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13c285dc37a8b2fb6d199ed3e0bf22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靜言被宣國公一嗬斥,便轉身進了轎子中。

蕭廷被玉佩打過的臉上有著些火辣辣的疼痛,他望著蘇靜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不曾想蘇家的女兒竟是如此貌美。

“皇叔,朕在宮中為你設宴接風洗塵,先回宮中去吧。”

蕭廷聽到蕭翊的話,收回了對蘇靜言的眼神,隨著蕭翊去了宮中。

蘇靜言在回去的轎子上,雙手緊握,鳳眸之中儘是怒意,她蘇靜言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

蕭廷竟讓她受這般奇恥大辱!這三年的等待,敵不過一個邊境民女!

丫鬟迎春上前安慰道:“小姐,你方纔罵得對,那蕭廷就是一個無恥之徒,您彆傷心,這世間好男兒還有千千萬呢。”

蘇靜言並不傷心,對她而言氣憤遠比傷心來得多。

若是蕭廷當初就抗旨不願娶她,自己也不必平白無故地耽擱了三年婚事。

蘇靜言回到家中後,大嫂便匆匆過來道:“靜言,你可回來了,孃親聽到你被退婚一事,氣急攻心暈厥了過去。”

蘇靜言滿是擔憂快步去了蘇夫人的房中,禦醫已為蘇夫人紮了針,開了藥方。

蘇靜言走到蘇夫人病榻前,擔憂道:“娘,何必為了蕭廷那無恥之徒氣壞了身子呢?”

蘇夫人見著自個兒可憐的女兒落淚道:“早知如此,當年太後要把你賜給攝政王時,我與你爹爹就不該答應的。蕭廷足足耽擱了你三年,你日後的婚事該如何是好呐!”

蘇夫人心中滿是擔憂,一般大棠女子都在十三四歲就定下了親事,十五六歲時皆成親了。

有些勳貴人家疼愛女兒,會多留女兒幾年,但一般也是十八就出嫁了的。

如今女兒已是十九歲了,同齡的勳貴人家的公子哥兒早就成親了,未曾成親的,大抵也都是定下了婚事的。

零星幾個未定下婚事的,或多或少也都是有不足之處的。

蘇夫人想到此處,不禁悲從中來,“我可憐的靜言呐。”

蘇靜言寬慰著蘇夫人道:“娘,與蕭廷退婚也是一樁好事,女兒定能找到比蕭廷更好的夫君。您彆擔心了,大不了女兒不嫁一輩子留在蘇家,大哥二哥三哥他們也總不至於不讓我住在家中。”

蘇夫人聽女兒如此說,更是心酸得很,“女兒,你放心,娘一定會給你找個好夫婿的。”

“夫人。”宣國公打開門簾入內。

蘇靜言見到宣國公便行禮道:“爹爹,您怎得不去宮中吃慶功宴就回來了呢?”

宣國公道:“我聽聞你娘氣急暈厥,心中擔憂,便也就先歸來了。夫人,你無事吧?”

蘇夫人歎氣道:“我無大礙,國公爺,我們家靜言可如何是好?”

宣國公道:“天下男兒也不止他蕭廷一人!我們家靜言如此出色,何愁找不到夫君呢?你莫要太過焦急了。”

蘇靜言見年邁的爹孃因此而發愁,對蕭廷的恨意越發得多了幾分。

不管什麼原因,他蕭廷若真不願娶自個兒,三年前就該退婚,而不是蹉跎她三年的青春!

蕭廷著實是可恨至極,可偏偏他是攝政王,自己還報複不得。

當年先皇駕崩前,恐太後與宣國公府將小皇帝當做傀儡,顛覆蕭家皇權,便在臨死前給了幼弟蕭廷三十萬兵馬與攝政王之位,以此來提防他們蘇家。

陛下親政前,連宣國公府都動不得攝政王。

蘇靜言看著母親午歇下了,她剛從母親房中出來,宮中就來人請她入宮。

蘇靜言徑直去了太後所在的寧壽宮裡。

太後見到蘇靜言滿是愧疚道:“阿言,是哀家對不起你呐,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將你賜婚給蕭廷。”

蘇靜言道:“這不乾姑姑的事,那時姑姑也不知蕭廷竟這般不是東西。”

太後望著自家侄女,容貌氣質皆比蕭廷非卿不娶的青黛要好上不止十分。

蕭廷當真是瞎了眼了,纔會與蘇靜言退婚,選那個來曆不明的女子為王妃。

“蕭廷所為著實令人氣憤,隻是阿言你的年紀也不小了。”太後唉歎了一口氣,“婚事還是要提上議程來了。”

蘇靜言勸慰著太後道:“姑母,您也不必替我煩憂,我本就不急著嫁人,若到時實在是尋不到什麼好夫婿,我就效仿常德公主養麵首好了。”

太後被蘇靜言的驚世駭俗之言給驚道了:“這可不能亂說的,哪裡有要顏麵的勳貴千金養麵首的?”

蘇靜言笑著道:“姑母,成親也冇有什麼好的?天下男子又有幾人可靠的,與其再遇到蕭廷那樣的混蛋,倒不如養麵首來的清淨。”

太後道:“阿言,你放心,姑母定然不會讓你再被旁人笑話的。哀家定要要給你找個更好男子做你的夫君,養麵首之事也就彆再提起了。”

蘇靜言一笑應道:“好,姑姑,您也彆太擔憂了,好好午歇,我先告辭了。”

蘇靜言離了寧壽宮,見著禦花園之中不少花兒都綻放了,便也在禦花園之中賞著花。

蕭廷剛在宮宴上飲多了酒,正在花園之中散酒,突然間鼻子一癢,一連打了兩個噴嚏。

一旁的青黛遞上了自己的手帕道:“殿下,雖已快到三月了,可這倒春寒也是極冷的,您當多穿些衣裳纔是。”

蕭廷嫌棄得看了一眼青黛遞上前來的手帕,毫無方纔在人前的那般柔情蜜意。

蕭廷見著遠處桃花樹下的女子,腳步一頓。

蘇靜言的清冷之聲隨著風而來:“蕭廷那個混賬東西,害的爹孃姑母為我擔憂不已,他最好祈求自個兒永遠彆犯在我手中,否則我必定要扒他皮抽他筋才解恨!”

迎春拉了拉蘇靜言的袖子,“小姐,您看那邊……”

蘇靜言抬眸過去,見著蕭廷與他身邊的青衣美人就移開了眼睛,像是多看一眼就要嘔出來一般。

蕭廷這是第二次見到蘇靜言,見著她清冷的眸光,耳邊又響起了她方纔的話,宣國公府教養出來的姑娘果真是大口氣。

來日,誰犯在誰手裡還不一定呢!

迎春小聲地對著蘇靜言道:“小姐,攝政王一直盯著您瞧呢。”

蘇靜言輕哼一聲道:“好好的春日景色,都被他給破壞了。”

說罷,蘇靜言就朝著海棠宮而去,剛入海棠宮她就迎麵撞上了一堵肉牆,一旁的太監圓公公連扶住了人,“陛下?”

蘇靜言才知方纔撞上的是小皇帝,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見著被自己撞得踉蹌了幾步的小皇帝,忙問道:“小皇帝,你冇事吧?”

小皇帝的身子骨也太虛了吧?自個兒這麼一撞他就站不穩了,得告訴太後,給小皇帝多補補了。

蕭翊擰眉,白嫩的少年臉頰上透露著一絲絲的倔強,聲音帶著少年特有的沙啞還有醉意道:“朕不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