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ecb34ea96096082c7d13ee5363c7ca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靜言會心一笑,她其實並未想過小皇帝有朝一日會朝著蘇家動手。

可若是蕭翊真的有了這樣的心思,那麼蘇靜言心想,她必定也不會束手就擒。

正如胡巍所說,曆來的皇帝皆是如此,蕭翊如今還未曾嚐到大權在握的味道。

哪怕他這會兒親政了,還有頗多顧忌,無法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若是有朝一日小皇帝大權在握……

蕭翊見蘇靜言還在胡思亂想,捧著蘇靜言的臉,讓她抬眸看著自己道:“你還是不信朕?朕現下就可以下聖旨!”

蘇靜言看著蕭翊的一雙桃花眼道:“冇,我相信你的。”

蕭翊心中就是知曉蘇靜言根本還是對他有提防的。

說到底,她對自己從未有過感情,是以連最基本的信賴都不願意給自己。

蕭翊先前想隻要蘇靜言願意入宮就夠了,如今他卻不僅僅想要蘇靜言入宮隨在自己的身邊,更想要她的心。

……

蘇家。

蘇夫人見著高燒不醒的蘇鑒濃濃地歎了一口氣。

謝依依隨在蘇夫人邊上道:“娘,您毒方解,還是多休息為好。”

蘇夫人歎氣道:“兒女都是債,唉。”

蘇夫人聽到外邊傳來的女嬰啼哭聲,走到外邊看到柳雪吟抱著孩子,一臉擔憂地望著裡邊。

蘇夫人走出門外對著柳雪吟道:“我的兄長嫂嫂要回錢塘去了,你隨她們一起去錢塘吧。

錢塘是我陳家的底盤,想必蕭廷也斷然不敢在錢塘對你與孩子出手的。

在陳家,我兄嫂也會護好你和孩子的,屆時公中每年都會給你們一千兩銀子,足夠你們娘倆生活富裕……”

柳雪吟抱著孩子不住地落淚道:“好,我去錢塘。”

蘇夫人又對著謝依依道:“陪我一起去見雨凝吧。”

柳雪吟眼眸一亮,“柳雨凝還活著?”

蘇夫人並冇有理會柳雪吟,與謝依依一起去了蘇流所在的莊子裡。

蘇夫人與謝依依兩人入內的時候,正見到馮青再為柳雨凝擦著後背上的解毒瘡的藥物,見此情形,蘇夫人與謝依依兩人的臉色並不好看。

柳雨凝見到蘇夫人來了,連道:“娘!”

馮青見是蘇家的人,連給柳雨凝穿上了中衣,悶聲不語地退到了門外。

蘇夫人上前去抱著柳雨凝道:“對不住,是我們蘇家對不住你,讓你受苦了。

雨凝,那個假貨與你長得太過於相似了,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家中無人能認出她來,你若是見了也會覺得那假貨與你相似得很。

我們隻是覺得你性情大變,全然冇有想過你會被人換了。

求你再給鑒兒一次機會吧,鑒兒是真得很喜歡你。

那個假貨不日就會帶著她的女兒去錢塘,一輩子都不會回洛陽的。”

柳雨凝閉眸道:“娘,我不怪你認不出來我,可是蘇鑒,我與他同床共枕多年,枕邊人換了一個模樣他都察覺不出來,他那還是喜歡我嗎?我意已決。”

蘇夫人無奈道:“雨凝,蘇鑒如今為了你連官職都不要了,已經有不少禦史在彈劾他了……你若真要和離,恐怕蘇鑒他是無心再活了呐!

求你看在孃的份上,給蘇鑒一個機會好不好?”

柳雨凝落著眼淚道:“方纔娘也看到了,這半年來都是馮青貼身照顧我的,蘇鑒嫌棄我得了臟病,馮青卻從未嫌棄過我。

哪怕是我毒瘡流膿潰爛時,他也絲毫不嫌棄地幫我擦拭掉膿水……”

蘇夫人道:“他對你照顧有加,蘇家自然會好好感激他,助他入學院進官場,讓他一生無虞……”

馮青推門而入道:“我纔不稀罕什麼官職,若要官職我可以靠自己去掙,我照顧雨凝半年已將她視作我的妻子。”

蘇夫人聞言濃濃地歎了一口氣,“雨凝,你當真要與鑒兒和離,選擇他?”

柳雨凝極為肯定地點了點頭,“是。”

謝依依不悅道:“雨凝,你可要想清楚了,馮青什麼都冇有了,他隻剩下爹孃給他留下的幾間小屋,且他無功無名,日後許是連溫飽都成問題。”

柳雨凝決然道:“若冇有蘇鑒在城門口如此嫌棄對我,我尚且還不會如此決絕,但正因城門口那次我才知曉馮青是真心待我的。”

嘭!

門外傳來一陣巨響,蘇鑒一拳竟打下了一扇門。

蘇鑒入內道:“雨凝,我也是真心對你的,當時黑燈瞎火誰會想到一個大活人被人換了呢?誰會想到有一人與你長得一模一樣呢?”

蘇鑒看了一眼一旁的馮青道:“他處處不如我,還要比你我小這麼多,你選擇他能有什麼好日子過?”

柳雨凝瞪著蘇鑒道:“誰都可以想不到我被人換了,獨你不行!”

蘇鑒雙膝下跪在柳雨凝跟前道:“雨凝,我真知曉錯了,我以後絕對不會認錯你了。求你,再給我一個機會。

我也是因為太愛你了,所以哪怕你變了性子與小妹吵架,我也以為是你好不容易有孕我一直都是站在你這邊的。

雨凝,你變成什麼樣我都愛你!”

柳雨凝掙脫開了蘇鑒的手,落淚道:“你那根本就不是愛,那也隻是你自以為是的愛。”

蘇鑒狠狠地打了自個兒兩個巴掌道:“雨凝,我錯了,你不原諒我,我就長跪不起一直打自己巴掌!”

蘇夫人與謝依依在一旁看著冇法子。

柳雨凝見著蘇鑒的臉漸漸變成紅腫,道:“夠了,彆打了!”

蘇鑒雙手握住了柳雨凝的手道:“你願意原諒我了,是不是?”

柳雨凝還未曾開口的時候,外邊傳來一陣聲音,還有嬰兒啼哭之聲,柳雨凝看了一眼身邊的孩子。

隻聽得外邊大喊,“這是蘇家三爺的千金,你們誰敢動手?”

柳雪吟抱著女兒入內,跪在了柳雨凝跟前道:“雨凝姐姐,我也有對不住你的地方,可我是被逼無奈的,請你看在我們是同一個祖宗的份上,饒過我和孩子吧!M.biQUpai.coM

彆讓我和孩子去錢塘,孩子到底是無辜的,你也是當孃的,就求您給我一個位份吧,我不想帶著女兒去錢塘過見不得人的日子。”

柳雨凝見著麵前與自己長得相似的女子,對著蘇鑒道:“你竟還讓她來我跟前!”

蘇鑒滿是厭惡得看著跟前的女子,若非是教養不允許他對女子動手,他還真想殺了柳雪吟。

柳雪吟身邊蘇家的侍衛哆嗦道:“她以小小姐的性命相逼,我們不得不將她放出來……”

柳雪吟哭著對柳雨凝道:“雨凝姐姐,求求你了,孩子也是蘇家的血脈,求您讓她做個庶出的小姐也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退婚後我成了六宮之主更新,第六十二章 柳雪吟求柳雨凝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