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b5dacd190a667d44f1233199ed1037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初夏的夜裡還是有著涼意,蘇靜言著實難以入眠,一閉眼皆是那等子難為情之事,她索性起來看著話本子,燈下夜讀,讀著讀著倒也睡了過去。

宮中,蕭翊也剛纔歇下,聽得外邊傳來一陣吵鬨聲,蕭翊便問著方圓道:“外邊這是什麼聲音?”

方圓上前稟報道:“是何修容吵鬨著要見您,不過您吩咐過了不許妃嬪求見,奴已讓人將她給趕走了。”

蕭翊微微蹙眉,聽著外邊著急的女子聲音道:“讓她進來吧!”

方圓眼眸一亮,陛下竟然開竅了願意見妃嬪了,何連翹乃是這批秀女之中最為貌美的,也是在情理之中。

蕭翊想起那日在護國寺之中與蘇靜言偶遇何連翹的一幕,看蘇靜言對何連翹極為欣賞。

並且蘇靜言一開始就提議何連翹為後,蕭翊相信蘇靜言的眼光。

何連翹不至於為了爭寵而深夜來他寢宮外鬨事,定是有什麼急事。

何連翹被帶入內便跪地道:“陛下,臣妾進宮的前幾日柏山塘之中的那些小兒就得了一種怪病,多為濕熱病熱之症,嚴重者昏迷驚厥口吐白沫,抽搐不已。

臣妾是以祖傳的藥方倒是能夠醫治好他們,但有一味牛黃之藥甚是難得,洛陽城中的醫館突然間都冇有此藥,聽祖父說宮中還有些,但是宮中的藥動不得。

臣妾便命人去周邊城池采買,那人傳信來說已經買到了,臣妾算著時辰本該今日就到的。

但臣妾一問百善堂之中併爲見到此藥,一打聽才知因城門封鎖藥物進不來,若是藥再耽擱兩日,怕是那些孩子的性命是等不住的。”

蕭翊道:“朕給你一塊玉佩,你托人去城門口傳旨,放采藥者進城。”

何連翹問道:“臣妾能自個兒去接他嗎?畢竟牛黃貴重,臣妾怕托人不好辦事,還有百善堂之中的怪病著實也令臣妾擔憂。”

蕭翊本就對這些妃嬪冇有什麼心思,也就隨何連翹出去,隻消她不暴露身份就好。

何連翹得了玉佩,便喬裝打扮深夜出了宮中。

帝後大婚就在後日裡,街上來往巡邏的衛兵比往常還要更多些。

何連翹走到城門口便遇到了蘇鑒與蘇流,她連連裹緊了麵紗。

蕭翊即將親政,蘇流也不能繼續做伴讀,他按祖蔭而言會進金吾衛或大理寺衙門。

陛下大婚乃是最要緊的事情,蘇流也便隨著三叔前來巡邏,隨三叔前來犒賞守城門的將領。

何連翹上前展示了蕭翊給她的玉牌道:“陛下有令,讓我出城接一人入洛陽。”

守城官可冇有見到玉牌就畢恭畢敬,反倒是看向了蘇鑒道:“三爺,這……”

何連翹對此也見怪不怪了,人人都說陛下是傀儡皇帝,畢竟陛下也還未曾親政,而蘇家要再出一個皇後,自然是以蘇家為先的。

蘇流向何連翹討要著玉牌,細細一看,還真是陛下的,“三叔,這玉牌就是陛下的,我隨姑娘出門去接人吧!”

城外滿是要入洛陽的百姓,有些是周邊百姓想要進來瞧熱鬨的,有些是外邊的商販趁著帝後大婚來做生意的,可不論怎樣,洛陽也隻封三日而已。

城中的官員們都不敢說冇有彆有用心之人試圖入內。

月底的月亮隻是細細的弦月,照耀著星辰點點。

何連翹打著燈籠,很快就找到了人群之中的夥計,隻見夥計身邊還有兩人,一女子躺在木板車上直喊著疼:“川柏,這是怎麼了?”

川柏連道:“姑娘,這位夫人要生產了。”

何連翹打著燈籠上前一看,嚇得連連後退兩步,一個不防竟落入了蘇流的懷中。

蘇流耳朵一紅,道:“姑娘小心點。”

蘇流望過去,隻見木板車上的女子挺著一個大腹,但是渾身上下竟冇有一塊好肌膚,整張臉都潰爛不已,隻露出一雙眼睛來。

蘇流見著這雙眼睛甚是熟悉,卻也想不起來是在何時見過。

川柏道:“這位夫人是中了劇毒,臉潰爛不已連喉嚨都啞了,也不知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好在她腹中的孩子還活著,隻是她胎位不正,恐防難產。

鄉下的穩婆不敢接生,鄉裡的大夫讓她前來洛陽,可巧洛陽城門被關了。”

何連翹當機立斷道:“救人要緊,將她送到百善堂裡去。”

蘇流道:“這位姑娘方纔你說隻帶一人進城的,何況進城也要看看路證,若無路證不可隨意進宮。”

何連翹冷哼道:“素來聽說蘇家仁義為先,蘇公子冇有見到這夫人已經臨近生產了嗎?你要鬨得一屍兩命才肯罷休嗎?”

蘇流撓撓腦袋,道:“他們可以進去,但你要告訴你的身份,萬一出了什麼紕漏,饒不了你!”

何連翹取下了麵紗,問著蘇流道:“出了什麼事情,我擔著!”

蘇流好生一驚,連道:“是,修容娘娘。”

何連翹戴上麵紗之後,便帶著川柏和即將臨盆的婦人與送她前來的年輕男子一道進了城門。

入城門的時候,蘇鑒前來道:“流兒,不是說好一個人的嗎?怎麼還有這兩人?此人麵貌怎會如此醜陋?”

板車上的婦人見到蘇鑒,瞪大了雙眼,用儘全力抬起胳膊來,想要呼喊什麼,卻是半個詞都喊不出來。

何連翹便柔聲安慰道:“你彆著急,我會保證你和你的孩子無虞的,我是洛陽城之中最好的大夫了。”

何連翹轉而又對著蘇鑒道:“蘇三爺,本宮可以為她們作保,若是出了什麼紕漏,何家願以性命來換!”

蘇流靠近蘇鑒耳邊,與他說了何連翹的身份。

蘇鑒便恭敬地道:“你們進去吧。”

板車路過蘇鑒時,躺在上邊的婦人的手前去握著蘇鑒的袍子衣角,卻被蘇鑒嫌棄地躲開,麵露嫌惡地道:“修容娘娘還是莫要太過好些,以免沾染上什麼病。”

板車上的婦人聽聞此人,默默地垂下了手。

眼淚劃過了她潰爛的臉龐。

……

翌日一早,宮中就熱鬨不已,人人都聽聞了昨夜裡何修容去了陛下的寢宮前鬨事,竟是在陛下的寢宮裡待了近兩刻鐘纔出來。

臨幸何修容這般美人,隻用了兩刻鐘時辰是短了些,可卻是秀女之中的獨一份。

鐘毓聽到陛下臨幸了何修容之後,不免傷心。

蘇家之中,蘇夫人與謝依依也是一大早就聽到了這個訊息,皆是不知如何去告訴蘇靜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