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善堂之中。

川柏見著送過來的小兒一陣頭疼,這好不容易得了牛黃,才治好了先前沾染了怪病的幾個孩子。

這會兒又有得了怪病的孩子不斷送來。

這些孩子無一不是高燒不退,好些都已有驚厥抽搐之症狀。

百善堂乃是何太皇太後當年為皇後時所建的一處醫館,裡麵大夫醫術超群,平日裡深受洛陽百姓的信賴。

上至達官貴族下到平民百姓,都會來百善堂之中看病醫治。

百善堂之中的大夫都是分身乏術,川柏也是被那些抱著孩子前來的父母纏得不行。

“川大夫,求您先救救我家孩兒,他昨夜開始就抽搐不斷,再這麼燒下去怕是要成高熱燒成傻子了。”

“川大夫,我家女兒昨日裡開始就口吐白沫……”

川柏被吵得分身乏術,見百善堂門口進來的幾人,連上前道:“何姑娘,您總算是來了,得了怪病的孩子是越來越多了。”

蘇靜言帶著麵紗入內,見著裡麵亂糟糟地模樣,還不時地傳來孩子的啼哭聲嘔吐聲,一陣心酸。

何連翹蹙眉道:“奇了怪了,這病怎麼會越來越多的孩子得了呢?”

川柏小聲道:“姑娘,這會不會是疫症呐?”

聽到疫症二字,蕭翊與蘇靜言的臉色微變。

蘇靜言道:“這洛陽已經有好幾年無災無難了,哪裡來的疫症?”

何連翹搖頭道:“不會是疫症的,疫症會有傳染,可是這些得病的先前都無乾係。

城東城南互不相見的孩子們都有染病,都是一時起來的病症,絕非是疫症。

況且這些孩子的家中玩伴也都不曾被染上怪病,所以不能斷定為是疫症。”

蘇靜言看著那些嚎啕大哭痛苦不已孩子們,難受道:“無緣無故哪裡冒出來怪病呢?”

蕭翊聞言便道:“回宮後,朕就派禦醫與太醫院的太醫們前來百善堂之中,瞧瞧這怪病的來曆。”

蘇靜言點頭,若真是疫症得儘早做防範纔是,若不是疫症這怪病的來曆也是要琢磨清楚的。

孩子都是爹孃身上的肉,孩子受苦全家都不得好過。

這些孩子也著實是可憐。

何連翹對川柏道:“前日裡生產的那婦人還在嗎?”

川柏道:“在,姑娘可要見她?”

何連翹點點頭。

蘇靜言與蕭翊等人跟著川柏到了臨街的一處廂房內。

蘇靜言入內便見躺在床上的消瘦女子,她隻睜著眼睛看著一旁被男子抱在懷中的孩子。

馮清見到何連翹連聲上前答謝道:“多謝何大夫的救命之恩,我瞧著她的精神氣好了許多了。”

蘇靜言看向馮清道:“你是誰?”

躺在床上的清瘦女子聽到熟悉的聲音,連要強撐著起來,蘇靜言上前扶住了清瘦女子的手,絲毫不嫌棄她手上的毒瘡。

女子見到蘇靜言之後,眼中又滿是淚水。

蘇靜言不用多說也知她真的是三嫂,隻不過她還是問出了口,“你是三嫂,是不是?”

女子努力地發聲,卻是發不出來任何聲音。

蘇靜言訝異道:“你不能說話了?”

何連翹在一旁答道:“她中了劇毒全身上下長了毒瘡,連喉嚨裡也滿是毒瘡,是以說不出話來。”

蘇靜言不禁一陣心疼,便對著女子道:“你先彆焦急,你是不是三嫂,若是的話就點頭就是了。”

女子點了點頭。

蘇靜言又道:“那如今在蘇府的那個女子是誰?是你的孿生姐妹嗎?我怎得從未聽您說起過你有孿生姐妹?”

柳雨凝激動萬分地搖了搖頭,麵露著痛苦。

蘇靜言則是好奇萬分了,“不是你的孿生姐妹,怎會和你長得這麼相似?你可知那人的身份?”

柳雨凝伸手艱難地在蘇靜言的手心了寫下了父安排三字。

寫罷,柳雨凝就無力地垂下了雙手,可見寫這三個字已是用完了她所剩無幾的力氣。

蘇靜言道:“三嫂,那個假冒你之人是你父親安排的?”

柳雨凝沉沉地點了點頭。

何連翹在一旁驚呼道:“娘娘,這是您的三嫂?宣國公府的三奶奶?”

馮清也是一愣,抱著孩子的手一緊,孩子許是覺得不舒服了,啼哭出了聲。

馮清連手腳慌亂地哄著孩子。

蘇靜言見著馮清手中的孩子,放開了柳雨凝的手,上前去抱過嬰兒,這孩子是她三哥的孩兒,是她最小的侄子。

蕭翊走到蘇靜言跟前道:“三嫂的父親為何要讓旁人要頂替女兒進蘇家?這對柳府有什麼好處?”

蘇靜言也是無從得知柳父的想法,隻對著柳雨凝道:“三嫂,你受苦了,我這就帶您回蘇府去,讓那個冒牌貨滾出蘇府!”

蕭翊伸手攔住了蘇靜言的手腕道:“不可!”

蘇靜言望著蕭翊道:“為何不可?”

蕭翊道:“你本就與那假冒的三嫂鬨過不愉快,這會兒你帶著一個滿身毒瘡的女子說這是你三嫂,有誰會信?”

蘇靜言道:“我信不就行了,我可是你的皇後,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蕭翊聽聞蘇靜言這話甚是開心,但還是勸著蘇靜言道:“阿言,此事要講究證據,三嫂既然已經說了是她父親所為,那麼你帶著三嫂回去蘇府,柳家必定要來尋求一個公道。

縱使蘇家上下都相信你所說的,旁人不信,蘇家也不能為了一個看不清楚容貌的女子,趕走府中的三奶奶,何況你連證據都冇有。”

蘇靜言聽蕭翊這麼一勸,也知自己是衝動了。

縱使爹孃疼愛相信自己,可是柳家認定了假冒者是柳雨凝的話,她也是無法將假三嫂給趕出去的。

蘇靜言抱著自己可憐的侄兒,問著何連翹道:“你可能醫治好我三嫂?”

何連翹道:“能,不過得要兩月的時日才能讓她的容貌恢複如初,還有聲音也得要一個多月才能開口。”

蘇靜言道:“那就勞煩你幫忙救我三嫂了。”

何連翹一笑道:“娘娘客氣了。”

蘇靜言看了眼狹小的屋子,還要外邊孩子哭鬨聲說著:“此處醫館也不是住人的地方,我給你找個院落住下,讓大嫂去照顧你。”

柳雨凝未曾拒絕。

蘇靜言便讓迎春去蘇府之中傳信,既然冇有證據,三嫂也還不能出聲對峙,那此事先不能走漏風聲。

先告訴大哥大嫂,商議此事如何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