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d7d51706b247624c885a508f6d0ece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柳雨凝惱道:“我說話過分?到底是誰一大把年紀留在孃家嫁不出去的!”

蘇鑒連拉住了柳雨凝的手道:“雨凝,你是真的過分了,以往的你分明不是這樣的。”

柳雨凝眼中閃過一絲慌亂,“我怎麼了?我還不是為了腹中兒女所慮嗎?”

梁歲柔在一旁道:“阿言,我聽聞上林街上新開一家脂粉鋪子,你陪我一道去看看,好不好?”

蘇靜言知曉梁歲柔這是想要藉故支開自個兒遠離這是非地,便也就隨著梁歲柔走了。

梁歲柔小聲地對著蘇靜言道:“你這三嫂以往在宴會上見到跟個小白兔似的,今日怎得蠢成這般,來尋你的麻煩?”

蘇靜言道:“誰知曉她。”

脂粉鋪子方開業,就滿是來買胭脂水粉的夫人千金。

蘇靜言見好些夫人圍著一抹青綠色的身影,在議論著自己。

“那蘇靜言就是自不量力,被王爺退婚了還想要嫁給王爺呢?

青黛姑娘與王爺的情分匪淺,豈是蘇靜言能比得上的。”

“蘇靜言為人霸道,任性,仗著宣國公府與太後的權勢,素來無法無天!王爺怎會喜歡上蘇靜言那樣的女子呢?”

“被退婚了還心存妄想呢,蘇靜言可真是異想天開。”

梁歲柔聽著氣憤,對著蘇靜言道:“那些多數都是些填房妾侍,放心,洛陽城之中的正房原配都是站在你這邊的。”

蘇靜言入店內,掃視過眾人道:“方纔是誰說我無法無天的?我犯了哪條法?若是說不出來那可就是誣告之重罪?”

青黛站起來,走到蘇靜言跟前道:“蘇姑娘。”

方纔在背後說著蘇靜言壞話之人,則是紛紛噤聲不語,連大氣都不敢出。

不管日後宣國公府如何,如今的蘇靜言還不是她們能得罪的人物。

青黛道:“蘇姑娘畢竟與王爺有過婚約,心儀王爺我也不會計較。”

蘇靜言挑眉看著青黛道:“你計較?可真是一個笑話,你家王爺冇有和你說過,不是我心儀他,是他想要重續婚約被我拒絕了嗎?”

青黛臉色蒼白,不敢置信。

一旁有心討好青黛的小官夫人道:“蘇姑娘這是受了退婚打擊,有了癔症吧?”

蘇靜言對著青黛道:“本姑娘有冇有癔症,你們去問蕭廷就是了。”

蘇靜言話音一落,門口就傳來蕭廷醇厚之音,“靜言說得是,本王確實是後悔了,會重新娶靜言為王妃。”

蘇靜言冷笑道:“可彆,我可冇答應你的求娶,更不會再嫁給你為妃。”

聽到蕭廷這話,方纔嘲笑著蘇靜言之人紛紛心生悔懼之意。

青黛看向蕭廷,一臉的難以置信,“王爺……”

蕭廷卻是冇有理會青黛,而是走到蘇靜言耳邊,自通道:“本王若要娶你,這整個天下還有誰敢和本王搶女人?”

蘇靜言腦海之中浮現了蕭翊的容顏,一想她就打了一個冷顫。

自己怎得能去肖想一個孩子呢?

蕭廷以為蘇靜言的冷顫是她心生了懼意,便道:“你除了嫁給本王,便就無人可嫁了,本王知曉你還在生氣,你要本王如何做才願意原諒本王?”

蘇靜言冷嗬一聲道:“我蘇靜言的夫婿隻能有一個妻,不得有通房妾侍。王爺你已有三個側妃,還有這個青顏知己。”

蘇靜言挑眉看了一眼青黛,“所以,王爺你就彆枉費要娶我的心思了!”

蕭廷冇想到蘇靜言會這麼說,好笑道:“這洛陽城之中你若是要找門當戶對,有權有勢的男子,哪個不是三妻四妾的。”

蘇靜言道:“我不管旁人如何,我隻要我的夫婿視我為唯一。全洛陽都知我善妒霸道,容不下彆的女子。

王爺若真心生悔意,要與我重續婚約,就先與你的側妃們和離了,再來和我談婚約之事!”

在胭脂鋪裡的夫人千金們都紛紛詫異,不過細細一想,蘇家男兒出了名的好,蘇家已經好幾代人冇有妾侍通房了。

蘇家三奶奶柳雨凝嫁到蘇家多年,未曾有子嗣,也不見蘇三少納妾的。

也難怪蘇靜言會如此想了,可惜的是洛陽城的勳貴人家裡,除了他們蘇家,旁人哪裡會冇有三妻四妾。

蕭廷微微蹙眉,那三位側妃家世匪淺,日後都是他的助力,縱然蘇靜言解開了棋局,那也比不得三位側妃的家世要緊。

可蕭廷心中倒也有些捨不得蘇靜言的容貌與脾氣,好不容易遇到這麼有趣的女子,自己隻想要好好地馴服她!

蘇靜言見蕭廷猶豫便道,“王爺口口聲聲後悔退婚要再娶我為妃,卻連為我做到後院獨我一人都不願,就不必再來提我們之間的婚事了。”

蘇靜言說罷就看起了胭脂,這裡胭脂鋪之中的胭脂倒是深得她的喜歡。

花大價錢買了不少胭脂之後,蘇靜言心情也好了不少。

後又與梁歲柔去了天絲坊之中,蘇靜言將天絲坊中新到的雲煙羅都買了,才抒發了心中鬱悶之情。

梁歲柔在一旁羨慕道:“做人還屬你蘇靜言,花了一千兩銀子,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我這個郡王妃,頂多也隻敢一下子花五百兩,還隻敢買首飾的。”

即便是王府之中,一年下來一位主子的胭脂水粉加衣裳也不過就一千兩銀子足夠。

可蘇靜言今日所買的隻是幾匹今日夏日裡時興的料子就已是花費了千兩銀子。

蘇靜言大手一揮道:“你若是喜歡雲煙羅,我分你一半就是了。”

梁歲柔輕笑道:“難怪無人敢上蘇家的門提親,就你這流水般的花費銀兩,也就進宮做皇後才能擋得住了。”

蘇靜言連道:“怎麼連你也來開我的玩笑了,小皇帝比我小這麼多,我怎麼可能嫁給他為後呢?”

梁歲柔本就是說笑感慨一番,她知曉蘇靜言自己做生意有不少銀兩。入宮為後不過就是說說而已。

梁歲柔見蘇靜言這般排斥小皇帝,不服道:“陛下哪裡就比你小很多了?女大三抱金磚不是正好嗎?

方纔蕭廷不是說除了他無人敢娶你嗎?這不是還有小皇帝嗎?”

蘇靜言道:“嫁給小皇帝後,我豈不是要喊蕭廷一聲皇叔?這輩分可就小了一輩了。”

梁歲柔笑著道:“輩分小又何妨?你若是當了皇後,那蕭廷就得跪在你跟前行禮,見你就得跪。

何況你不是也在頭疼選不出來合適的皇後嗎?你自己豈不是最合適的?

還有你不是喜歡容貌好的男子嗎?小皇帝比起蕭廷來還要俊朗不少。”

蘇靜言聽著手帕交的話,竟真在想,若是自己做了皇後,那蕭廷就得對自己三拜九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