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6d92b42bd8d57052b287b04cdc2e3b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蕭翊握緊著蘇靜言的手,用眼神安慰著蘇靜言莫要緊張。

柳夫人越來越激動,吵鬨著要為女兒討要公道。

要朝著蘇靜言撲上來時,蕭翊示意了一旁的侍衛,隻見侍衛將柳夫人一腳踢翻在了地上。

蕭翊冷聲道:“此刁婦對皇後不敬,押入天牢以儆效尤!”

柳夫人大喊道:“我女兒都已經冇了性命,今日我就算拚了我這條老命也要為我女兒討要一個公道。

陛下您不能如此護著蘇靜言這個刁蠻任性的毒女呐!”

蘇靜言看著躺在地上的假三嫂,在她的脖子上邊見到了手指掐過的痕跡,便吩咐道:“來人,封鎖蘇家大門,叫大理寺卿的人過來!”

安國公夫人道:“皇後孃娘,您這是……”

蘇靜言掃視過眾人道:“我懷疑三嫂的死不正常!”

大理寺少卿宋安不到兩刻鐘便趕來。

宋安一入房中便檢視了女子的脖子上的痕跡道:“陛下,娘娘,三奶奶脖子上的這個印記是被人掐出來的。”

宋安再蹲下身子查探女子脖間的脈搏道:“蘇三奶奶好想還殘留著一口氣!”

本就在蘇家的太醫們都過來替躺在地上的女子紮針,隻見原本麵色鐵青的女子猛得吐出一口氣來。

柳雪吟望著跟前痛哭不已的柳父柳母道:“冇想到你們的心真得這麼狠毒!我早該想到了,你們能對親生女兒都下此毒手,對我也是會的!”

柳雪吟虛弱至極地指著柳父柳母,聽到一旁女兒的哭聲,連連將女兒抱緊在懷中。

蘇靜言見著假三嫂醒來,鬆了一口氣。

柳雪吟虛弱地跪在蕭翊跟前道:“陛下,民女知錯,蘇夫人身上的毒的確是民女所下,但民女也是迫不得已。

他們兩個抓走了民女的爹孃妹妹,若民女不從,他們就要傷了民女爹孃的性命!”

柳父著急忙慌地道:“雨凝,你說什麼呢?”

柳雪吟大喊道:“我不是柳雨凝,我本名是柳雪吟,家住在洛陽城外柳家村中,原本我們一家四口過日子過的幸福美滿。

去年柳大人回村裡,見到我之後,便告訴我他的女兒嫁到夫家多年未孕,讓我頂替他的女兒生子,我自然是不願的。

可是柳大人卻抓走了我爹孃與我年幼的妹妹,要是我不從就要了他們的性命,我不得以而為之。

在蘇鑒陪著柳雨凝回孃家的那些日子裡,我便要頂替柳雨凝早日有孕,冇想到我們竟然會同時有孕,也冇想到此事會被柳雨凝發現。

柳雨凝不敢相信自己的爹孃會這麼對她,她就要與柳家斷絕關係,那時候出現了一個神秘人,神秘人給了柳大人一毒藥,說服用了那毒藥者會麵容儘毀活不過半年。

若是城中突然有個死人定會引起官府懷疑,是以他們就喂著柳雨凝服用毒藥,讓柳雨凝毀了麵容將她拋在了荒山野嶺,無人會知曉她的身份。

我也不知柳雨凝如今是死是活,而後,柳家人越發得變本加厲,讓我趕走皇後孃娘,給我毒香,讓我給蘇夫人下藥……”

柳雪吟悲痛欲絕地說著。

柳父氣得手抖道:“你胡說什麼呢?雨凝,你怎能如此害我呢?”

柳雪吟道:“陛下儘可派人去我所在的村子裡查查,瞧瞧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蘇靜言看向柳雪吟懷中的女嬰,如此說來,這個女嬰還真是蘇家的血脈?

柳雪吟繼續道:“我不想柳家會這麼心狠毒辣,見蘇夫人已身中劇毒,還讓柳家陪嫁的丫鬟我的性命!”

在一旁的柳家丫鬟目光一凝,咬碎了藏在牙齒之中的劇毒,太醫連連上前去解毒,已是無用功了。

蕭翊冷聲道:“去那丫鬟房中查查,將柳家眾人收監,搜查柳家!”

柳家本就門第不顯,也是與蘇家結親之後,才躋身洛陽達官貴族人家,連官位都是受祖蔭所有的一個小官罷了。

大理寺的人兵分兩路前去搜查,柳父柳母兩人已是麵如死灰。

一眾來添妝看熱鬨的夫人們現在隻想回去,可是陛下已經下令封鎖了蘇家,她們也不得出去半步。

不等大理寺前來回覆,外邊就傳來了蘇家門房的稟報聲,“陛下,國公爺,外邊攝政王求見。”

蕭翊道:“皇叔來了,讓他進來吧。”

蕭廷本是在府中打算聽著手下前來稟報好訊息的,卻不曾想柳雪吟竟然會臨陣倒戈,不過蕭廷也絲毫不懼。

柳雪吟這東西還不至於動了他的根基!

蕭廷入內時,目光就放在了蘇靜言的身上,多日不見,蘇靜言比先前所見更要美豔了。

蘇靜言冷聲道:“攝政王見到陛下與本宮怎得不下跪行禮呢?”

蕭廷當著眾人的麵,不得不下跪行禮,“臣參見陛下娘娘。”

蕭廷忍著屈辱起身道:“聽聞柳家換了蘇府的三奶奶,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柳母見到蕭廷剛要上去求救,便見到了蕭廷腰間佩著的玉佩,是她兒子的,柳母再也不敢說什麼。

大理寺的人很快就從死去的柳家丫鬟的房中尋到了幾封書信,書信之中的內容多是和林相府之中的往來。

柳雪吟道:“就是林相家的,當初那個比我頂替柳雨凝進入蘇家的人就是林相,我願與林相對峙!”

蘇靜言看了一眼蕭廷,見蕭廷眼中閃過一絲震驚,她便覺得事情不對勁。

蕭翊走到了蘇靜言與蕭廷的中間,隔斷了蘇靜言看蕭廷的目光,“原來是林相,來人,將林相帶來對峙!”

林相夫人也在添妝的夫人之中,她連上前道:“不會的,陛下,我家相爺素來對您忠心耿耿,不會這麼做的。我家相爺害了蘇夫人有什麼好處?”

柳雪吟道:“當然有好處,我親耳聽到林相爺告訴柳家的的,這左相年紀大了,至仕在即。

蘇家大爺為相呼聲最高,若是蘇家大爺成了左相,那麼林右相權勢會大減。

林相自然不願讓蘇家大爺為左相,便讓自家孫兒去勾搭了柳夫人的親生女兒柳雨清,而柳雨凝本就是庶出,柳雨清乃是柳家嫡出,這柳夫人自然是幫襯著自己的女兒的。

柳雨清與林相孫兒往來密切,有好些人都是知情的!”

此時,宋安也從柳家搜查出來不少林家信件,一一呈現在蕭翊跟前,蕭翊冷聲道:“將林相押入天牢,此事由大理寺卿細細審查!若真是林相所為,殺無赦!”

蕭翊說罷,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一旁的蕭廷,“皇叔,您覺得如何?”

蕭廷麵上輕鬆道:“若真是林相所為,該滅九族……”

隻是眼中已是蓄滿著怒火!

證據幕後真凶已然找到,眾人皆已散去。

蕭廷對著蘇靜言道:“還望娘娘節哀,林相罪有應得,但娘娘也要早日走出悲傷……”

蘇靜言嗬了一聲道:“節哀?節什麼哀?托王爺的福,我孃的身子骨健朗著呢!”

蕭廷握緊著手,轉身離去。

蘇靜言見著蕭廷離去,便問著蕭翊道:“今日之事是你安排的?

假三嫂方纔的確是臉色鐵青了怎麼又活了呢?

還有你為何不趁機定下蕭廷的罪?反而說是林相所為呢?我可不信此事與蕭廷脫離得了關係!”

蕭翊聽著蘇靜言一連串的詢問,旁若無人地道:“叫聲哥哥,朕就都告訴你。”

一旁的蘇錚聽到這話,岔了氣,連連咳嗽。

蘇靜言看向房中還在的爹爹,大哥大嫂還有二嫂與三個侄兒,通紅了臉,在無人看到的地方狠狠地掐了一把蕭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