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e91c405324b33e837fcd7f51427d55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蕭翊朝著蘇靜言寵溺一笑道:“皇後辛苦了。”

蕭廷道:“陛下,那臣就領取這些銀兩做撫卹金……”

蕭翊道:“不急,胡巍,朕讓你調查的你所調查得如何了?”

胡巍頂著濃濃的黑眼圈站出來拱手道:“臣已查明,不過想先問問攝政王您確定你所給的犧牲士兵花名冊冇有出錯?”

蕭廷道:“自然。”

胡巍說著:“陛下,臣這三日翻遍這些年來刑部與大理寺的檔案,將攝政王所給的犧牲士兵名單一一對應。

發現其中有近一萬士兵乃是流放邊疆之罪人極其後裔,罪籍戰死並無撫卹金的。

不過若是王爺仁善,給他們撫卹金也說的過去。

但臣檢視名單,這名冊之中,有近九千死去的罪籍士兵是全家犧牲,名單都在上邊。

譬如說全家有些五人犧牲的,就有紋銀兩千五百兩的撫卹金,這早已無人可領撫卹金,但賬上依舊有撫卹銀兩的支出,死人如何領取撫卹金?”

胡巍緊接著道:“還有臣這兩日走遍洛陽周圍,問過家中有犧牲士兵的烈士遺屬。

他們都說並未領到五百兩撫卹金,能領到的是四套成色極差的成衣,分發撫卹金的軍官說那幾套衣裳值五百兩銀子。

他們隻得簽字畫押說領了五百兩撫卹金,實則領的那幾套破爛衣裳的加起來都不會超過五錢銀子,請陛下過目。”

蕭廷道:“這怎會?本王明明撥下去了真金白銀的撫卹金?”

蕭翊對著蕭廷“叔侄情深”地道:“朕定是相信皇叔一心為士兵的,但難保手下的軍官不會見錢眼開,行貪汙隻是,畢竟一人就有五百兩巨銀。

如此貪汙犧牲士兵拿命換來的銀子,於天理不容,也於皇叔的名聲不力,征西軍貪汙撫卹金一事得徹查!

寧郡王蕭翰,朕封你為征西大將軍,徹查征西軍貪汙犧牲士兵撫卹金一事,若有貪汙證據確鑿者可殺無赦。”

向來躲在一角無所事事,隻任了一個清閒職位的蕭翰,陡然聽到自己的名字,連出來道:“是,陛下。”

蕭翰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與自己年紀相近的小叔蕭廷的臉色,嘖嘖,叫一個難看的很!

蕭廷連聲道:“陛下,本王為征西大軍元帥,治下不嚴該本王去查處纔是……”

蕭翊道:“皇叔勞苦功高連王妃都抽不出來時間娶,這好不容易平了西涼回來,該好好休息纔是,皇叔也該讓蕭家晚輩多為江山分憂解難了。”

一眾朝臣道:“陛下所言甚是。”

蕭翊說著:“這撫卹金一事,等查明征西軍貪汙之後,隨著先前被貪汙的撫卹金一道發放。”

蕭廷緊扣著手腕,若不是尚有理智,他是想直接謀逆了!

但這會兒謀逆他的名聲必定儘失,還會揹負上貪汙撫卹金之名,民心未必朝他。

可征西軍一查,那可是要不知吐出來多少銀兩,從國庫裡支取的千萬兩銀子,還有平日征西軍的軍田等收入,西涼皇室的收入。

加起來可是有整整五六千萬兩銀子,是國庫**年纔有的收入。

這些銀兩是他謀逆之根本,就這麼拱手讓給蕭翊,蕭廷怎能甘心?

還有征西軍之中也有不少將領是他的心腹大將,若是因貪汙而被處置,他可謂是損失慘重。

蕭廷看向蕭翊的眼眸之中,滿是刀刃,恨不得立即弑君奪位!

蕭廷回到攝政王府之中,摔了好些東西,青黛連過來勸道:“王爺不必著急,這征西軍都是您的人,您還怕有朝廷官員來查嗎?直接下毒藥毒死來查事之人,也能遮掩過去……”

蕭廷怒聲罵道:“蠢貨!傀儡小皇帝是讓蕭翰去查的。本王如今要依靠的正是宗親,若是殺了宗親郡王,宗親還會站在本王這邊嗎?”

青黛道:“寧郡王?那不是正好,他不是梁側妃的親姐夫嗎?”

蕭廷道:“蕭翰的郡王妃梁歲柔與蘇靜言兩人的關係,比親姐妹還要要好些!”

……

大殿之上,朝臣散去。

蕭翊取了一塊金條,問著蘇靜言道:“阿言,你哪裡來的這麼多金條?”

蘇靜言看著意氣風發的蕭翊道:“我冇想到你這麼大膽,竟敢以此為藉口去徹查征西軍,征西軍是這麼好查的嗎?”

蕭翊道:“朕也知曉不好查,才讓蕭翰去查的,他是皇室郡王,蕭廷不敢下殺手。”

蘇靜言道:“你怎知蕭翰會為你所用?你可要知曉蕭翰也姓蕭,他若是站在蕭廷那一邊,他依舊是皇家郡王,他怎會願為你付出生命危險做事呢?”

蕭翊說著:“朕本想找祁越的,但祁越雖也是公主之子,但比不得蕭翰在宗親之中的地位高。

至於蕭翰願不願意為朕做事不要緊,隻要有人去查,征西大軍多多少少都要吐出來些東西,能緩解國庫虧空之憂就足夠了。

朕可不期望憑藉著征西軍貪腐就能接掌蕭廷的兵權,也不想把他逼上謀逆之路了,到時候兩敗俱傷傷得都是平民百姓。

朕隻要他們把從國庫裡拿去的銀兩吐出來就夠了!”

蘇靜言聽著蕭翊這話,心中倒是有些佩服著他,冇想到小皇帝悶聲不響地竟然佈下了此局引得蕭廷上鉤。

雖不能讓蕭廷徹底落敗,但的確也要傷筋動骨一下了,也總算是解了蘇靜言的一時之氣。

蘇靜言看著蕭翊道:“你以後能不能與我商量商量,虧得我還真以為你缺撫卹金,命各大錢莊調度,緊趕慢趕地才湊齊的五十萬兩黃金。”BiquPai.CoM

蕭翊說著:“阿言,你這是哪裡來的這麼多黃金?”

蘇家所有財產加上去,也到不了這麼多銀兩。

蘇靜言將一個荷包給了蕭翊,“這裡來的。”

蕭翊打開荷包倒出來了兩粒胡椒道:“這是胡椒?”

蘇靜言道:“我一友人在嶺南種有百畝胡椒樹,胡椒生意遍佈四海,整個大棠的出了上貢的胡椒外。

所有胡椒都是問我們買的,莫說五十萬兩黃金,再多些也是有的。”

胡椒千百年來都是奢侈之物,一兩堪比黃金還貴。

蕭翊莞爾道:“原來阿言說要養朕,當真不假。”

“姐姐怎會騙你呢!”蘇靜言墊腳摸了摸蕭翊的腦袋。

方圓在殿門口一咳嗽道:“陛下,娘娘,寧郡王妃求見。”

蘇靜言讓著梁歲柔入內。

梁歲柔見著滿殿的黃金差點腿軟,“這麼多的黃金?”

蘇靜言道:“你喜歡的話,等會多拿兩塊回去,就算給你家蕭翰做事的賞金了。”

梁歲柔連道:“不用了,我謝你還來不及呢。”

蘇靜言道:“謝我?”

梁歲柔說著:“多虧了你給了蕭翰一個職位,這少說要忙個半載的,我那王妃婆婆總算不會一天到晚想著要給他納郡王側妃。”

蘇靜言道:“寧王妃在你懷霖兒之時並未說納妾,怎得這回就要納妾了?”

梁歲柔輕哼一聲:“蕭翰在庭院裡洗涼水澡恰巧被王妃見到了,王妃心疼兒子身子定要給他納妾。”

蘇靜言心想她如今有孕之事外人還不知曉,若是知曉了,難保不會有人逼蕭翊去後宮之中臨幸彆的嬪妃。

寧王府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後宮了呢?

------題外話------

18號上架。

求訂閱,求訂閱,求訂閱。

跪謝orz!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退婚後我成了六宮之主更新,第六十七章 蕭廷手下征西軍貪汙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