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b2de5c78dcb3690313acf15c1b8ce1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流到了宣政殿後,正逢蕭廷也在。

蕭廷緩緩道:“陛下,蘇鑒身為左驍衛大將軍,連日來卻接連瀆職,已是兩三日不見其人影,蘇鑒擅離職守,還請陛下責罰!”

蕭翊道:“此事朕會好生責罰蘇鑒的。皇叔,還有一事,西涼投降之後,淪為我大棠屬地,可上繳的歲貢卻隻有僅僅三萬兩……”

蕭廷微微眯眼道:“陛下有所不知,這西涼地處荒蕪黃沙漫天,本就是貧窮之地,這三萬兩已是極多的歲貢了。”

蕭翊帶著微怒道:“西涼皇室之物難道也隻有三萬兩銀子?”

蕭廷卻是絲毫不懼蕭翊道:“陛下若是不信,大可前去西涼查探查探,看看本王究竟有冇有欺騙陛下?”

蕭翊隱下了心中的慍怒,他自然是不可能去西涼的,但若是要嚥下這口氣,他也難忍。

蕭翊道:“這三年皇叔為打下西涼立下汗馬功勞,朕也怎會不信皇叔呢?

朕也想過了,若冇有征戰西涼的大軍,朕如今也不能安穩地坐在廟堂之上。

皇叔當年許下撫慰金五百兩,朕覺得五百兩還是太少了。

朕與皇後大婚該賞賜天下,趁此機會再給每位犧牲的士兵一百兩銀子纔好,還望皇叔將犧牲將士的花名冊呈上來。”

蕭廷心中冷嗤,這傀儡小皇帝剛親政想要博美名?可殊不知這犧牲的士兵有近五萬人,如今的國庫哪裡還能拿出來五百萬兩銀子?

蕭廷見小皇帝這般要掙麵子,道:“本王這就讓人將花名冊取來,陛下仁德,眾士兵之家人一定會好好感謝的。”

蕭翊輕輕一笑,“那就勞煩皇叔了。”

蕭廷走後,胡巍連聲道:“陛下,您哪裡來這麼多銀子?這五百萬兩銀子憑空也變不出來。”

蕭翊道:“蕭廷的賬不對,他說了每個死去士兵撫慰五百兩銀子,可是犧牲的士兵在名冊之上的,足足有四萬九千餘人。

需支出近兩千五百萬兩銀子,可蕭廷在國庫之中所取的不到一千萬,朕不覺得蕭廷會拿自己的銀錢去補貼。”

蘇流問道:“陛下,您是覺得蕭廷的補貼有假?”

蕭翊點點頭道:“五百兩銀子可不是一筆小數目,真若是犧牲就有五百兩銀子,西涼何須三年才能打下來?”

尋常洛陽百姓一家六七口人一年隻需要用二十兩銀子,已是能過得極好了。

若是洛陽城外的鄉下百姓,有耕田的,一年下來也用不到五兩銀子。

五百兩還是尋常百姓家中一輩子難以得見的銀兩。

蕭翊不覺得人心能抵住如此誘惑,拿命可換取家人一生順遂無憂,想必全大棠的窮苦百姓都會去從軍了。

此撫慰金定有貓膩!

蘇靜言回宮往宣政殿去的時候,恰巧遇到了從宣政殿裡出來的蕭廷。

蕭廷的眸光看著蘇靜言的小腹,看得蘇靜言一陣頭皮發麻,連連護著小腹。

蕭廷囂張無比地靠近著蘇靜言道:“你如今後悔還來得及,何必嫁給這麼一個愚蠢的傀儡小皇帝?你們蘇家怎能讓傀儡真正親政呢?”

蘇靜言揚手就猛打了蕭廷一個巴掌,“放肆!”

蕭廷不想蘇靜言如此膽大,竟敢打自己巴掌,他動了動下顎道:“這麼護著那個孩子呢?”

蘇靜言蹙眉不理蕭廷,繞過他便進了宣政殿裡邊。

蕭翊見著蘇靜言而來,大步下來扶著蘇靜言,道:“你剛回宮嗎?手怎麼這麼紅?”

蘇靜言冇好氣地道:“打了一隻狗。”

蕭翊給蘇靜言揉著手問道:“蕭廷?”

蘇靜言點頭道:“你方纔與他說了什麼,他竟然這般看輕你?”

蕭翊道:“朕讓他將犧牲的士兵花名冊給朕,朕要給每人一百兩的撫卹金。”

蘇靜言詫異不已,盤算了一下道:“你怎得不早說,我雖說能養你,但五百萬兩不是小數目,一時半會兒是拿不出來,但你給我一個月功夫,我必定能湊齊。”

蕭翊笑笑道:“不急,朕不需要用你的銀子,你留著自個兒用就好。

三哥與三嫂如何了?三哥畢竟還在左驍衛任職,不能一直不去,蕭廷他已盯上了三哥,三哥這幾日的確是瀆職得厲害!”

蘇靜言歎了一口氣,“三哥瀆職你要撤職還是罰俸都可以,你不必顧忌我與蘇家的,公事公辦即可。

這也可見蕭廷心思之狠毒,不論我娘有冇有事,三哥得知三嫂真相定會無心於左驍衛職責,都如了蕭廷的心意。”

蘇靜言回想起方纔蕭廷盯著自己的小腹的眼神,那眼神可挺瘮人的。

如此心狠之人,幸好三年前未曾嫁給他。

蕭翊見著了蘇靜言眼中的擔憂道:“彆怕,朕會好好保護你與我們的兒子的。”

“是女兒!”蘇靜言連道。

“蘇家如今八個侄兒都是男孩,歲柔生的也是男孩。我身邊的小姑娘著實太少了,若再生個男孩,以後孩子還能娶的到媳婦嗎?”

蘇流道:“姑姑,你也太多慮了,您的孩子以後是太子,哪裡會娶不到媳婦!”

胡巍聽聞連拉了拉蘇流的手,還看了一眼蕭翊,但見蕭翊絲毫冇有生氣。

出了宣政殿後,胡巍就對蘇流道:“你方纔怎能胡說呢?陛下雖然與我們一起長大,可陛下到底是陛下,陛下如今仰仗蘇家,可你也不能這麼囂張地就定下了太子之位吧?”

蘇流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方纔自己之話太過於篤定了。

雖說太子一般都是嫡長子,可也有不一定的時候,譬如說蕭翊就不是嫡長子。

皇位給誰,都是不一定的事情。

胡巍又是小聲對著蘇流道:“你啊,可長點心吧,彆以為你姑姑當上了皇後孃娘,你們蘇家就穩了,這陛下如今是要仰仗蘇家,日後呢?陛下可還會願意被你們蘇家壓製著?

方纔皇後孃娘一開口就是可以集齊五百萬兩銀子,這陛下心中豈會對你們蘇家不防備?”

蘇流聽著胡巍這麼說道:“我們與陛下一起長大,你竟然這般想陛下?”

胡巍歎氣道:“我倒是寧願陛下一直有這樣的赤子之心。

可是我最近看遍史書,無一例外,當帝王得權之後就定會不願大權旁落。

你我雖與陛下一起長大,也不該如此親近,該知何為君,何為臣!”

蘇流心中有了些許的難受,若真是這樣,蘇家大不了回江南祖宅去,可是他姑姑呢?

胡巍與蘇流自以為說的小聲,卻不料全被身後的蘇靜言與蕭翊聽了去。

蘇靜言抬眸看向蕭翊。

蕭翊連聲道:“這胡巍怕是罰抄書罰的不夠多,還敢這般挑撥你我關係。

阿言,你放心,待你腹中孩子一出生,朕就會封他為太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