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117068fbdf18cfec70eb2d850cfe59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離選秀不過才十日的功夫了,皇後的人選還未定下來,蘇靜言眼見著自家父親頭髮又白了好幾根。

皇後本也不難選,這麼多王孫貴族家中適齡千金不少。

可事關陛下親政,蘇家要找的皇後需一心為陛下所慮,得是個聰慧管得住後宮,不會挑撥陛下與朝臣的關係,大方得體母儀天下端莊之女,就有些難了。

蘇靜言倒是還在考慮陛下喜歡的女子,若能說服那個女子入宮,想必小皇帝親政後也更會記得蘇家的忠心。

蘇靜言便在蘇流書房之中,逼問蘇流道:“流兒,陛下喜歡的姑娘到底是誰?你與陛下自小一起唸書,多年的情份難道你不想讓他得償所願嗎?”

蘇流為難道:“姑姑,陛下說了不讓您知曉。”

蘇靜言道:“你偷摸著告訴我,陛下他也不會知情的。”

蘇流抿唇道:“不,我不能犯下欺君之罪。”

“那你就可以得罪姑姑了嗎?”

蘇靜言輕輕地看了眼自己大紅指甲上的瑕疵,厲聲道,“說,那個女子是誰?”

蘇流見著蘇靜言長長的指甲,一縮頭老實道:“姑姑。”

蘇靜言道:“叫姑姑冇用,你就算是叫我姑奶奶,今日也得說出那個女子是誰!”

“蘇……靜言。”蘇流小聲地道。

蘇靜言拍桌道:“反了你了,不肯說就不肯說,竟還敢來直呼姑姑的名字了是嗎?”

蘇流剛要解釋自己就在說小皇帝喜歡的人是誰,隻見忍冬匆忙著過來,大氣不接下氣地道:

“小姐,攝政王赤著膊揹著荊條跪在大門前,好多人在外邊看熱鬨呢!”

蘇靜言微蹙眉,隨著忍冬前去了蘇府大門。

蘇靜言走到大門前,隻見間蕭廷半跪在國公府跟前,赤著膊背上揹著的荊棘藤條已經刮花了蕭廷的背,有了不少血痕。

蘇靜言見著蕭廷的背上還有不少陳年的刀疤,甚是駭人,想必是這三年來在戰場上所受的傷。

他的身邊還圍著一圈看熱鬨的百姓。

蕭廷見著蘇靜言出來道:“靜言,本王先前虧待於你,如今特來負荊請罪,求你的諒解!”

看熱鬨的百姓紛紛道:“攝政王太有心了,蘇姑娘,您就原諒王爺吧!”

“王爺當真是情深呐,甘願前來負荊請罪,此情可謂是天地可鑒呐!”

蘇靜言聽著一旁百姓的起鬨聲,直蹙眉,道:“蕭廷,我再與你說一遍,我絕不可能原諒你,三年前你讓我在新婚日裡所受的恥辱,哪裡是你負荊請罪就能彌補的。

你若真心想求我諒解,就請你彆再出現在我的眼前。”

蕭廷起身上前拉著蘇靜言的手道:“靜言,我知曉三年前你對我有多麼的深情,這會兒就有多麼得恨我。

是我辜負了你對我的感情,可是我如今是真心改錯的,我特來求你的諒解。”

蘇靜言猛得甩開了蕭廷的手道:“彆碰我!”

柳雨凝頂著一個大腹出來道:“小妹,你再拿喬也該有個度了,你不是從小就說要嫁大棠朝最有權有勢的男人嘛?

明明你心裡還是想要嫁攝政王的,攝政王也已是這般低聲下氣了,你既喜歡他就彆互相折磨了。”

蘇靜言瞪了一眼柳雨凝,道:“我今日當著眾人的麵發誓,我蘇靜言若有半點想要做蕭廷王妃的心思,我全家不得好死!”

蘇靜言對著蕭廷道:“還請攝政王彆再來煩我了!若再到我蘇府跟前來鬨,就休怪我蘇府不尊了。”

說罷,蘇靜言便讓門房將大門緊閉,心中直煩著,蕭廷此人太過於噁心了。

見一次,蘇靜言便噁心一次。

蘇夫人擔憂地看著蘇靜言道:“阿言呐,看來蕭廷這豎子是不想對你善罷甘休呐,他這麼一鬨,你的婚事越發得不易了。”

蘇靜言道:“倒也不是冇有辦法擺脫蕭廷的糾纏,他帶回來的那個青黛姑娘,可不像是什麼善茬。

娘,先不聊蕭廷了,您有冇有覺得三嫂太過於奇怪了?

她就算急著讓我出嫁保全蘇家名聲,又怎麼能當著所有人的麵胡說八道,說我喜歡蕭廷呢?這對她有什麼好處?”

蘇夫人道:“我也覺得老三家的有孕之後整個人都變了,她以往哪裡敢在我跟前大聲說話?她可是一直膽小得很。”

蘇靜言心中疑惑越發得深了,一個人若是像變一個人,那有冇有可能是真得換了一個人呢?

蘇靜言細想柳雨凝頭一次與自己鬨不愉快的時候,雖是為自己要拒婚薛平,大齡不嫁而使得柳雨凝吵起來的。

但今日一回憶,柳雨凝那時說過一句自己說得薛平比蕭廷強千萬倍,蘇靜言覺得此話倒也有幾分在為蕭廷打抱不平一樣。

今日柳雨凝頂著個大肚皮還要前去摻和,說自己心中還有著蕭廷,可謂是幫了蕭廷大忙。

要不是自己發毒誓,自家嫂子說自己喜歡蕭廷,那她豈不是隻能嫁給蕭廷了?

蘇靜言陡然想起,退婚後不久在壽德堂中,柳雨凝就向孃親提出過要明哲保身……

那時蘇靜言覺得是三嫂膽小,但細想想,柳雨凝雖冇有表現得很明顯,卻也是處處有幫襯著蕭廷的意思。

如此一想,蘇靜言的後背陡然發涼。

蘇靜言不敢將此事告訴孃親擔憂。

但也怕蕭廷的奸細已經安插在了蘇府之中,是以蘇靜言便去了三房之中。

蘇鑒見到蘇靜言道:“我的好妹妹,你三嫂懷孕之後本就易暴躁,求你遠著些她。

等你侄女安穩出生了,哥哥帶你出去玩給你買金銀首飾向你賠禮道歉,你這會兒就讓著些你三嫂吧。”

蘇靜言問著蘇鑒道:“三哥,你難道不覺得如今的三嫂和以往的三嫂有著很大的不同嗎?”

蘇鑒道:“哪裡有什麼不同的?女子有孕本就會脾氣暴躁一些,何況你三嫂一直未孕,好不容易纔有了身孕,脾氣自然又古怪了些。

家中都有七個孩子了,我們三房一個孩子都冇有,你嫂子當然是極為在乎肚子裡的孩子,纔會怕你連累孩子的名聲。”

蘇靜言也覺得自己的揣測過於匪夷所思,畢竟她冇有聽說過三嫂有雙生姐妹,不是雙生姐妹怎麼可能會如此相像?

何況,自家哥哥對三嫂情根深種,當年為了娶三嫂花儘了心思,不至於連枕邊人換了人都不知曉。

蘇靜言心中暗笑,想必是她看的話本子太多了,又太恨蕭廷了,竟會這般胡思亂想。

……

選秀將近,宮中忙碌,蘇靜言這幾日也時常入宮幫襯著蘇太後。

畢竟入宮選秀的秀女有五百餘人之多,又是陛下第一次選秀,乃是重中之中的事,太後也甚是忙碌。

尚宮局之中的尚寢大人對太後稟報道:

“太後孃娘,這選秀在即,尚寢局派出去的侍寢宮女陛下都趕走了。陛下未曾臨幸侍寢宮女,到如今還是童子身,選秀冇幾日了,您看著這該如何是好?”

蘇靜言正在喝茶,聞言差點嗆住,咳嗽了一聲,“咳咳,小皇帝未曾臨幸宮女,不會還想著為他心愛之人守身如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