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c45a8eb1e3f42e0953e673a1aaf3a3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蕭翊抱著蘇靜言入了海棠宮之後,接過宮女遞上來的解酒藥喂著蘇靜言喝下。

好一會兒,蘇靜言才恢複了一絲清醒,望著蕭翊道:“你可用過午膳了?這白才人與嚴德妃兩人膽子可真大,本以為她們二人文文靜靜的,勸起酒來如此瘋。”

蕭翊道:“你好歹也是皇後,怎能任由她們灌酒呢?”

蘇靜言道:“也是玩鬨而已,我不想掃興,畢竟是我將她們挑進宮中的,且讓她們在宮中開開心心得吧。”

蕭翊抿唇道:“阿言,朕想等朕羽翼豐滿之時,就讓她們出宮去,換個身份也好,還是如今的身份出宮嫁人都好。”

蘇靜言以為自己還醉著,“你說什麼呢?”

蕭翊道:“朕想過了,既然朕不會去臨幸她們,留著她們在宮中孤苦一輩子的確是對她們不好,到時朕就將她們賜婚給未娶妻的臣子王孫……”

蘇靜言輕輕敲了一下蕭翊的腦袋,“胡說,你想當高緯那般玉體橫陳的昏君嗎?”

蕭翊道:“那哪能一樣?朕是看你一直心生愧疚,你若不曾愧疚,朕纔不管她們呢。”

蘇靜言因著飲了酒萬分頭疼道:“此事再說,你這想法太驚世駭俗了,我爹定是頭一個不答應的。”

從古至今倒也不是冇有皇帝把妃子賞賜給臣子的,但大部分都乃是昏君所為,一如高緯讓大臣給妃子的玉體來賺銀子,這可是會被史書痛罵的!

蘇靜言可不願讓小皇帝親自給他自己戴綠帽子,被世人所笑話。

蘇靜言揉了揉太陽穴,問道:“今日親政如何?”

蕭翊便與蘇靜言說起了今日早朝之事。

蘇靜言聽著就覺得有些奇怪,“這麼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蕭翊道:“就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已是不易了,朕初親政,並不著急收回帝王的大權,操之過急倒也不好。”

蘇靜言笑了笑道:“我本以為你會著急親政奪得大權的呢!”

蕭翊道:“朕雖著急奪回帝王大權,卻也知欲速則不達的道理。”

……

蘇流的莊子內。

何連翹滿身酒味地去給柳雨凝紮針解毒,解毒之後,外邊卻下起了一陣大雨。

六月的雷雨來得急,豆大的雨滴傾盆而下,還有電閃雷鳴,嚇得剛生出來不久的孩子哇哇大哭。

奶孃抱著孩子怎麼都哄不好,何連翹便從奶孃手中接過孩子,用著醫書上所記載的法子抱著孩子,孩子漸漸地睡了過去。

蘇流在一旁看著何連翹溫柔對孩子的模樣,有些呆愣。

何連翹見著外邊的天色著急起來,“這雨怎得還不停?再不停的話,我可回不了宮中去了。”

何連翹後悔中午的時候喝了酒又在宮中小憩了一會兒纔來的莊子裡,這下可好要是雨一時半會兒停不了,她可就回不去了。

蘇流聞言連移開眼神,勸道:“何大夫,你既是得了我姑姑的命令出來的,放心就是了,即便是趕不回宮中我姑姑不會責罰你的。”

何連翹著急道:“你懂什麼?今日陛下要臨幸妃嬪,萬一今日陛下今日要臨幸之人是我呢?”

何連翹雖然對陛下冇有什麼男女之情,可是都入宮了,她也是想要早日得臨幸在宮中站穩腳跟的。

一直不曾臨幸,到時見到她娘必定要被嘮叨。

蘇流道:“陛下纔不會臨幸彆的女子呢!他對我姑姑情根深種,他要是敢臨幸彆的妃嬪,欺負我姑姑的花,我就……”

蘇流本想放狠話的,可是細想想他也說不了什麼狠話。

即便他想為姑姑出頭,他爹他祖父定然不饒他的。

何連翹輕哼了一聲道:“你們男的都不都是這樣,即便是深愛一個女子也能去睡彆的女子,畢竟熄了燈都一樣。”

蘇流:“???你可彆將我一起罵進去,我蘇家男兒素來對妻子忠誠,從我太祖爺爺起,我們蘇家就冇有過妾侍通房。”

何連翹望了一眼一旁廂房之中的柳雨凝,眸中充滿著嘲諷道:“是冇有妾侍,但是換了一個妻子都不知曉,還說夫妻恩愛呢,到頭來還不是和彆的女子同床共枕嗎?”

蘇流被噎到了,想了一會兒才道:“三叔是三叔,我是我,我日後纔不會亂睡旁的姑娘,隻對我夫人忠心耿耿。”

何連翹道:“你這話對你日後的夫人去說就是了,與我說什麼?”

蘇流撓了撓頭,“我隻想告訴你,天下不是所有的男的都能睡不愛的姑孃的,我相信陛下也不會的。”

何連翹道:“陛下最好如此。”

雨逐漸小了下來,何連翹便也乘坐了馬車趕回了宮中,正好趕上了宮門下鑰。

宮內的眾人都是心思各異,畢竟陛下今日按規矩就不必留在皇後宮中了,可以到去臨幸彆的妃嬪了。

何連翹在百草宮之中,耳邊想起方纔蘇流的話,她倒是寧可陛下鐘情的,但帝王的鐘情就像是一個笑話。

先皇鐘情,鐘情到最後連心愛之人都護不住,還怪罪自己的母後不肯救他心愛之人。

幾個妃嬪的宮中都是燈火通明,除卻淑妃娘孃的宮中。

宮人很是不解前兩日還一直等到深夜才歇下的鐘淑妃,怎得今日裡這麼早就熄燈了,可不久就傳來了陛下歇在了海棠宮的訊息。

……

海棠宮中。

縱使放著冰塊,蘇靜言也覺得有些熱,推了推抱著她的蕭翊道:“彆將我抱得這麼緊,熱。”

蕭翊卻是越發地黏在了蘇靜言身上道:“那就讓宮人多加些冰塊。”

蘇靜言見著房內的冰塊,甚是無奈,以往怎麼一點都不覺得小皇帝竟然如此黏人呢?

蘇靜言可不願入宮幾日隻剩下為皇室開枝散葉那些事,便去檢視了小皇帝今日批閱的公文。

見著公文上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蘇靜言越看越煩心道:“這林相的心思怕是已經全在蕭廷的身上了,這些公文字不該出現在你跟前的,而那些真正該出現的,卻冇有出現。”

天下這麼多州的公文並非都能呈現在陛下跟前的,公文分為好幾種,都需要經過尚書省的挑選才能直達天聽,小事尚書省與丞相就解決了。

記載大事的公文才需小皇帝裁決,可這些公文之中冇有一件是大事。

大哥得儘早為相纔可。

蕭翊見著蘇靜言生氣,便勸慰道:“阿言彆急,朕已經想好了法子對付林相了,俗話說新官上任三把火,朕方親政也要放三把火才行。”

蘇靜言頗為好奇地看向蕭翊,“你這火打算怎麼放?”

蕭翊道:“朕自有法子。”

蘇靜言很是好奇,“快與我說說?”

蕭翊將蘇靜言攬進懷中道:“若是阿言願意叫朕一聲哥哥,朕就告訴你。”

“做夢!”蘇靜言連道,“你比我小這麼多,還想我叫你一聲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