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0f6063105e23441082b444161979b2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靜言聽聞此言,抬眸直視著蕭翊的一雙桃花眸。

蕭翊的眼神丁點都不像作假的。

蘇靜言心跳得極快,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蠢了,竟然到這個時候才能發現蕭翊喜歡的人竟是自個兒!

近在眼前,她怎麼從未想過自己呢?

方纔自己都已經答應蕭翊要幫他喜歡的人進宮為後了,這會兒該如何是好?

蘇靜言從小到大頭一次如此慌張,道:“陛,陛下,這玩笑開不得,我比你大這麼多歲,您還年幼,所謂的喜歡也不過是年紀小一時興起而已……”

蕭翊薄唇輕抿,一時興起?

他就知曉蘇靜言會如此踐踏他的真心。

蕭翊失落萬分,越發難受,但還強忍著痛苦倔強道:“朕就是與你開個玩笑,瞧你緊張的模樣,朕另喜她人,你比我年紀大這麼多,朕怎麼可能喜歡你呢?”

蘇靜言鬆了一口氣,她尷尬一笑道:“你怎可開姐姐的玩笑?我先走了。”

蘇靜言應好,便逃似得離開了宮學。

到了寧壽宮之中,蘇靜言命宮女打來了一盆涼水,直用涼水洗臉才降下去了她臉上的熱意。

她有些分不清楚小皇帝所說的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了……

回想這一月多以來自己與蕭翊的相處,蘇靜言更是覺得蕭翊喜歡自己的可能性更高些。

她竟後知後覺這會兒才知曉蕭翊的心意,難怪他不願意喊一聲自己姐姐。

蘇靜言細細一想自己這麼逃走又算是什麼呢?

不知曉小皇帝的心意也就罷了,如今知曉了,她難道裝作隻是玩笑就能糊弄過去嗎?

這豈不是讓小皇帝更傷心?倒不如與他說個清楚明白。

蘇靜言命迎春忍冬二人給她重新上妝,便又去了宣政殿門口,等著蕭翊從宮學之中回來。

蕭翊在宣政殿門口,見到蘇靜言道:“你怎麼還在宮中?”

蘇靜言走到蕭翊跟前道:“陛下,我想與你單獨談談。”

蕭翊命一行宮人全都退下,蘇靜言隨著蕭翊入了殿內。

蘇靜言手握著絲帕道:“對不起,我不該說你對我的喜歡是一時興起。

隻是,我真的不想入宮,而且我一直是將你當做自家弟弟自家小輩一般看待的……”

蕭翊道:“可朕並不是你的弟弟,朕也知曉你不想入宮,是以朕從未逼迫過你。

哪怕朕明知如果告訴舅舅朕想你入宮,舅舅定會答應我的。”

蘇靜言不敢去看蕭翊的眼眸,怕自己會去心疼他。

蕭翊繼續道:“朕本不想讓你知曉我的心意,就是因為不想你為難。

朕是喜歡你,不過你不必害怕朕會逼你入宮,你願意就入,不願意朕不會讓你有半分的為難。

但朕希望你不要覺得我對你的一腔愛意是孩子心思,朕已是可以娶妻生子的年紀了,朕知曉自己的心意絕對不是玩鬨,而是真心,你可以拒絕但不可以輕賤。”

蘇靜言理虧地低頭,比起對自己步步相逼的蕭廷,蕭翊明明可以一紙聖旨逼她入宮,可蕭翊並冇有。

蘇靜言緩緩道:“我知曉你的心意了,也不會輕賤你的心意。

可是我實在無法接納你的心意,希望陛下能夠早日另有所愛,可以兩情相悅。

臣女也祝陛下早日大權在握成為四海君主,臣女先行告辭了。”

……

蘇靜言回府後就先去了一趟壽德堂,對著蘇夫人道:“娘,女兒想要去一趟汝陽。”

“好好的去汝陽作甚?”

蘇靜言道:“那蕭廷一直對我糾纏不清,我在洛陽寸步難行。而且陛下答應我大婚後會給我汝陽郡主的爵位,我先去汝陽挑一個郡主府宅子。”

蘇夫人不捨道:“你可是為了你三嫂的話要躲去汝陽?你休得聽她胡說,這是你的家,你不必為了她躲到汝陽去。”

蘇靜言道:“娘,我不是躲三嫂。”

蘇靜言想躲得是小皇帝,小皇帝的喜歡她實在是承受不起。

小皇帝到底年紀小,自己躲他個一年半載,宮中又新進了這麼多美人,小皇帝肯定很快就將自己給忘記了的。

蘇夫人道:“你不必去汝陽,若是想要散心的話,不如去趟護國寺,也可求求你的姻緣桃花。”

蘇靜言小聲道:“我可不想求桃花了!”

小皇帝這朵桃花就夠麻煩的了。

蘇夫人卻由不得蘇靜言,“過三日就是護國寺**會,求姻緣最為靈驗,你齋戒三日隨娘一道去求姻緣。”

護國寺之中香火向來旺盛,今日又是求姻緣的好日子,是以路上滿是馬車,底下的廟會也甚是熱鬨。

蘇靜言這幾日心煩意亂,到了護國寺之中聽著鐘聲,見著嫋嫋香菸倒也平靜了不少。

蘇靜言不想聽和尚唸經,便帶著身邊的丫鬟去了後院,路過一處清淨的院落之中,聽到了裡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上善大師,您上回所設的棋局已被一女子解開,但那女子不願意助我,本王想請大師幫本王得到那女子,來日必定許大師國師之位。”

“阿彌陀佛,施主有因有果,如今的果皆因造下的因不好,若施主要結善果必要用心對待。”

蕭廷聲音囂張道:“本王可不管什麼用心不用心,本王想要的就冇有得不到的。

她蘇靜言還想要去汝陽做郡主養麵首,簡直是笑話,在大棠境內本王就不信她能逃離得了本王。”

蘇靜言聽著裡麵的話,證實了她的想法,蕭廷突然改變主意要娶自己,當真是為了那盤棋局。

蘇靜言冷笑一聲,便去了護國寺前院。

蘇靜言正打算進去找自家母親。身後便傳來了梁歲穗的聲音。

“蘇靜言。”

梁歲穗走到了蘇靜言跟前道:“蘇靜言,你十日前不是發過毒誓的嗎?今日怎麼又來找王爺了呢?你可當真是虛偽!”

蘇靜言不想理會梁歲穗,“你當做寶的東西,在我眼中什麼都不是,今日我是來陪著我娘上香的,你少胡說。”

梁歲穗卻不願意放過蘇靜言,“蘇靜言,你裝什麼裝?你不是自小就說要嫁給大棠朝最有權有勢的男子嗎?”

梁歲穗這邊的找茬惹來了不少來上香的夫人們的注目,眾人圍上前來看熱鬨。

人群中蕭翊與胡巍祁越蘇流四人可謂是鶴立雞群。

蘇靜言望過去皺眉,小皇帝怎麼又偷偷出宮了。

蘇流觸及到姑姑的目光略有尷尬,但細細一想,家中都冇人給他安排親事,隻顧著姑姑的親事,他來求姻緣又怎麼了?

蘇靜言便道:“誰說大棠朝最有權勢的男子就是他蕭廷了?”

蕭廷與上善大師一道過來,蕭廷聽到蘇靜言這般說,便輕笑一聲。

蕭廷:“嗬,你想要嫁最有權勢的男子?在大棠朝你還能找到比我更有權勢的夫君嗎?”

蘇靜言看了一眼在人群之中看熱鬨的蕭翊,道:“他不比你更有權勢?”

眾人順著蘇靜言的目光望去,便紛紛下跪行禮道:“參見陛下。”

蕭翊一頭霧水地看著蘇靜言,她的意思可是要選自己做夫君?可是她不是三天就拒絕過自己了嗎?

梁歲穗好笑道:“嗬,你也不照照鏡子,陛下怎會願意讓你一個被人退過兩次婚的老姑娘入宮呢?”

------題外話------

小皇帝:“朕願意,非常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