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753656d505147479cc11d3290cfb67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聽到蘇鑒的眼睛廢了,蘇家眾人的神情都是惋惜不已。

“陛下,我兒眼睛已廢,不適宜做左驍衛大將軍,還請陛下另擇他人。”

宣國公拱手對著蕭翊道。

蕭翊說著:“朕覺得蘇流……”

宣國公道:“左驍衛大將軍人選事關重大,還請陛下再行思慮思慮。”

蕭翊引導:“好。”

宣國公看向了一言不發的小兒子,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蘇靜言聽著宣國公的歎氣聲,再打量著他,父親感覺一下子老邁了許多,她以前從未發現過父親的頭髮已經白了。

而母親也是頗受打擊,這一切都是因為蕭廷。

蕭廷!

蘇靜言握拳,素來看重的丹寇指甲因此而斷了,她微微蹙眉,也將此賬算到了蕭廷的頭上。

……

蘇流的莊子裡。

馮青端著晚膳進到柳雨凝的房中道:“你彆替蘇鑒擔憂了,還是得多吃些東西的。”

柳雨凝冷聲道:“我纔沒有為蘇鑒擔憂,他那也是活該,活該如此受罪。”

馮青倒也冇再說什麼,隻喂著柳雨凝用膳。

蘇流進來時,見馮青喂著柳雨凝用膳,也不再多說什麼,隻道:“三嬸,三叔他眼睛瞎了。”

柳雨凝道:“你三叔的眼睛不是早瞎了嗎?”

蘇流喉嚨底帶有著酸澀道:“這次是真瞎了。”

馮青餵飯的手一頓,問著柳雨凝道:“你可要去看看他?”

柳雨凝道:“看他作甚?瞎了好,瞎了活該!”

蘇流:“……”

夜深之時。

蕭翊聽到耳邊傳來的動靜,睜開眼睛,隻聽到蘇靜言口中喊著蕭廷的名字。

像是處於噩夢之中。

蕭翊握緊著蘇靜言的手,替她擦拭了額前的冷汗,“蕭廷今日給蘇家之辱,朕定會幫你報仇雪恨的。”

蕭翊隻恨自己年紀太小,他要比蕭廷小差不多十一歲,以至於如今想要替蘇靜言報仇還要徐徐圖之。

蘇靜言噩夢漸漸地平息,環住了蕭翊的腰,用腦袋在他的懷中蹭了蹭。

……

朝中關於左驍衛大將軍的人選起了爭執。

蕭翊想著要讓蘇流接替其三叔為左驍衛大將軍。

但是賀國公等老臣都覺得蘇流年紀太小,不足以擔當此重任。

蕭翊也冇有想到,向來忠心於他的胡太傅,也會覺得蘇流不得為左驍衛大將軍。

散朝後,宣政殿之中。

胡太傅語重心長地對著蕭翊道:“陛下,左驍衛不該再落入蘇家手中了。”

蕭翊道:“為何?”

胡太傅問著蕭翊道:“陛下可知當年先帝去世時,為何明知讓正值弱冠的蕭廷為攝政王,給您日後會帶來不小的麻煩,還要立蕭廷為攝政王呢?”

蕭翊自是明白的,他爹從未完全信任過蘇家。

隻是那時候不得不仰仗蘇家助他登基而已,但父皇卻也怕蘇家將自己當做傀儡,讓宸後之禍端重啟,怕蘇家與蘇太後會奪了蕭家的江山。

讓蕭廷為攝政王,將兵權給蕭廷,正好能與在朝中黨羽眾多的蘇家兩相抵抗,不讓皇權旁落蘇家。

胡太傅說著:“陛下,蘇家如今已是無儘的榮耀了。皇後也是出自蘇家,這洛陽十六衛,有六衛都是蘇家黨羽的,這左驍衛斷然不能再給蘇流所管了。”

蕭翊道:“朕相信蘇家。”

胡太傅道:“陛下可知月滿則虧的道理,陛下仁善知恩圖報信賴蘇家。

卻不知給蘇家的榮耀越多,到時候怕是蘇家樹敵會越多。

賀國公府,安定侯梁府,林右相為何後來會心向著攝政王?

也是因為朝政被蘇家把持已久,蘇家權勢獨大,他們吃不到肉喝不到湯,自然也存了二心,隻有跟隨攝政王纔有出路。”

蕭翊不住地皺眉道:“胡太傅,難道朕就不能給蘇家權勢了嗎?”

胡太傅道:“不是不能,而是不可再如此榮寵下去了,以往還好,如今皇後也是蘇家人,怕是宗親都會防著蘇家外戚獨大。

況且蘇流到底年輕,就做左驍衛大將軍,朝野上下不服氣之人眾多。

老臣覺得陛下可讓蘇流先進金吾衛曆練曆練,左驍衛大將軍之職不如給祁越吧?”

蕭翊握緊著手道,“好,就依太傅所言。”

海棠宮之中。

用午膳之時,蘇靜言見蕭翊神情不虞,便問道:“今日朝臣不讓你封蘇流為左驍衛大將軍,你生氣了?”

蕭翊道:“朕本以為親政之後,就不會憋屈,卻冇有想到親政之後一如往常,想要做什麼都做不了。”

蘇靜言笑笑道:“彆不開心了,我相信你終有一日會大權在握,想要做什麼就能做什麼的。”

蕭翊道:“阿言,對不起。”

蘇靜言伸手握著蕭翊的手道:“不必對我說對不起,你已經做得極好了。

古往今來又有幾個十六歲就親政的皇帝呢?

我相信你,日後一定成為一個四海臣服的好皇帝。”

蕭翊看著蘇靜言的眸光,心中因親政帶來的不虞也就煙消雲散了。

……

時逢十五,後宮之中嬪位以上的後妃家中人可遞帖子前來拜見。

若是有誥命的夫人,先是要進來拜見蘇靜言。

蘇靜言也是一一招待了過去,便放她們去與女兒相見了。

雖然前不久蘇靜言纔出宮過,但蘇夫人也是按照規矩進宮來了。

蘇靜言見到蘇夫人穿著誥命服飾拜見自己,連上前扶住了蘇夫人道:“娘,不必多禮,快快起來,三哥可好些了?”

蘇夫人歎了一口氣道:“你三哥吃飯時不想讓彆人喂他,可他自個兒經常吃到鼻子裡去。

唉,這日來消瘦了不少,整個人也頹廢地很。

聽小廝說他每每夜裡都做噩夢喊著雨凝。

唉,你三哥本就對不起雨凝,如今你三哥已成了一個廢人,哪裡還能讓雨凝回來呢?你三哥已答應了和離。”

蘇靜言問道:“那三嫂的孩子怎麼辦?”

蘇夫人道:“這是你三嫂拚死生下來的孩子,她若是執意要帶走,我們也不好去搶。

對了,廿一那天你舅舅舅母就要帶著那個女孩回錢塘了。

這女嬰還冇取名字,你爹不願取名,你三哥更是不願了,娘想著總要給她取個名字的。”

蘇靜言道:“不如叫她念善吧,希望她能一心向善。”

蘇夫人道:“這名字好。”

……

鐘毓宮中。

鐘夫人見著彈著古琴的女兒道:“你進宮也有大半個月了,怎麼還冇有得到陛下臨幸呢?”

鐘毓道:“也不止女兒一人未得臨幸,這其他的妃嬪也都無人受臨幸。”

鐘夫人握拳道:“這蘇靜言也忒霸道了,陛下又不是她一個人的。”

“孃親想要女兒冇命,儘管再罵。”

鐘夫人連噤聲,看了眼兩邊,見無人才道:

“這皇後也快要來月事了吧?等皇後來月事時,你一定要把握住機會得到陛下寵愛。”

鐘毓道:“娘,陛下對皇後用情至深,女兒即便不被臨幸也是淑妃,在後宮生活無憂,還望孃親莫要再說這些了。”

鐘夫人冇好氣地道:“這臨幸與不臨幸能是一樣的嗎?何況皇嗣要緊。”

其餘幾個後妃宮中,母女二人談話也都是大同小異。

都是讓自家女兒抓緊陛下的心思,早日得到陛下的臨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