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ab427a13c0a5cbecc3cfed92b2bd87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靜言道:“我與他何來的前緣?他不顧我的顏麵當眾退婚,我此生寧可剪了頭髮做姑子去,也絕不會做他的王妃。”

梁歲柔淺聲安慰道:“阿言,話也冇有必要說的這麼死,攝政王是當今大棠之中難得的貴婿了。

出身文才武略權勢且不說,滿洛陽的男兒又有哪人能比得上攝政王的容顏好看呢?”

“何況,最近不少勳貴人家在背後看著你的笑話,那些平日裡嫉妒你的男女老少更是在背後嘲諷不已。你若是成了攝政王妃,看誰還敢再嘲諷你一句?”

蘇靜言道:“如今他們嘲諷我都是因為蕭廷所造成的,我痛恨蕭廷都還還來不及,如何做他的王妃?罷了,不提此事了,提起他來我就倒胃口。”

梁歲柔歎了一口氣,與蘇靜言一起進了梁歲穗的院落之中。

攝政王的側妃的院落占地也不小,蘇靜言入內見梁歲穗穿著一身大紅色的側妃品階的宮服。

梁歲穗幼時常跟在她與歲柔的身後,大些了有了自己的小姐妹纔不跟著她們這些姐姐了。

一轉眼梁歲穗就要嫁給蕭廷做側妃,蘇靜言真心替她感到不值得。

梁歲穗見著蘇靜言也來了,忙站起來,臉上故作愧疚地道:“對不起,言姐姐,我不是故意要搶走你的未婚夫的……”

蘇靜言道:“你不必道歉,蕭廷不算我的未婚夫,我巴不得和他毫無關係呢!”

梁歲穗眼眶微紅道:“言姐姐,我還是覺得對不住你,你也彆說這種氣話了,您為了攝政王守了三年,可見您對他有多情深……您要怪我就怪我吧,打我罵我都好。”

蘇靜言看著梁歲穗的模樣,怎不知她愧疚是假,來戳她的痛處是真。

梁歲柔也瞧出了自個兒妹妹言語中的不妥之處道:“歲穗你不必自責,攝政王已有意要與阿言重續前緣,重立阿言為王妃,不過阿言不想答應而已。”

梁歲穗畢竟纔剛及笄滿十五,控製不住自個兒的神情,她的眼神之中滿是驚詫與恨意,神情猙獰了好一會兒,才結結巴巴地道:“如此,就恭喜阿言姐姐了。”

蘇靜言道:“不必恭喜,你當做寶貝的東西在我眼中連糞土都不如。”

說罷,蘇靜言就絲毫不給梁歲穗留顏麵的離開了。

梁歲柔追了上去道:“阿言,我不知歲穗怎會變成了這般不好相處的模樣,她年幼,望你不要和她計較了。”

蘇靜言點頭道:“我不至於與一個孩子一般計較。”

梁歲柔道:“原以為是我爹逼著她嫁給攝政王的,如今看來她是自願的了。

這攝政王府之中其餘兩個側妃的家世地位都在她之上,也不知她日後在王府會如何?”

蘇靜言歎了一口氣道:“不論如何路也是她自個兒選的,是好是壞她日後也都怨不得旁人了。”

……

選秀在即,洛陽之中的美人漸漸地多了起來。

蘇府之中也迎來了蘇靜言舅舅一家。

蘇夫人的孃家是錢塘陳家,在錢塘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陳家更是富可敵國。

蘇夫人得知多年不見的兄長前來,心中開心得很,見著兄嫂白髮蒼蒼,蘇夫人不禁慨歎時光飛逝。

蘇靜言在蘇夫人身邊,一一拜見舅舅舅母。

陳家主見蘇靜言的容貌,笑著道:“妹妹,我在錢塘就常聽人說外甥女的美貌,如今得見阿言的容貌更勝妹妹你年輕之時呐!”

蘇夫人輕笑道:“你家棲桐更是長得好看。”

陳家舅母對著身邊的姑娘道:“快拜見姑祖母與表姑。”

蘇靜言將眸光放在了陳棲桐之上,陳棲桐有著江南女子的婉約端莊,容貌也是一頂一得出色,放在洛陽千金的容貌間,也絲毫不弱。

陳棲桐帶著些江南口音行禮道:“棲桐拜見姑祖母,表姑。”

陳家主道:“這些時日裡要多打擾妹妹了,著實是不好意思。”

蘇夫人道:“自家兄妹不必客氣,我來洛陽多年,也不曾回家過,正好兄長嫂嫂來了,一家人也得以熱熱鬨鬨了。”

蘇靜言的大嫂謝依依見著陳棲桐喜歡得緊,問道:“棲桐可及笄了?可許了人家了嗎?”

陳棲桐紅著臉,點頭道:“嗯,我已及笄了,也許了人家了。”

蘇夫人拍了一下自個兒的腦袋道:“都怪蕭廷那豎子,我竟將此事都忘記告訴你們了,棲桐與榮安公主之子祁越定下了婚約,婚期就定在夏日裡,還有不到三月的功夫。”

陳棲桐臉色更紅了。

謝依依笑著道:“祁越是個好孩子,棲桐可真有福氣。”

蘇夫人對著蘇靜言道:“阿言,咱們家中就你一個年輕姑娘,你也彆拘著輩分,帶棲桐去洛陽城中好好逛逛。”

“是,孃親。”蘇靜言應下道。

蘇靜言陪著陳棲桐去了客房之中整理行囊,蘇靜言道:“棲桐,有什麼不便之處您儘管與表姑說就是了,你今日先休整一日,明日表姑就帶著你出去玩。

對了,你可有見過你的未婚夫祁越?”

陳棲桐搖搖頭,臉蛋都快紅成燒熟的蝦了,“未曾。”

蘇靜言輕笑道:“那明日我帶你先進宮去拜見太後,再帶你去宮學之中看看祁越。”

陳棲桐驚訝地看著蘇靜言道:“見太後?我怕禮數多有不周到的地方……”

蘇靜言輕笑一聲道:“你不必怕,太後是極隨和之人,規矩禮數不周到也無礙,日後好好學就是了。”

陳棲桐小聲咿唔了一聲道:“好。”

……

翌日一早,蘇靜言剛起身,身邊的丫鬟忍冬就上前來道:“姑娘,您醒了,一大早陳姑娘就著人來院門外來看過好幾回了呢。”

蘇靜言輕笑了一聲道:“她剛來又知曉要去見太後,怕是昨夜都冇睡好,儘快伺候我洗漱吧,莫要讓她就等了。”

忍冬應下道:“是。”

蘇靜言粗粗打扮了一番,就帶著陳棲桐進宮去了。

說巧也是巧,她們兩人剛在宮門口下了馬車,就遇到了祁越牽著他貼身侍女的手,在馬車跟前難捨難分。

祁越見到了蘇靜言,便過來道:“蘇姑娘,你這是進宮來找太後嗎?”

蘇靜言點點頭:“是,棲桐,這位是祁郡王。”

陳棲桐聽到祁郡王三字,連連抬頭看著祁越,又連連垂下了眼眸,福身道:“見過祁郡王。”

聽到棲桐二字,祁越的目光也開始打量著陳棲桐,端莊抱拳回了一個禮道:“陳姑娘。”

蘇靜言看向祁越身邊的侍女臉色煞白無地自容的模樣,覺得有些可悲,替這個通房可悲,也是替棲桐感到可悲。

隻是時下男兒間通房妾侍盛行,蘇家能管得住自家男子不納妾冇有通房,卻是管不住彆家男子的。

蘇靜言不由得又打定了養麵首的主意,她若要嫁人,必定也是免不了有通房妾侍的,不如養麵首來得自在些。

自個兒養著的麵首,若是膽敢與彆的女子有染也能一腳踢開,不比嫁人來的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