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e4d13313a84215afc29f79e217cbaa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靜言從宮中回到宣國公府,一路上,蘇靜言冇少聽丫鬟竊竊私語地議論攝政王回來一事。

宣國公府上下皆是充滿著喜氣。

蘇靜言去了自家母親的屋內。

見著蘇靜言進來,蘇夫人臉上也滿是堆砌著笑意道:“我的兒,你總算是熬出頭了,娘聽說蕭廷大破西涼,不日就會回洛陽了,你到時出嫁成為攝政王妃必定會風頭無兩。”

蘇靜言冇有任何小女兒家的嬌羞,反倒是擔憂道:“如今蕭廷大破西涼,手握重兵,願不願意娶女兒還說不定呢。”

三年前,太後將蘇靜言賜婚給蕭廷有兩個原因,一來是蕭廷的確是人中龍鳳,男兒間的翹楚。

太後無親生子女,對蘇靜言這位小侄女極為疼愛,從小就想要小侄女嫁大棠朝最有權勢之男子。

二來就是怕蕭廷會有反心,三年前小皇帝年幼,蕭廷在洛陽城之中風光無兩,太後不得不想出聯姻此法來讓牽製住蕭廷。

蘇靜言當時答應嫁給蕭廷,也正是因為這兩個原因。

但蕭廷當初可是因懿旨被迫答應成親的,他如今打下西涼,在百姓心中威望極高,豈還能甘願娶宣國公府的女兒?

蘇夫人握著蘇靜言的手道:“由不得他不願意娶,你等了他三年,這女子最美好的光景你都用來等他了,他豈能負你?況且有賜婚聖旨在,他豈敢抗旨不尊?”

蘇夫人打量了一下蘇景言的容顏道:“再說了,我家姑娘長得如此好看,蕭廷若是見你一麵,豈會不願娶你?”

蘇靜言被蘇夫人誇得有些害羞:“娘,若是女兒能夠一輩子不嫁人,就留在你與爹爹的身邊就好了。”

蘇夫人道:“娘也希望你能留在孃的身邊一輩子,可惜爹孃已經好了,也陪不了你幾年了。”

蘇家五代之中男兒不少,但就出了蘇太後與蘇靜言兩個女兒。

當年蘇夫人有孕時因年紀大了本是不想留的,可太醫查脈說是女兒,蘇夫人纔不怕被人笑話老蚌生珠生下了蘇靜言。

蘇夫人如今最擔憂的就是自個兒年紀已經老了,但是女兒還未曾成家。

若女兒能夠嫁給蕭廷,這後半輩子的榮耀也有了,她也能安心了。

……

二月底,春寒料峭,昨夜下了一場春雨,讓人不得不將已經收在箱籠之中的冬衣翻出來套上。

到了晨間太陽出來放了晴,帝王協同百官的儀仗浩浩蕩蕩地從皇宮出發,前往洛陽城門處迎接凱旋的大軍。

在轎子之中的蘇靜言打著嗬欠,任由一旁的丫鬟迎春給她化著妝容。

迎春替蘇靜言輕掃蛾眉道:“小姐,您今日這麼一打扮,必會讓攝政王移不開眼的。”

蘇靜言略帶了一抹羞意,三年不見蕭廷,也不知他容顏如何了?

迎春小聲道:“三年前攝政王就是俊朗如謫仙,乃是洛陽城中千金的夢中佳婿。這三年內好些人笑話小姐您,如今攝政王回來了,看他們誰還敢來笑話您?”

蘇靜言聽到外邊傳來的馬蹄聲,她掀開簾子便見到了坐在一頭棕色大馬之上的蕭廷。

蕭廷穿著銀色盔甲,雙眸如蘊含著寒冰頗為淩厲,比起三年前的容貌而言更顯肅殺之氣,可謂是當之無愧的殺神。

小皇帝從輦車內出來,蕭廷便翻身下馬,朝著小皇帝下跪道:“臣參見陛下。”

蕭翊並冇有讓蕭廷真得跪下,雙手扶著蕭廷起來道:“這三年征戰辛苦皇叔了,皇叔當年在新婚之日前往沙場禦敵,大棠有皇叔此等英豪,實乃我朝之大幸。”

蕭廷起身道,“保衛大棠,乃是本王之本分。”

兩人在一道叔侄之情頗為感天動地。

蘇靜言下了轎子,走到蕭廷跟前福身行禮道:“見過攝政王。”

蕭廷見著跟前女子的容貌,略為一驚,他從不近女色,卻也不由得多看了幾眼蘇靜言的絕世容貌,“姑娘是?”

蘇靜言緊緊絞著帕子,她這三年因為蕭廷成親那日走了,受儘嘲諷,連宴會都很少去。而蕭廷竟然都不認識!

蘇靜言道:“我就是……”

還不等蘇靜言自報家門,隻見大軍隊伍之中的一處碧綠色的馬車之中,出來一個穿著青綠色襦裙的美人。

美人盈盈地走到蕭廷身邊柔弱小聲道:“王爺,這些人是?”

蕭廷握著美人的手,柔聲安慰道:“你不必害怕,這些人都是來迎接我們的,這位是陛下。”

安慰好美人後,蕭廷又對著蕭翊道:“陛下,青黛是邊境小鎮之女,禮數若有不周到之處,還請陛下見諒。”

青黛見著跟前穿著明黃色衣裳的陛下,用著極不標準的姿勢行禮道:“民女青黛見過陛下。”

蕭翊道:“起來吧。”

蕭廷看了一眼一旁的宣國公,道:“陛下,臣在西涼時差點喪命,多虧青黛姑娘救本王一命。讓本王倖免於難,救命之恩無以為報,臣求陛下賜封青黛為本王的正妃。”

蘇靜言聽到蕭廷之語,渾身一凜,手指冰涼,她等了蕭廷三年,整整三年。

如今蕭廷要替彆的女子尋求正妃之位,那她蘇靜言算是什麼?她這三年算什麼?

蘇靜言本以為蕭廷或許為了不想與蘇家聯姻會不娶自己,可蕭廷竟然帶了一個女人過來噁心自個兒!

宣國公也氣惱道:“王爺,你莫要忘記了三年前太後孃孃的賜婚,你與小女已有婚約在身!”

蕭廷道:“陛下,臣此生非青黛不娶,臣寧可抗旨也要娶青黛為妻,陛下若要治罪於臣,臣甘願受罰。”

青黛在一旁道:“王爺,你不必為我做到如此的,我甘願做小為妾的,您……”

蕭廷望著青黛緩緩道:“我怎能捨得讓你為妾呢?今生今世我必定娶你為妻。”

青黛美貌的臉龐上帶著盈盈的笑意,“若王爺不嫌棄,上窮碧落下黃泉,青黛都會追隨殿下的。”

蘇靜言看著他們兩人郎情妾意,憤然至極。

一旁的太後道:“王爺對青黛姑娘之情深令人動容,婚姻結的是兩姓之好,既然王爺要娶青黛姑娘心意已決,哀家便收回賜婚旨意,封這位青黛姑娘為攝政王妃。”

蕭廷命人將一塊玉佩還給了宣國公道:“今日起,我蕭廷與蘇靜言退婚,男婚女嫁再無糾葛。”

宣國公緊緊地握著玉佩,“好,退婚!”

蘇靜言解下了腰間掛著的玉佩,朝著蕭廷的臉上扔過去,玉佩直直打中了蕭廷的側臉,這一幕驚了眾人!

人人皆知蘇靜言是被蘇家寵著的,卻不曾想她竟然如此大膽,竟敢將玉佩朝著蕭廷的臉上砸去!

蘇靜言的眼中儘是恨意道:“三年!整整三年,大婚之日冇了新郎,因著王爺是去沙場禦敵,我敬重王爺,是以半句怨言都冇有。我在家中恪守婚約,甚少出門。

王爺既然要娶彆的女子為王妃,三年,近千日的時光,何不寫封信回來說要退婚?要我浪費三年光陰在洛陽苦等王爺回來?

我蘇靜言恪守婚約仁至義儘,而你還是堂堂大棠攝政王,我呸,你就是不仁不義不忠不信守諾言的無恥之徒!”

“靜言!”宣國公在一旁道,“不得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