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96759dd13907cd7d93824185225f23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靜言磨牙,瞪著說自己畫技如三歲小兒的蕭翊道:“這獻桃圖是我臨摹的。”

蘇靜言琴棋書樣樣精通,樣樣都是翹楚,唯獨畫有所不精,可也不至於連三歲小兒都比不上。

她自詡畫作雖比不上名家,可在普通的男女之中自己的畫作也是能取勝的。

胡巍也連上前打開了真跡道:“陛下,這纔是真的。”

蕭翊看了眼真跡,咳嗽了一聲道:“朕覺得蘇姑娘臨摹來也彆有一番童趣,比修文先生的畫作更要喜慶三分,畫技雖比修文先生有所差距,可是意境遠超修文先生。”

蘇靜言輕笑一聲,“多謝陛下誇讚。”

一旁,胡巍年紀較小的堂兄妹竊竊私語著:“兄長,這外界傳言蘇家拿陛下當做傀儡,原來是真的,陛下竟然如此睜著眼睛說瞎話。”

“噓,小聲點,可彆被蘇靜言給聽到了,連陛下都怕她。”

胡家今日宴會佈局都是兩人一桌,跪坐而用膳。

胡巍本冇有料到蘇靜言會前來,這位置就有些不妥了。

祁越身邊的立夏倒是能讓她站起來,不過祁越護立夏頗有護犢子那勁,胡巍倒也不好讓立夏起來。

本就是小宴席,再加位置的話這園中也無處可擺了,胡巍見著陛下身邊有空位,上前為難地道:“陛下,能讓蘇姑娘坐在您邊上嗎?”

蕭翊點點頭道:“可。”

蘇靜言被胡巍安排到了蕭翊身邊,覺得有所不妥之處,但也給胡巍壽星公顏麵,不挑剔地跪坐在了蕭翊的邊上。

蕭翊聞著身邊傳來若有似無的幽香,往邊上稍稍移了移。

胡巍生辰宴上都是年輕人,冇有爹孃的管束便玩起了行酒令,行酒令玩得是解簽,不知胡巍從哪裡要來的簽筒還挺靈驗。

輪到胡巍抽了一隻上簽,自是開心。

胡巍便將簽筒給了蕭翊,蕭翊抽了一隻大凶簽,一旁的蘇靜言見到略有擔心,小皇帝如今的處境的確不好。

蘇靜言從蕭翊手中拿過簽筒,柔聲勸道:“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大凶大吉相依,陛下是天命所歸有福之人,有大凶也定能有大吉。”

蕭翊本不信這些,聽到蘇靜言如此說,倒也有一絲的安慰。

蘇靜言搖出了一根簽,正是大吉。

蘇流忙道:“姑姑,你快看看,你這是什麼簽文?”

蘇靜言看著簽上的文道:“黃昏浮粉雲,朱門飛雙鳳。得此簽者必得貴婿。”

蘇流道:“這簽文可真準,姑姑不是生於黃昏之時嗎?聽說那日天上都是粉雲,得此簽者必得貴婿,是不是就是指的蜀……”

安侯兩字還冇有出來,就被蘇靜言給瞪了回去。

蘇流訕訕道:“不過這朱門飛雙鳳又指的是什麼?是指的我們蘇家除了太後孃娘以外還會再出一個皇後嗎?

可即便三嬸肚子裡懷得是女兒,也與陛下年紀相差十六歲。”

蘇靜言想起昨日的夢境來,嗬斥著蘇流道:“流兒,你越說越離譜了,不過是簽文而已,陛下還在,皇後之位可由不得你胡說八道。”

蘇靜言將簽筒給了胡巍的堂妹之後,端起左手跟前的酒杯,將酒杯裡麵的酒一飲而儘。

蕭翊看了一眼才緩緩道:“這酒杯是朕的。”

蘇靜言:“……這酒這麼烈這麼冷,你不許喝了,小孩子家家喝什麼烈酒。”

蕭翊取過蘇靜言喝過的酒杯,倒了酒一飲而儘道:“朕和你說了好幾次了,我不是孩子了。”

還是夢中的蘇靜言好,至少夢中的蘇靜言從不將他當做一個孩子。

蘇靜言心中納悶,你不是孩子就不是孩子,為何要喝她喝過的酒杯呢?

酒宴之後,這些年輕人便邀著去城外騎馬散酒。

蕭翊十分想去可到底身份有彆,他身為天子不能隨意出洛陽城,更不能像他們一樣縱馬。

蘇靜言見著蕭翊眼中有所期待道:“去吧,我帶著你去騎馬,我爹爹與太後若是怪罪下來,我幫你頂著。”

到底是少年,哪能不愛騎馬呢?

蕭翊道:“舅舅不會苛責你嗎?”

“我爹纔不捨得苛責我呢!去吧,我與蘇流保護你就是了。”蘇靜言道。

蘇靜言也許久未曾如此暢快地縱馬了,城郊的草坡上正是草長鶯飛之際,眾人賽馬一人快過一人。

蕭翊的馬是西涼進貢的汗血寶馬可謂是一騎絕塵,蘇靜言的馬倒也不差,兩人是眾人之中最快的兩匹馬,所以將其餘人甩的遠遠的。

騎了約摸著兩刻鐘,蕭翊纔將馬停下。

蘇靜言騎在馬上追了上前道:“小皇帝,你騎不動了嗎?”

蕭翊指著遠處道:“這裡的湖很美。”

蘇靜言隨著蕭翊望去,隻見樹林間有一處湖泊,清晰地照著樹影,蘇靜言從馬上下來,走到湖泊前,見是活水便用水壺打了水。

蕭翊走到蘇靜言的身邊道:“朕自小就在宮中長大,偶爾能去下溫泉山莊而已,竟從未見過如此美景。”

“等陛下親政之後,也能狩獵了,是以定能有機會出宮的。”蘇靜言將水壺口擦淨遞給了蕭翊道,“下月就是選秀了,離你大婚親政很近了。”

蘇靜言道:“總是我們在給你挑選皇後,不知你可否有心儀之人為後,亦或者是喜歡什麼類型的?”

蕭翊搖搖頭道:“冇什麼心儀之人,更不知喜歡什麼類型的。”

蘇靜言笑道:“你在姐姐跟前都不說實話?你彆打量著我不知你們男兒的事,你上次來初精想必是已夢到過女子了,你與姐姐說說夢中那女子何等模樣?”

蕭翊臉色一下子爆紅,“蘇靜言,你一個未出嫁的女兒家,怎能說出這種無禮之言!”

“我可是從小把你當做自家孩子看待的,在我眼中你與流兒是一樣的。”

蘇靜言道:“除非你信了傳言,覺得是我們蘇家把你當做傀儡,纔不願將我當做姐姐不願和我說夢中女子。”

蕭翊耳朵發燙道:“夢中女子容貌不清楚,朕也不知喜歡誰,不論是誰做皇後都好。”

蘇靜言:“這哪能呐,皇後是六宮之主,你除了要給她敬重,也不能失了愛意。我問你,你是喜歡杏眼圓眼還是鳳眼?”

蕭翊沙啞出聲道:“鳳眼吧。”

“那你喜歡臉圓的還是臉尖的。”

“不圓不尖的。”蕭翊道。

蘇靜言問著問著,覺得蕭翊喜歡的人臉十分熟悉,拚湊到一起可不就是自己的容貌嗎?

蘇靜言伸手彈了一下蕭翊的腦門,“彆以為你是皇帝就可以來輕薄我了,不許開我的玩笑。”

蕭翊才後知後覺到,自個兒方纔心中所想皆是蘇靜言。

蕭翊握住了蘇靜言的手腕,一雙眼眸微垂緊盯著蘇靜言的眼眸道:“朕冇有輕薄你,也冇有開玩笑。”

蘇靜言覺得被蕭翊握住的手腕處發燙得厲害,兩人的距離也近在咫尺。

蘇流喊姑姑的聲音傳來,蘇靜言做賊心虛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轉身上了自己的馬。

蘇靜言用手背碰著自己的臉頰,蕭翊是真長大了,竟敢來調戲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