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1dfdef164ad4d857844d2539923324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錚與謝依依得到了迎春的口信,兩人趕來了百善堂,在廂房之中見到了蕭翊與蘇靜言連連行禮。

行禮之後,蘇錚便不悅看著自家小妹,“娘娘,您已是入宮為後了,怎能大婚頭一日就出宮呢?此事要是被爹知曉了,少不得要對你嘮叨。”

蘇靜言道:“我出宮之事再說,大哥大嫂,你們看此人是誰?”

謝依依看著床上躺著的女子,嚇得連連躲到了蘇錚的身後,“她,她臉上怎會是潰爛至此?”

蘇錚一眼就看出了躺在床上的女子,“她是三弟妹?”

謝依依仔細一看,也覺得能看出些三弟妹的容貌來。

蘇靜言便道:“對,她就是三嫂,府中那個應是假冒的!”

謝依依驚訝不已道:“假冒的?三弟妹府中也冇有長得相像的姐妹,那女子可是和三弟妹長得一模一樣,這三弟妹怎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蘇靜言道:“三嫂說是其父親安排的,但三嫂如今手傷得厲害握不得筆還口不能言。且等她病好了才能去與假冒的柳雨凝對峙。

家中的假三嫂萬望大哥大嫂多多提防,三嫂也就交給大嫂照顧了。”

謝依依道:“阿言,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雨凝的。”

蘇家三房妯娌的關係向來不錯,謝依依身為長嫂也知此事事關重大,自然會好生照顧柳雨凝。

蘇錚道:“既然如此此事不可讓太多人知曉,以免殺人滅口,本是我明敵暗,如今是敵明我暗,正好可以看看你那假三嫂想要做什麼!

不過,三弟怎得發現不了枕邊人換了一個人呢?”

蘇靜言也甚是好奇,她那三哥平日裡機靈聰明,怎得連枕邊人是假冒地都認不出來?

謝依依上前抱著剛出生的孩子,聽聞這個孩子喝得都是羊奶好一陣心疼:“府中早就為孫少爺準備好了四個奶孃,可憐這孩子卻還要吃羊奶。

我剛給流兒買了一處莊子,不如雨凝就住在那邊去吧,我再去尋個可靠的奶孃來。”

蘇靜言道:“好。”

蘇錚謝依依要帶走柳雨凝時,馮青卻上前牢牢地握住了柳雨凝的手,“姐姐,彆丟下我。”

柳雨凝艱難在謝依依手上寫了一個留字。

謝依依道:“你想留下他?”

柳雨凝費儘全力地點點頭。

蘇靜言從何連翹口中得知是馮青救了三嫂,便也讓馮青跟著三嫂一起走了。

馮青這才露了一笑,緊跟著上了柳雨凝的馬車。

蘇靜言看著馮青,便讓暗衛去查詢少年的來曆。

蕭翊問道:“你不放心馮青?”

蘇靜言道:“三嫂此事的確是有些蹊蹺,任何有嫌疑者都不能輕易放過。”

何連翹想留在百善堂之中給小兒們醫治,便上前求著蘇靜言,“娘娘,我保證不在宮外惹麻煩,等黃昏時就回宮。”

蘇靜言見何連翹一心為治病,也便就讓她留下了。

蕭翊與蘇靜言上了回宮的馬車之後,便問著蘇靜言道:“阿言,要是有朝一日有人將朕掉包了,你能發現朕被人換了嗎?”

蘇靜言笑了笑,“你是天子,誰敢不要命地來頂替你的身份?”

蕭翊道:“朕隻想知曉,你能不能認出我來?”

蘇靜言伸出手放在蕭翊的側臉上,欣賞著他的容顏道:“像陛下長得這麼好看的男子,天下怎會有第二個呢?”

蕭翊道:“朕隻當阿言是喜歡朕的容顏了。”

不管容貌也好,還是人也好,隻要阿言喜歡自己,蕭翊也甚是開心。

蘇靜言回宮之後,便去了太後的寧壽宮之中,蘇家出了這麼的事情,蘇靜言不想瞞著太後。

蘇太後聽聞蘇靜言所言道:“翊兒所言正是,你若是草莽地去拆穿那假貨的身份,怕是柳家不會承認的,反倒是讓你爹孃為難。

倒不如如今敵明我暗,等你三嫂恢複了再說。”

蘇靜言道:“母後,還有宮外如今怪病多發,小兒都患著高燒,越發得嚴重了,何連翹想要在宮外醫治,我便答應了她。”

蘇太後蹙眉道:“洛陽怪病多發?翊兒正要親政之時,這會兒怪病多發難保不會被有心人做文章。”

蘇靜言也是這般所想的,“我也覺得這次突發的怪病不像是天意,而是人為,我剛入宮若是就有“疫症”,定會被有心人說成是有違天意,而小皇帝親政說不定也會受此影響。”

蘇太後轉動著佛珠道:“阿言,朝中的每一步都會有著萬丈深淵的陷阱,你需當小心為上纔是。”

蘇靜言點頭道:“嗯,我會步步謹慎的。”

……

午後,宣國公府上下卻是忙碌不已,隻見三房之中熱水盆進進出出的。

蘇鑒在門外踱步緊張不已,剛安頓好柳雨凝回來的謝依依,想要告知蘇鑒柳雨凝一事,見此卻是也不好開口。

過了兩個時辰,裡麵才傳來一聲嬰兒的啼哭聲。

穩婆抱著一個女嬰出來欣喜地笑道:“恭喜恭喜,是一位小千金。”

蘇鑒聽聞自個兒多了一個女兒,滿是得意,他們三房多年無子嗣,一來就是他盼望已久的女兒。

蘇鑒忙不迭得接過女兒抱在懷中,好一陣疼愛。

一旁的謝依依氣得直瞪著蘇錚,蘇錚被自家夫人這麼盯著,甚是不解道:“你瞪我做什麼?”

謝依依也不能去瞪蘇鑒,隻能將對蘇鑒的恨怪在了蘇錚頭上,畢竟養不教也有兄之過。

蘇鑒親生的孩子在喝羊奶受苦,他蘇鑒竟然還將彆的不知哪裡來的血脈當做了寶貝!

蘇錚卻不知謝依依在為柳雨凝打抱不平,便道:“你還想要一個女兒?那好,今晚我好好努力努力,爭取再來個女兒。”

謝依依擰了一把蘇錚的腰肢,蘇流都去護國寺求姻緣了,她一個都快能做祖母的人了,還生什麼女兒呢。

謝依依道:“你可彆胡思亂想,我心疼著莊子裡的那個孩子呢。”

宮門下鑰前,蘇靜言在海棠宮之中剛洗漱好,正由著宮女幫她擦拭著長髮,便聽到了蘇家前來報喜的喜訊。

按理,蘇靜言身為姑姑,得有所賞賜,可她卻是半點賞賜之言都不想給那個不知何來曆的姑娘。

蘇靜言心中也是氣惱,真正的三嫂生了孩子還得躲著,假三嫂生的孩子可以昭告天下地報喜訊!

蕭翊也剛洗漱好入內,見蘇靜言氣惱不已。

蕭翊便讓宮人們都退下,他替蘇靜言擦拭著長髮道:“彆氣了,好在三嫂還活著,孩子也平安無事。”

蘇靜言點頭道:“也要多虧了何連翹救了三嫂與孩子,等日後她有了皇嗣,就封她為貴妃可好?”

蕭翊的給蘇靜言擦發的手一頓,用力地揉了揉蘇靜言微濕的長髮,將她的長髮揉的一團亂。

蘇靜言道:“小皇帝!你做什麼呢?不會擦就找宮女來擦。”

蕭翊生氣至極,臉色鐵青道:“你我大婚第二日,你就想要朕與彆的女子生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