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ba7e990f00ff79256b829640022b57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蕭翊見她將自己當做三歲小兒一般哄著,啞聲道:“朕又不是你那三歲的小侄兒,纔不稀罕什麼槐花糖。”

蘇靜言抬眸看向蕭翊道:“那你要怎麼樣才肯叫我一聲姐姐呢?我輩分大,那些年紀比我小兩三歲的親戚都得叫我一聲姑姑,獨你一人是叫我姐姐,但你卻又不願意叫。”

蕭翊道:“朕也冇比你小多少,這聲姐姐朕著實叫不出口。”

蘇靜言伸手拍了拍蕭翊的腦袋道:“你哪裡就冇有比我小多少,你除了比我高些,哪裡哪裡都要比我小多了。”

遠遠的,來蘇靜言院落之中寬慰蘇靜言的蘇錚夫婦二人望見了蘇靜言拍陛下腦袋這一幕。

蘇錚惱道:“妹妹當真是屢教不改,她怎能又去拍陛下的腦袋呢?”

謝依依攔住了蘇錚道:“你不必著急,看樣子陛下不會怪罪妹妹的。遠遠望去,陛下和妹妹兩人還是挺般配的,不過可惜的是陛下年紀小了些。”

蘇錚望去,的確如謝依依所說,自家妹妹和陛下站在一起就是金童玉女,養眼得很。

蘇錚本就有想要將妹妹送到宮中為後的想法,倒也不是為了蘇家日後的榮華富貴。

而是蘇錚覺得自家妹妹如此出色,若是隻嫁個尋常公侯人家即便以後是一品國夫人,可在宗親夫人跟前到底君臣有彆還是矮了一截的。

被謝依依這麼一說,蘇錚當真是覺得他們兩人十分般配。

蘇錚道:“年紀小些又有何妨?”

“陛下還比流兒小一歲呢。”謝依依道,“不過今日陛下怎得出宮來了我們蘇府呢?”

蘇錚道:“門房說陛下是與妹妹一起來的。”

謝依依望過去,她到底也是快要做祖母的年紀了,小皇帝的心思在她眼中根本就瞞不住,“夫君,我瞧著陛下對妹妹似乎是有些愛慕之意的。”

蘇錚望過去,卻是,蕭翊的眼神就冇從自家妹妹身上離去過:“可惜爹孃姑姑都不捨不得讓阿言入宮的。”

蘇錚與謝依依走到院落裡,對著蕭翊跪下道:“臣見過陛下,陛下大駕光臨,蘇家有失遠迎還請陛下恕罪。”

蕭翊道:“請起來吧。”

蘇錚道:“陛下今日來蘇府可有什麼吩咐?”

蕭翊道:“朕隻是隨著阿言來蘇府逛逛,冇有什麼要事。”

蘇靜言問著謝依依道:“大嫂,壽德堂那邊吵得如何了?”

謝依依道:“你三哥把你三嫂給哄好了,她說話再難聽,你又何苦自己動手呢?倒讓她占了道理去。”

蕭翊在一旁幫襯道:“朕覺得阿言動手無錯,她如此惡意中傷阿言,這一巴掌都算是輕的!”

謝依依被蕭翊如此一說,與蘇錚二人對視一眼,謝依依連聲道:“陛下說得有理。”

蕭翊對著蘇靜言道:“你可還要去找皇叔算賬?”

蘇靜言搖搖頭道:“不了,省得見著了他我連隔夜飯都要吐出來。”

蕭翊道:“那朕就先回宮去了。”

蘇靜言在兄嫂麵前隻得恭敬地對蕭翊福身行禮道:“恭送陛下。”

蘇錚道:“臣送陛下回宮。”

蘇錚與蕭翊離開蘇府之後,蘇錚便開口道:“陛下,臣想鬥膽問您一件事情。”

蕭翊道:“蘇愛卿有何事儘管開口就是了。”

蘇錚道:“陛下喜歡我妹妹是不是?”

蕭翊耳尖微紅道:“蘇流告訴你的?”

蘇錚見蕭翊承認道:“並非是流兒告訴我的,陛下還是年少,不知若是喜歡一個人是藏不住的,陛下眼中皆是吾妹。”

蕭翊道:“連你都看出來了,可惜她都還猜不到我喜歡的人是她。”

蘇錚納悶道:“那陛下為何不與阿言表白心意呢?”

蕭翊道:“朕不想將她困於宮中,還望大哥將此事保密。”

蘇錚聞言越發覺得小皇帝是可以托付妹妹終身之人,“是,陛下。”

……

謝琅上門來退婚約一事,訊息不脛而走,蘇靜言又一次成了洛陽坊間茶餘飯後議論的人物。

坊間也都知曉是攝政王從中作梗,是以原本都有些想要攀附蘇家做贅婿的文人都紛紛打消了心思。

最近,但凡蘇靜言出門總會偶遇蕭廷。

春日裡本就宴會多,今年選秀之年,各地趕來的勳貴千金也多,是以各公侯府中隔三差五就有帖子送來。

但蘇靜言每每都能在宴會上遇到蕭廷,讓她噁心得連隔夜飯都要吐出來。

今日乃是二嫂孃親的五十大壽,宣國公府一行人都前去祝壽,眾人聽著台上唱著祝壽的戲文。

蘇靜言聞到一旁傳來的一股香味,便見到了蕭廷,不知何時他竟然就坐在了自己的邊上。

蘇靜言起身離去,心煩得很。

蕭廷快步追了上去,直到一處湖邊,蘇靜言去無可去,他也便就攔住了蘇靜言,“靜言,你這幾日為何要躲我?”

蘇靜言道:“因見著你我噁心,堂堂攝政王竟然朝著兩個五歲幼童出手,也不怕坊間笑話!”

蕭廷道:“你還真是在因為謝琅一事怨恨我?

本王隻是請這兩個孩子到王府之中玩鬨,不曾逼迫過謝琅什麼。

你不該怨恨本王的,該怨得是你找的男子太過於懦弱了,稍微一嚇唬就打了退堂鼓。”

蘇靜言輕哼一聲。

蕭廷不斷地逼近著蘇靜言道:“本王已經許你日後都不會踏足側妃的屋子,也算是對你低聲下氣了,你還不肯原諒本王重續前緣嗎?”

蘇靜言鳳眸之中儘是厲色地道:“我要的是我日後的夫君冇有嬪妃,你低聲下氣?你哪裡低聲下氣過了?

你可知你成親當日離開我被洛陽百姓笑話了多久?

我這三年苦苦等你,等來的是退婚,等來的又是眾人的議論與嘲諷。

你憑什麼覺得你反悔退婚了我就要輕易的原諒你?”

蕭廷喉嚨微澀,喉結輕滾道:“你說要本王如何,你才願意原諒本王?”

蘇靜言決然道:“火坑我已經跳過一回了,不會愚蠢到再去跳第二次火坑,王爺有本事大可來毀我親事,但是我日後寧願養麵首去庵裡做姑子,也絕對不會再與你提起婚事來!”

蕭廷連聲道:“若是本王願意答應你,再也不入側妃房門半步呢?”

蕭廷道:“靜言,你再給本王一次機會好不好?”

蘇靜言語氣依舊決絕道:“絕無可能!”

蕭廷看著麵前絕世的容顏道:“嫁給本王你就是萬人之上的王妃,你為何連謝琅這種人都願意嫁,卻不願意嫁本王呢?”

蘇靜言道:“因為謝琅從未傷害過我,而王爺你對我那些所作所為,怎還能有臉來奢求重續前緣呢?”

蕭廷手緊握住拳,他如今是當真後悔了,早知今日,他三年前也該先將蘇靜言娶回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