌!”

“槍神令牌!”

他一邊叫著,一邊往外倒退,眼眸中閃過一抹掩飾不住的驚恐,似是想到了什麼極其可怕的事。

“館長,您這是怎麼了?”

見到這一幕,金誌勳等人都愣住了,難以置信。

在他們的印象中,館長是個鐵打的漢子,泰山崩於前也從不改色。

可現在卻連連變色,雙眼閃過說不出的震驚和惶恐。

這可是破天荒的頭一次啊!

徐東對這一幕,卻並冇有意外。

從之前的情報中,他便得知樸昌九是個武癡,喜歡到處去挑戰,幾乎走過了大半個世界。

既然如此,那八神宮,他極有可能知曉。

八神宮那七位宮主,雖說不是天境強者,但卻不能以常理度之,每一個人都有獨門本事,哪怕樸昌九對上他們,也會吃個大虧。

而且,看這架勢,八神宮在這位館長心裡,還是留下了不少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