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79322c12f5b5b427897c340b26d5fe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靜言聽聞回信二字,便命迎春取來了筆墨,她思慮良久,也不知落筆回什麼信。

她雖然年長幾歲,可冇有蕭翊那般不要臉,敢將什麼思啊,唸啊還有臨幸什麼的都寫於紙上。

況且蘇靜言對小皇帝可並無思念。

若不是小皇帝大婚事關朝政大事,她可是希望婚期越遠越好的。

蘇流見蘇靜言提筆久久不能落下,便道:“姑姑,你隨便寫幾個字,陛下見到也會很開心的。”

蘇靜言想了又想,還是決定不寫信了,左右也就三日的功夫就要入宮了。

蘇流見狀連道:“姑姑,您一定得寫回信,我要是不拿著回信過去,陛下難保會遷怒於我呐!”

蘇靜言聞言,便寫下了幾個字,“呐,你給陛下送去吧!”

蘇流用過午膳不等午歇,就匆匆去找了蕭翊,在宣政殿門口,蘇流因走得著急差點就與一個穿著華麗的女子撞上。

好在女子身邊的宮人眼疾手快攔在了蘇流跟前。

鐘毓昨夜裡苦等一夜,都未曾等來陛下的臨幸,雖說陛下也冇有臨幸旁人,可是鐘毓也未能安慰得了自己。

特意去禦膳房做了碗枸杞雞湯來獻給陛下。

望陛下今日能去她的宮中。

可惜陛下並不願見她,就連雞湯也不曾收下。

蘇流連後退了兩步行禮道:“臣參見淑妃娘娘,臣魯莽,還請淑妃娘娘恕罪。”

鐘毓看向了蘇流,見到蘇流手中的那封信上寫著四個大字,小皇帝收。

敢叫陛下小皇帝的,白紙黑字寫在紙上的,又是讓蘇流送來的,鐘毓想也不想便知是蘇靜言的傳信。

鐘毓突然明白了,她聽齊家的表姐妹說蘇靜言向來霸道,洛陽城中幾家綢緞莊珠寶首飾鋪還有胭脂水粉鋪子,但凡是出了新的,都是要先讓蘇靜言挑過纔會賣給彆人的。

洛陽城中那些公侯府中的姑娘,即便是最為時興的布料也都是蘇靜言挑剩下的。

那麼蘇靜言豈會在自己不入宮的時候,讓陛下先去臨幸彆的女子呢?

一想,鐘毓便明白了陛下的為難。

方圓見到蘇流道:“蘇公子快請進吧,陛下等你許久了呢、”

蘇流入內,將蘇靜言所寫的信雙手遞給了蕭翊。

蕭翊打開信後,微微蹙眉,蘇流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瞧了一眼,可真是自己的親姑姑。

“小皇帝,你既要做流兒的姑父,就好好待流兒,彆欺負遷怒他。”

還不等蘇流感動多久,蕭翊抬眸望著蘇流,“朕欺負你了?遷怒你了?”

蘇流連連搖頭,“冇有,冇有,陛下對我極好。”

蕭翊緩緩道:“你姑姑既然有吩咐,從今日起你叫朕姑父,姑父會好好待你的!”

蘇流:“!!!”

蕭翊道:“怎得?你不願叫?”

“姑,姑父。”

蘇流從喉嚨底裡發出了聲音,等娶妻的時候他定要娶個輩分大的。

蕭翊聽著姑父二字甚是喜悅,賞了蘇流不少好東西。

……

離大婚隻有兩日時,洛陽城的上林街上便都戒嚴,城門也都關閉了,隻許出不許進。

蘇靜言試了尚宮局裡趕宮出來的幾套大婚之日要穿的吉服,身形剛好,她穿著皇後的品服望著銅鏡中的自己,還是覺得恍若夢裡。

“小姐穿上這皇後的吉服臉上都像是寫著母儀天下四字呢!”

蘇靜言笑了笑,換下衣裳之後,便去了外邊迎接來給她添妝的好友。

蘇靜言的好友不多,玩得要好的隻有梁歲柔,還有兩個好友皆嫁到了外地,難以回洛陽。

不過來給蘇靜言添妝的公主王妃倒是不少。

蕭廷的胞姐柔嘉長公主也帶著青黛一起上門來,畢竟是長公主前來添妝,蘇府也不能將人拒之門外。

柔嘉長公主見到蘇靜言笑道:“本以為你會成為廷兒的王妃,到頭來成了侄兒媳婦了,也還算是一家人。”

蘇靜言聽到柔嘉這話一頓,過兩日就是好日子的,狗東西蕭廷還要來噁心她。

蘇靜言道:“雖說是一家人,可到底也是君臣有彆的,姑姑今日這句話,可已是對本宮與陛下的大不敬了!”

雖不曾入宮,封後的聖旨已下,蘇靜言自稱本宮也不為過。

蘇靜言一點都不想被柔嘉蕭廷他們給她們噁心到。

青黛在一旁勸道:“娘娘消消氣,公主也無不敬的意思,今日王爺特意囑托我們給您送來添妝的賀禮。”

青黛命人將賀禮取出來,在蘇靜言跟前打開道:“這是當年北魏帝所戴過的玉鏈,價值連城。”

蘇靜言用小手指勾起玉鏈,將亡國之君所佩戴過的東西送給自己做賀禮,可想而知蕭廷到底有多少囂張了。

蘇靜言道:“這玉珠我無福承受,這玉珠的顏色倒是與青黛姑娘您有些相稱。就賞賜給青黛姑娘吧!”

青黛接過玉珠道:“多謝娘娘賞賜。”

柔嘉和青黛走後,後邊來添妝的公主王妃們可冇有這般陰陽怪氣,至少都是以禮相待的。

待送走添妝的眾人之後,蘇靜言看著暗下來的天色,離她進宮隻有明日一天了。

夜深下來,謝依依走近了蘇靜言的房中,叫著丫鬟們都退下。

謝依依頗為不好意思地說:“此事本該是孃親來跟你說的,隻是孃親她捨不得你入宮,便讓我來告知你此事。”

蘇靜言猜也猜到了,“嫂嫂,我上回成親的時候就看過避火圖了的。”

謝依依道:“那可不一樣,上回給你那本很是粗糙,畢竟攝政王是有侍寢婢女的,而陛下未曾臨幸過侍寢宮女。

況且陛下到底年輕了些,年輕人魯莽不知事,這本避火圖可是個好寶貝,畫的甚是詳細,你要細細看這本避火圖,也能讓你在洞房之時少受些痛苦。”

謝依依說罷之後,便留下了一本畫冊走了。

蘇靜言隨手翻閱起來,想著要與小皇帝做畫冊之上的事,她便覺得萬分難為情,她不敢想成親那日自己該如何麵對小皇帝?

蘇靜言摸了摸發燙的臉頰,闔上了避火圖,上了床榻,入目便又是一夜得輾轉難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