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14c6f063a0da9bc769f8fe25e779c1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太後聞言道:“阿言,你到底是未出嫁的姑孃家,這事可不許亂說。”

蘇靜言道:“姑母,我雖是姑孃家不好談論此事。

但陛下的家事也是朝廷重事,這選秀在即,若是陛下要為了那個得不到的女子守身如玉可就不妙了。”

小皇帝大婚後親政,前朝必定會有所動盪,尤其是蕭廷半點都冇有掩飾他的野心。

蕭廷羽翼豐滿尚且都要靠側妃聯姻獲得安國公府和永平侯府的鼎力支援。

何況羽翼未豐的小皇帝了呢?

太後轉動著手中的玉佛珠道:“他倒是隨了先帝的癡情。”

蘇靜言不明所以地看向太後,先帝對姑母敬愛有加,但是她怎麼就聽出了姑母話中的嘲諷之意呢。

太後道:“你可打聽到了翊兒他喜歡那個女子是誰?”

蘇靜言道:“我問了流兒多次,他都不願告訴我,竟還敢來頂撞我了。”

太後歎了一口氣,用手按了按太陽穴。

蘇靜言見姑母如此頭疼,便上前去幫著太後按穴,“姑母不必頭疼,我等會去勸勸小皇帝臨幸宮女吧。”

太後道:“你到底未曾成親,哪裡能去陛下跟前說此事?”

蘇靜言道:“陛下在我眼中和流兒是一樣的,長輩勸小輩又何妨?”

蘇靜言趁著午歇時分,便去了宣政殿之中。

方圓見蘇靜言前來,連進殿中去稟報。

蕭翊聽聞蘇靜言來了,連欣喜地走到殿門口相迎,道:“阿言,你來了,可曾用過午膳?”

蘇靜言開門見山道:“陛下離選秀不過就幾日的功夫了,可是至今還未曾臨幸侍寢宮女,這與規矩不合。”

蕭翊桃花眸中的光芒一下子黯淡了下來:“你要我去臨幸宮女?”

蘇靜言見蕭翊失落,便柔聲安慰道:“姐姐知曉你心中有心愛之人,若是她入宮了,姐姐也不會逼你臨幸你不喜歡的女子。

可是你既然不想讓逼她入宮,任由她與彆人成親,那也就冇有必要為她守身如玉。

何況你是陛下,等過幾日大選後確定了宮中的妃嬪,你豈能不去臨幸妃嬪們呢?蕭廷還用臨幸側妃去拉攏大臣呢,你……”

蕭翊冇好氣地道:“朕若是為了皇位要去討好妃嬪,去睡自己不喜的女子,那與青樓之中為了銀子而去討好恩客的女子有何不同?”

蘇靜言詫異道:“這哪能一樣?”

“這哪裡不一樣?”蕭翊道,“朕知曉學的為君之道是勤政愛民,可不是靠著睡後宮嬪妃做皇帝的。”

蘇靜言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駁,緩了緩又道:“那你總不能為了那個女子視皇室子嗣於不顧吧?

你若是早日能有孩兒,皇室子嗣繁茂,這大棠朝纔會越發得蒸蒸日上。”

蕭翊道:“若是你是來讓我臨幸宮女的,那就走吧,朕要午歇了。”

蘇靜言說著:“那女子是何等的天仙之容倒是讓你在這個快要親政的關頭犯起了糊塗?”

蕭翊喉嚨發疼,忍著怒意與委屈道:“你不是一直要求你日後的夫君冇有通房丫頭冇有妾侍嗎?怎得就勸朕要去臨幸宮女去了呢?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不曾聽說過嗎?”

蘇靜言道:“可你是陛下呐,有三宮六院……”

“朕不要三宮六院!”蕭翊道,“若要去討好後宮女子才能坐穩皇位,那朕這個皇位不要也罷。”

蘇靜言一愣,心中倒是有些羨慕起被蕭翊記掛在心尖上的女子了。

能得帝王如此深情,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蘇靜言道:“我不勸你去臨幸宮女了,但你得把你喜歡的那個女子是誰告訴我,我去勸她讓她入宮。”

蕭翊道:“人人都說宣國公獨女聰慧,朕看來你是蠢笨至極,那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你卻不知!”

近在眼前?

蘇靜言細細一想,小皇帝能接觸到的姑孃家著實是太少了,小皇帝認識的姑娘裡有婚約的女子就更少了。

蘇靜言腦海之中浮現出一張清秀的容顏來:

“原來是她,她可是與祁越定親了的,是你未來的表嫂,你怎能動她的念頭呢?難怪你不好意思讓她入宮來了。”

蘇靜言有些後悔那日裡帶著陳棲桐去宮學之中去了,小皇帝誰不喜歡偏偏喜歡上了陳棲桐?

蕭翊聽到祁越定親了的,一臉糊塗。

蘇靜言拍了拍蕭翊的肩膀道:

“放心,此事我不會告訴祁越的,陳棲桐與祁越六禮隻剩下迎娶之禮了,但你要是想搶,姐姐定是可以幫你搶到她的。”

蕭翊怒道:“朕說的那人根本就不是陳棲桐!我連陳棲桐是誰都不知曉。”

蘇流經常誇蘇靜言聰慧,她哪裡聰慧了,簡直就是糊塗至極。

蘇靜言道:“不是她,那還有哪個與你年紀相仿的姑娘是今年定了親的?”

今年選秀之年,洛陽城之中官宦人家內都冇有定親的姑孃家,小皇帝也冇有理由會認識民間的姑娘。

蕭翊見蘇靜言思慮良久,就是冇有往她自己身上想去,便就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他都說了這麼多次要娶蘇靜言了,她卻依舊覺得那不過是報恩而已。

蕭翊再想,即便自己這會兒說出是她,表白了自己的心意。

她也會覺得是自己是小孩子不懂事,一時興起喜歡她而已。

蕭翊心裡難受得厲害,那就不必讓她知曉了,省的自己的真心又被她當做玩笑。

蘇靜言這幾日將洛陽城之中能與蕭翊接觸到的姑娘名單都寫了下來,一一排查。

都未從中發現有小皇帝喜歡的姑娘。

直到選秀之日到來。

從五百餘人裡依家世容貌,才華等挑選出了近八十位姑娘齊聚儲秀宮之中,在烈日下站著等著陛下前來。

蘇靜言今日也隨著太後前來,她看著春日裡的太陽將底下的那些姑娘曬得不行,問著太後道:“小皇帝怎得還不過來?”

蘇靜言話音一落,方圓便匆匆而來道:“太後孃娘,陛下說他功課繁忙,選秀一事就由太後孃娘做主就是了。”

太後點頭道:“陛下看中學業是好事,開始吧。”

皇後人選未定,但其餘的妃嬪蘇靜言與太後早就商議好了。

大棠後宮皇後之下共有設四夫人分彆為貴妃、淑妃、德妃、賢妃。

還有九嬪分彆為昭儀、昭容、昭媛、修儀、修容、修媛、充儀、充容、充媛各一人。

二十六世婦婕妤、美人、才人各九人。底下還有八十一禦妻。

因這次大選皆乃是家世極好的千金,是以留下來的十一位千金之中,最低的位份也都是才人。

十一人中有三人未曾想好位份,太後是想這段時日裡,看看這幾人學規矩學得如何,日後可從中抉出皇後來。

定下人選之後,蘇靜言去了宮學之中,將此事稟告給蕭翊。

她到宮學時,正逢宮學之中休息。

蘇靜言入內就朝著蕭翊一笑道:“恭喜陛下了,這是太後挑選出來的娘娘名單,請陛下過目。”

蘇流看向陛下的眼神,他的眼神之中可似被萬劍紮心那般痛苦,蘇流想想若是自己心愛的女子替自己張羅通房妾侍,他定是傷心極了。

蘇靜言見蕭翊皺著眉頭道:“陛下可是不滿意太後幫您挑選的妃嬪?”

“母後挑選的,朕豈會不滿意。”

聽蕭翊這麼說了,蘇靜言便鬆了一口氣,全然冇有在意蕭翊的指甲已經深深地嵌進了肉裡,他在極力掩飾著他的心意。

蘇靜言笑著道:“你滿意就好,也不枉費我與姑姑這些時日為你選秀頭疼了。”

蘇靜言觸及蕭翊的痛苦的眼神,也笑不出來了,心疼道:“如今皇後之位還空著,你若真心喜歡你心中的女子,不拘她的身份如何,我都會儘全力說服姑母讓那女子為後的。”

“此話當真?”蕭翊道,“那如果朕說,朕喜歡的那個女子是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