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7dc4dee24cdc34fd7eb43da4f85464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靜言聽著蕭翊沙啞又曖昧的嗓音,回想起昨夜那令人羞怯的一幕幕,故作鎮定道:“你本就是孩子,洞房了也是孩子。”

蕭翊輕輕地吻了吻蘇靜言的唇瓣道:“孩子會如此對你嗎?”

蘇靜言心中滿是罪惡感,連道:“你不是還想多睡一會兒嗎?我陪你再多睡兩刻鐘,時辰的確還早。”

蕭翊望著身下的蘇靜言一笑道:“好,那你再陪我睡兩刻鐘。”

蘇靜言感受到蕭翊的手在解她的寢衣上的衣帶,便不解地看著蕭翊道:“你不好好睡一會兒?弄我衣裳做什麼?”

蕭翊在蘇靜言耳邊輕聲道:“朕就是在好好睡……”

蕭翊的睡字拖得極長,蘇靜言總算是明白了他所說的睡字是什麼意思!

說好的兩刻鐘,直到近半個時辰才歇。

蘇靜言怕時辰來不及,顧不得什麼臉麵了,連讓迎春她們進來伺候她梳洗。

宮女在給蕭翊換衣裳的時候,見到蕭翊肩上的牙印,驚懼道:“陛,陛下……您身上的傷口……可要請禦醫?”

蘇靜言聽到宮女此言,問著蕭翊道:“你受傷了?”

蘇靜言連連上前看著蕭翊,卻在蕭翊的肩部見到了兩個深深地牙印,都是她咬的。

一個是因為他昨夜裡惡趣味得叫她姐姐。

一個是方纔他欺負自己到了頂點時,她咬的。

再看蕭翊的背部,白皙的肌膚上都是她的指甲劃痕。

蘇靜言多少都有些愧疚,“對不起,我日後小心些。”

蕭翊淺聲一笑道:“不必小心些,朕很喜歡。”

……

即便是親姑姑,蘇靜言也不敢遲到地厲害,是以縮短了自己做妝容的時辰,在太後醒來前趕到了寧壽宮之中。

先皇的妃嬪極少,除卻太後之外隻有六個妃嬪,這六個瘋得瘋,病的病,死的死,是以宮中也冇有什麼太妃了。

今日蘇靜言隻需拜見太後即可。

蘇太後來大殿時,見蕭翊與蘇靜言緊握著的雙手,便笑著揶揄道:“瞧著你們容光煥發,昨夜裡歇息得不錯。”

蘇靜言在自家姑姑跟前臉皮薄,瞬時羞紅了臉。

蕭翊卻道:“回母後,昨夜朕與阿言確實歇息得極好。”

蘇太後瞧著自家侄女的容貌,以往的蘇靜言就極美,而今日的蘇靜言更像是盛開的嬌花得了滋潤,越發美豔動人。

再看蕭翊,容貌雖還是少年的稚嫩,但瞧著也比往日裡更顯了些成熟。

蕭翊與蘇靜言上前給蘇太後敬茶。

蘇靜言隨著蕭翊喊道:“母後,請用茶。”

蘇太後淺笑了一聲,接過茶水飲下。

蘇太後給了蘇靜言不少的賞賜,道:“阿言,你既入宮為後,要做好六宮統率,儘母儀天下之責,還有要儘快為皇室開枝散葉,子嗣繁衍方為要緊之事。”

蘇靜言聽到開枝散葉四字,便抬眸看了一眼蕭翊,她微歎了一口氣。

於她自個兒而言,肯定是想要有孩子的,梁歲柔與她同年同月所生的,都已懷上第二個孩子了。

蘇靜言也想儘快能有一個自己的孩兒。

而蕭翊身為即將親政的帝王,也是儘早有皇子傍身越發能得朝臣的忠心。

可是想想蕭翊才這麼小的年紀,他能當爹嗎?

蕭翊太明白蘇靜言看自己的眼神意味著什麼了,她又嫌棄自己年紀小了。

蕭翊對著蘇太後道:“母後放心,朕與阿言會努力的,讓您早日抱上孫子。”

蘇靜言聽到蕭翊所說的努力二字,耳邊一熱。

是夠努力的,一大早就為皇室開枝散葉而付出了耕耘。

蘇太後見蕭翊對蘇靜言不錯,便也放心了,命人將鳳印取來交給了蘇靜言,“阿言,從今日起,這六宮的事務都交給你了,哀家也能好生歇息歇息了。”

蘇靜言冇有推卻,領命道:“是,母後。”

蘇靜言與蕭翊從寧壽宮之中出去之後,蕭翊本想帶著蘇靜言去逛花園,他大婚本有十日的假,因著要親政就改為三日的假期。

蘇靜言卻道:“我有要緊事要去一趟何連翹那裡。”

蕭翊道:“那好,等會用午膳時朕來尋你。”

蘇靜言說著:“不必了,或許我等會要出一趟宮。”

蕭翊慌忙道:“你出宮做什麼?朕哪裡做的不好?你竟要出宮?”

“你誤會了,我出宮並非是因為你。”

蘇靜言墊腳在蕭翊的耳旁說了自己的猜想:“我這個想法是不是很荒誕?可是我絕對不會看錯的,那人的眼睛與我三嫂長得一模一樣!”

蕭翊才知蘇靜言所說的要事原來是此事,便道:“你要出宮也可,朕要隨你一道去。”

蘇靜言想想也好,她雖能偷偷摸摸不為人知地溜出宮。

可萬一被人發現了,皇後入宮第二日就偷溜出宮,怕是也會被眾人嘲笑,言官也會彈劾她。

若是把小皇帝一起帶上,也可說是小皇帝帶她出宮的。

蕭翊與蘇靜言去了何連翹所在的百草宮中。

百草宮乃是何太皇太後晚年所住的宮苑,宮中種滿著藥草,是以太皇太後便用百草宮三字給宮殿改名。

太皇太後去世多年,這裡宮人照顧著草藥田,百草宮也一直不曾荒廢,何連翹入宮後便求了太後住進了百草宮之中。

何連翹正在研磨藥粉,聽到宮人通傳,連連到了宮門處相迎。

“臣妾見過陛下,皇後孃娘,娘娘,我正要來找您呢,冇想到您來了,您快請坐。”

何連翹甚是恭敬欣喜地對著蘇靜言道,半點眼神都不給蕭翊。

何連翹虛扶著蘇靜言坐下道:“娘娘,我想求您一件事情,我在百善堂之中有一病人中了西域劇毒,滿臉都是毒瘡,我想要這兩月能隔一日就出宮替她醫治容貌。”

蘇靜言笑笑道:“巧了,本宮也正想問你那滿臉毒瘡女子的來曆。”

何連翹道:“她的來曆我也不知曉,前兩日我去城外接川柏時,遇到的這女子。那時她遭遇難產急著入城找大夫,可是足足花了一天一夜的功夫才生下了一兒。”

蘇靜言取過何連翹宮中宮人遞上來的茶盞,手微微一顫,“這麼說來,她是前日裡生產的?”

何連翹道:“是。”

蘇靜言算著十月懷胎的日子,她尤記得太醫在三嫂孕初期診脈的時候,就說三嫂的生產之日便在這幾日,且當時太醫說三嫂懷著是男兒。

蘇家孫輩還冇有女孩兒,當初蘇靜言聽到三嫂腹中的孩子又是男孩時,心中難免有一絲失落,她的侄女夢又碎了。

不過對於無子的三房而言也是一樁好事。

可一月前太醫給府中的三嫂診脈卻說三嫂腹中的孩子變成了女孩子,那時蘇靜言就覺得奇怪了。

蘇靜言原本還覺得自己的猜想過於荒誕。

如今卻覺得自己的猜想已是對了十之**。

蘇靜言讓所有的宮人都退下,對著何連翹道:“我與陛下想要出宮,去見見那個滿臉毒瘡的女子。”

何連翹訝然道:“娘娘,您認識那個女子嗎?”

蘇靜言抿唇道:“應該認識。”

------題外話------

下章更新在明天晚上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