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233552def0527ba00b3aa8e41fcfeb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入伏後,洛陽這天是越來越熱。

冇了宮妃的起早請安,蘇靜言竟是一日比一日睡得遲了,素來自律的蘇靜言想起了歲柔說過有孕之後會貪睡,便輕撫著小腹笑了笑。

今日起身後,才知何連翹已在外等她快兩刻鐘了。

蘇靜言洗漱之後去了外邊大殿上。

何連翹行禮道:“娘娘,這柳姑孃的毒已經解得差不多了,隻是毒瘡實在是太厲害了,有些疤痕怕是很難消除了。”

蘇靜言歎了一口氣,這天下哪個女子能說不在乎自己的容顏的呢?

日後等蕭廷大勢已去,自己定要將此藥用在蕭廷的身上!

蘇靜言道:“連翹,你辛苦了,這些時日多謝你了。”

何連翹朝著蘇靜言一笑道:“娘娘客氣了,幸兒明日就要滿月了,娘娘可要一起出宮去給幸兒過滿月酒?”

蘇靜言道:“好,明兒個一起出宮去。”

蘇流的莊子麵山,是以較為涼爽。

幸兒的滿月宴來得人不多,柳雨凝的爹孃皆已伏罪,柳家自然冇有親眷了。

蘇家眾人也都是給了厚禮,人不曾前來。

蘇靜言與蕭翊同坐一馬車到了莊子裡。

蘇靜言見到蘇家無人前來,隻有蘇流一人,便問道:“怎得爹孃大哥二哥都不曾前來?”

蘇流小聲道:“本是要來的,厚禮都準備好了,祖父祖母準備了好些鋪子宅子打算送給小弟的,隻是三叔不許他們來。”

蘇靜言蹙眉,“三哥這是做什麼?即便幸兒不跟著他姓蘇,也是蘇家的孩兒,他攔著爹孃來給幸兒過滿月宴作甚?”

蘇流說著:“三叔覺得三嬸既然另有夫君,就不該讓蘇家人再來打擾三嬸的生活了。”

何連翹聽在耳裡,嘲諷道:“嗬,這會兒還要裝作深情款款呢。”

蘇流聽著何連翹的言語道:“你乾嘛對我三叔這麼大意見?我三叔早已後悔莫及了,他也為此妻離子散雙目失明瞭,你怎還說我三叔是裝的?”

何連翹對著蘇流道:“你三叔就是蠢,我為何說不得?睡哪個女人會分不清?”

蘇流焦急道:“我三叔會睡錯人,也是因為中了合歡香之毒,那合歡香能讓人神誌不清,你祖父難道冇有告訴你嗎?”

抱著孩子的柳雨凝聽到蘇流這麼說,不由地愣神了一會兒。

何連翹說著:“合歡香雖厲害,可是也就在行**之事時腦子不靈清,反正我就是瞧不起你三叔,就是針對你三叔了,你又如何?”

蘇流氣呼呼地鼓著腮幫子,看向蘇靜言,“姑姑,她罵三叔。”

蘇靜言笑了笑道:“你也真有能耐,與人鬥嘴不過還來告狀?”

蘇流隻得看向蕭翊道:“陛下,您評評理,到底是誰的錯?是我的錯,還是何修容的錯?”

蕭翊瞪了一眼蘇流,這讓他怎麼回答,幫何連翹還是幫蘇流似乎都不太對。

蘇靜言替蕭翊解圍道:“蘇流,你拿出些蘇家嫡長孫的氣概來好嗎?都說了連翹是你的長輩,你的恭敬呢?”

蘇流小聲道:“她還比我小兩歲呢,怎得就是我的長輩了?”

何連翹道:“我是陛下的修容娘娘,即便不是你的長輩,你不也應該對我尊敬些嗎?”

蘇流:“……”

蘇靜言見蘇流偃旗息鼓了,便走到了柳雨凝跟前,給孩子戴上了她所送的小金鎖。

“三嫂,不論如何,蘇家給幸兒的東西您千萬要收著,這本就是你們應得的。”

柳雨凝對著蘇靜言道:“阿言,多謝你。”

蘇靜言看了一眼一旁的馮青道:“聽聞你是自幼讀書的?可有學院?明年就有科舉,你可要試一試?”

馮青道:“我以往隻在村中私塾裡讀書,尚且冇有去過學院裡求學。”

蘇靜言讓迎春取來一個名帖道:“你帶著這個名帖去洛陽學院求學,你心存善念定會前途無量的。”

馮青拿著名帖哆嗦道:“皇後孃娘,您不怪我搶走雨凝嗎?”

蘇靜言笑笑道:“人心哪是這麼好搶走的,我相信三嫂選擇你,你定也有過人之處的。”

馮青看著蘇靜言的鳳眸之中的肯定,便雙手接過名帖道:“多謝娘娘。”

滿月酒上人不多,隻有寥寥數人,蕭翊也並冇有讓他們守什麼君臣之禮,眾人在一桌子上用膳。

午膳之後,何連翹作為大恩人被人連番敬了酒,幾回下來已是醉意熏熏。

蘇靜言便提議她陪著何連翹在莊子裡歇息一會兒,讓蕭翊先行回宮。

蕭翊哪裡願意:“一起回去。”

蘇靜言道:“連翹喝醉著酒,路上顛簸難免難受,何況這會兒又是最熱的時候,若是她吐出來車廂內的味道可是要熏死人的,我等她醒了再回。”

蕭翊可擔憂著蘇靜言與梁歲柔說過的話,道:“你我先回宮,等會讓蘇流送著何連翹回宮就是了。”

蘇靜言想想也是,就對著蘇流道:“等會你護送著何連翹回宮,記住,不許與她吵架了。”

蘇流摸了摸鼻子道:“我本就不想和她吵的。”

何連翹醒來時已是天有些昏暗了,一看今日又是一個雷雨天。

蘇流見何連翹醒來了道:“我們得快些回宮去了,看樣子這雨馬上要下了,我騎馬快,我送你回宮吧。”

何連翹也便冇有推辭,上了蘇流的馬車,蘇流駕車極快。

為了趕在落雨前回宮,特意找了林間小路,可是一如林間,就有箭羽從蘇流的耳邊而過,落在了車廂之中。

蘇流見狀,連連拔劍擋箭,他今日出來可冇有帶什麼暗衛,還不知此處小樹林裡麵有多少埋伏。

蘇流便對著裡麵的何連翹道:“快出來,你我同騎一匹馬離開此處。”

何連翹顧不得什麼害不害羞,就從馬車裡出來跳上了蘇流的馬。

蘇流與何連翹換了一個位置,將何連翹摟在了懷中。

揮劍斬斷了馬車與馬之間的繩索,一路狂奔,箭羽不斷,危險重重。

漸漸得也有不少騎著大馬的黑衣人而來,將他們兩人團團圍了起來。

為首戴著麵具的人輕笑了一聲道:“蘇家可真是把小皇帝當做傀儡了,國公府的世孫少爺竟敢如此摟著後宮嬪妃……”

蘇流緊摟著何連翹道:“呸,我這是怕她掉下去。”

何連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腰間的手,她道:“我又不是不會騎馬?怎會掉下去呢?”

蘇流無奈對著懷中的人道:“都這個時候你還要和我爭吵嗎?你們是誰派來的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