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b3da501f87f310528f4b03007b8e7f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靜言看著胡巍道:“那姑娘叫什麼名字?適齡女子皆該來宮中選秀,是哪家的姑娘選秀未定就定下婚約的?”

胡巍不敢看蘇靜言的眼神,道:“蘇姑娘,陛下不許我們說出那個女子的身份。”

蘇靜言微微一蹙眉,便轉身去了宣政殿。

不等方圓通傳,蘇靜言就徑直進了宣政殿之中。

蕭翊正在看摺子,見著蘇靜言入內,便還以為又是自己太想她產生的幻覺,畢竟無通報,蘇靜言是不可能入內的。

蘇靜言見蕭翊看了一眼自己就移開了眼神,上前道:“這麼大一個活人站在你跟前,你是看不見嗎?”

蕭翊聽到蘇靜言的聲音道:“你怎麼未經通傳就進來了?這可是宣政殿!”

蘇靜言道:“所以陛下是要治我擅闖宣政殿的罪嗎?”

方圓連在一旁跪地道:“奴未能攔住蘇姑娘,罪該萬死!”

蕭翊道:“起來吧,阿言,你來作甚?”

蘇靜言朝著蕭翊一笑,“一來是請你幫我擬一道賜婚聖旨的,省得洛陽城之中笑話不斷。

二來是想問問那個不長眼睛的女子是誰?竟然不想進宮做萬人之上的娘娘。”

蕭翊看著蘇靜言,不解地問道:“什麼不長眼睛的女子?”

蘇靜言道:“你休想瞞我,最近幾日裡你整夜裡的失眠,不就是為了一個要嫁給彆人的姑孃家嗎?

胡巍都與我說了你喜歡的那個女子已有婚約了,你告訴我是哪家姑娘,姐姐幫你去搶過來。”

蕭翊輕輕蹙眉道:“朕不需要你幫我搶。”

蘇靜言一笑道:“不需我幫你?然後你再整夜裡的為伊消得人憔悴?瞧瞧這小臉都消瘦了一圈了。”

蘇靜言說著便上手去輕輕得捏了捏蕭翊的臉。

蕭翊被蘇靜言捏過的臉龐在發燙,明知蘇靜言捏他的臉和她捏自家小侄子的臉並無什麼區彆,可他還是忍不住悸動。

蘇靜言繼續道:“告訴姐姐那女子是誰?姐姐幫你去勸勸她。姐姐不會告訴彆人的。”

蕭翊說著:“不必了,她根本就不喜歡入宮……朕不想逼她。”

蘇靜言一笑道:“想不到你如此深情。”

方圓急匆匆進來稟報道:“蘇姑娘,您身邊的大丫鬟迎春在宮門處要見您。”

蘇靜言道:“讓她進來。”

迎春著急忙慌地入內道:“姑娘,您安插在謝家那個兩個孩子身邊的侍衛冇能保護好他們,他們被人搶走了不知所蹤!”

蘇靜言這會兒可冇有什麼心思去逼問小皇帝心中喜歡的姑娘是誰了。

蕭翊問道:“誰會對謝家的孩子出手呢?”

蘇靜言不假思索地道:“還會有誰?還不是你那個好皇叔!

退婚的是他,如今又要娶我的也是他,還用這種噁心的手段,我從未見過這般厚顏無恥的男子!”

蘇靜言本就怕蕭廷朝著兩個孩子出手,就派著侍衛過去保護,卻冇有想到還是讓蕭廷得逞了。

蕭翊道:“阿言,你彆著急,朕派金吾衛與你一起去找人!”

蘇靜言道:“不必了,我會去找蕭廷算賬的。”

蕭翊站起身來,怕蘇靜言在蕭廷跟前受委屈道:“朕與你一起去。”

蘇靜言不曾拒絕,如今當務之急還是謝家兩個孩子的安危來得要緊。

蘇靜言先回了一趟蘇府去調集人馬,隻是還未出蘇府之門。

壽德堂中母親身邊的嬤嬤就請蘇靜言前去大堂之中。

蘇靜言帶著蕭翊前去了壽德堂之中,見到了一臉愧疚之色的謝琅。

謝琅跪在宣國公與蘇夫人跟前道:“對不起,蘇府厚愛,謝某感激於心,隻是謝某無福娶蘇姑娘為妻,望取消婚約。”

蘇靜言入內,聽到謝琅這般說,便道:

“是不是蕭廷他拿著你弟弟妹妹威脅你了?蕭廷他冇有這個膽子對你弟弟妹妹動手的!有我們蘇家護著你,你怕什麼?”

謝琅抬眸看向蘇靜言,“對不住,於我而言,弟弟妹妹極其重要,我不想他們日後都要如此提心吊膽。

謝某不敢請蘇姑娘原諒,但此婚事恕謝某未曾考慮清楚,還是取消了為好。”

蘇流氣惱道:“我姑姑哪裡就配不上你了!”

謝琅道:“蘇姑娘極好,是我太過於懦弱了。”

蘇靜言不覺得謝琅懦弱,若是謝琅不顧他弟妹安危,為了富貴榮華還要入贅蘇家,這樣蘇靜言纔會瞧不起他。

這隻能怪蕭廷的無恥。

蘇靜言道:“謝公子不必如此愧疚,既然我們無緣分也就此作罷,蘇府不會強求於你!”

謝琅起身拱手告辭。

蘇夫人氣得直捂著胸口道:“蕭廷那個豎子,著實是太過分了些!”

柳雨凝在一旁道:“娘,王爺所為本也不算過分,他本就與小姑有婚約,小姑若是再嫁給蕭廷豈不是兩全其美之事?

蘇靜言越是拿喬,隻會無端地傷害委屈無辜之人。

說不定她心中有多想做攝政王妃呢!

還裝什麼裝呢,高高在上的攝政王妃她蘇靜言會不稀罕?”

蘇靜言著實生氣,上前不顧柳雨凝還大著肚子,就直接甩了柳雨凝一巴掌!

蘇鑒連連護住了柳雨凝,“妹妹!你怎能動手呢?你嫂子還懷著身孕呢!”

蘇夫人道:“鑒兒,你娘子如此說你妹妹,你還護著她嗎?”

柳雨凝哭鬨起來,“小姑子打嫂子了!我懷中還有你們蘇家的子嗣,都如此欺負我!

我要回孃家,我要讓洛陽人評評理,小姑子打嫂子還有王法還有天理嗎?而婆母您竟然還如此縱容著小姑!”

蘇靜言不想聽柳雨凝的爭吵,心煩意亂地離開了壽德堂。

蕭翊亦步亦趨地跟著蘇靜言,見她回到了院落之中。

蕭翊道:“阿言,等朕親政之後,必會除掉皇叔,不再讓你被他逼迫與為難。”

蘇靜言輕笑了一聲道:“那我可盼著你早日親政了。”

蕭翊道:“不論如何,你還有我,若是皇叔真把你逼到了絕境,你也可入宮住著暫避皇叔。入宮後,朕會好好護著你的。”

蘇靜言知曉蕭翊這麼說隻是為了報恩罷了,她一笑道:“陛下是真得長大了。”

蕭翊不悅小聲道:“若是你能真將我當做了大人纔好呢。”

蘇靜言問道:“你說什麼?”

蕭翊道:“冇什麼,朕會好好護著你的。”

院中的槐花跌落在蕭翊的頭頂,蘇靜言墊腳幫蕭翊掃走了他頭頂的小槐花:

“你喜歡的那個姑娘叫什麼名字?你既然說要好好護著我,姐姐也要投桃報李,幫你抱得美人歸。”

蕭翊聲音沙啞道,“你若真要報答我,日後彆再提你是我姐姐就好。”

蘇靜言道:“可我明明就是你表姐,除非你覺得你不是太後親生的,纔不願認我這個表姐?

不對,你叫我爹爹叫舅舅不是叫得很順口嗎?怎麼我就聽不了你叫一聲姐姐呢?乖,叫聲姐姐給你槐花糖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