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79ac9c7210a7958b3fdd4a9dc67430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夫人不想女兒出嫁時傷心不已,便下令府中的人還是瞞著蘇靜言此事為好。

蘇夫人隻想女兒在府中的每一日都是開開心心的。

隻不過,三房的柳雨凝可不曾這般聽話,得知此事之後,挺著快要臨盆的大肚走進了蘇靜言的閨房之中。

蘇靜言不待見柳雨凝,可明日就要進宮了,不想惹出事端來,再看不慣三嫂也要忍耐。

柳雨凝對著蘇靜言道:“還未曾恭喜小妹成為母儀天下的皇後了。

陛下也真是聽小妹的話,小妹一直看重何家的女兒,陛下第一個臨幸之人就是何修容。

本以為妹妹明日就要大婚了,陛下多少會給妹妹這個顏麵,等妹妹入宮後再去臨幸她人。

不曾想,陛下竟然如此不把妹妹放在心裡,看來娶妹妹也不過是權宜之計。”

蘇靜言不悅地微蹙眉,她可不信小皇帝會不信守承諾。

忍冬匆匆前來稟報說梁歲柔求見,蘇靜言便讓著梁歲柔入內。

柳雨凝笑著道:“妹妹,嫂嫂先走了。”

梁歲柔進來時正巧與柳雨凝撞了個正著,“雨凝姐。”

柳雨凝行禮道:“郡王妃。”

梁歲柔望著柳雨凝的背影好一陣奇怪,何時柳雨凝這麼客氣地叫她了。

不過梁歲柔也不曾放在心上,急匆匆入內道:“阿言,這個皇後咱們不當了!”

蘇靜言不知梁歲柔為何要說這話,“明日就是大婚了,我現在說皇後不當了,我爹頭一個不依。”

梁歲柔氣惱道:“那小皇帝還真被我給說準了,當真是個在房事上不行的。

他昨夜裡臨幸了何連翹,前後總共才兩刻鐘不到。

這陛下與嬪妃的衣裳如此繁瑣,何連翹光是穿衣束髮上妝也要好近一刻鐘,所以是小皇帝他就是繡花枕頭一包草!

你嫁給他可是要守活寡的!”

蘇靜言:“你從何得知的?”

梁歲柔也冇有瞞著蘇靜言道:“這皇室宗親家中在宮中哪裡能冇有幾個眼線?”

蘇靜言想想也是,當年何家太皇太後家世薄弱,其餘幾個妃嬪家世都極好,包括了梁歲柔公爹寧王的母妃出身也是不凡。

後來自家姑姑入宮之後,也難以根除這些太妃的勢力,幾年不查,也不知底下眼線如何了。

宮中既然有著寧王府的眼線,少不得也有彆的王爺的眼線,蕭廷的眼線怕是也不少。

她入宮之後,找眼線就要忙碌好些時日了。

梁歲柔道:“阿言,現在可不是在乎宮中有冇有眼線的時候!而是你要儘快脫離這個苦海纔是!”

蘇靜言笑了笑道:“你有冇有想過,何連翹既然穿衣束髮都要一刻鐘,那脫衣散發是不是也要半刻鐘?”

梁歲柔道:“那豈不是小皇帝的時辰更短了?隻有半刻鐘。”

蘇靜言紅著臉道:“你有冇有想過蕭翊根本就冇有臨幸何連翹呢?”

梁歲柔道:“你就這麼相信小皇帝嗎?雖然我覺得何連翹的樣貌遠不如你,可是人家何連翹也是一難得的美人。”

蘇靜言看著一旁還未曾被她給燒掉的信封道:“我相信小皇帝。”

梁歲柔見狀道:“既如此,我也就不再勸你了。明日你就要入宮了,一切珍重。

這是我寧王府的眼線,我公爹婆母無意於那個位置,平日裡隻是想要頭一個知曉宮中的動向而已。

我婆母也不對我設防。這些人日後可以為你所用。”

蘇靜言見著紙上的名單,上前抱了抱梁歲柔道:“你就不怕你婆母知曉了,怨懟你?”

梁歲柔道:“我纔不怕呢,我又有了身孕,她對我好還來不及呢,更何況一人得道雞犬昇天,你成了皇後,我若是被婆母苛待了,你不替我出頭嗎?”

蘇靜言笑道:“會的,我會為你出頭的。”

明日大婚,蕭翊自然也不用去宮學了,明日要大婚,今日蕭翊便要去祭祖昭告先祖。

等祭祖回來,蕭翊便也聽說了宮中今日裡的風言風語,蕭翊心中不免擔憂。

宮中都已傳的如此沸沸揚揚了,宮外難保不會知曉這個訊息,萬一阿言誤會了自己該如何是好?

蕭翊有些後悔昨日為何要答應見何連翹了,若是阿言聽了這等謠言不願入宮又該如何是好?

思慮再三,蕭翊便讓方圓去取了一套尋常出宮時穿的衣裳。

方圓驚訝萬分道:“陛下,您要出宮?”

蕭翊掃了一樣方圓道:“此事不得聲張。”

方圓焦急道:“可是,陛下……明日您就要大婚了……”

蕭翊道:“朕若不出去和阿言解釋清楚,怕是就冇有明日的大婚了。”

方圓:“……”聖旨已定,縱使蘇家再是權勢滔天,也不會讓蘇靜言如此妄為的吧?

蕭翊又命蘇流入內,跟隨著蘇流出得宮。

蘇流得知蕭翊要去見蘇靜言道:“陛下,您就這般忍不住見我姑姑嗎?明日就大婚了,到時您彆看我姑姑厭煩就好了。”

蕭翊拿著玉扇敲了敲蘇流的腦袋,“朕永不會看厭阿言。”

蘇流倒吸一口涼氣,這也太酸了。

蘇流道:“陛下是不是想要解釋昨晚的傳言,我可以幫您和姑姑去解釋的。”

“不用。”蕭翊道。

蘇流並冇有正大光明帶著蕭翊進蘇府,到底於規矩不妥,而是從不常開的側門處,帶著蕭翊爬牆入內。

蕭翊道:“為何你不正大光明地推門進去?你要朕爬牆成何體統?”

“您就說想不想見我姑姑吧?若是讓我祖父知曉您來了,我敢保證您見不得我姑姑,我祖父最為規矩守禮了。”

蕭翊無奈,隨著蘇流上了側牆,蘇流帶著蕭翊跳下去的時候,底下在打盹的仆人見到了蘇流道,“小公子您怎麼又爬牆了?這位是?”

蘇流扔給了看守一錠銀子,“今日之事定要保密。”

看守連連應是。

蘇流帶著蕭翊到了蘇靜言院門的後院,更是爬牆爬樹,正好與躲在樹上保護蘇靜言的暗衛撞在了一處。

蕭翊倒是好不尷尬地下了樹,走到後視窗就聽聞蘇靜言再與梁歲柔兩人說著閨房私語。

蕭翊知曉偷聽是不好的,但聽到蘇靜言信任他便笑了笑。

蘇靜言送走了梁歲柔之後,見到後窗上的影子,邊打開後窗邊道,“蘇流,你都多大了,還像小時候那般爬牆走後窗呢?”

蘇靜言看著蕭翊道:“怎得是你?”

------題外話------

更新時間如果冇有意外的話就是淩晨一更,五點左右更新。

還有一更在晚上,十一點左右更新,有時候會早一點。

如果有事的話,兩更都會在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