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國公府中。

蘇夫人聽聞女兒歸來了,便匆忙地來了蘇靜言的房中,問道:“阿言,你今兒個可見著那些兒郎了,覺得他們如何?”

蘇靜言想起那些是非不分的少年道:“娘,他們年紀著實都太小了些,我真無法嫁給年紀比我幼小之人。”

蘇夫人濃濃地歎了一口氣道:“唉,若是年紀比你大的能繼承爵位的世子,都已娶妻了,即便是不娶妻的也都早已說好了親事。若是無爵位可承襲的,豈不是委屈了你?”

蘇靜言寬慰著蘇夫人道:“娘,這姻緣天註定,說不準姻緣就從天而降了呢,您女兒我出落得與您一般標緻,您能找到爹爹這般好夫婿,我也定然是不愁嫁的。”

蘇夫人笑著道:“你可真會討孃的開心。”

……

胡巍送蕭翊回宮之後,便在宮中偶遇了自個兒的祖父。

胡太傅問了胡巍曲水流觴之中可有驚豔之作。

胡巍答道:“都是文采平平,祖父,其實今日蘇家辦此流觴詩會是為了給蘇姑娘選婿……祖父,蘇姑娘她……”

胡太傅看了一眼自家孫兒,一副少男含春的羞澀模樣。

胡巍撓了撓頭道:“祖父,孫兒喜歡蘇姑娘,想要求娶蘇姑娘為妻,祖父覺得如何?”

胡太傅掏出了隨身帶著的小銅鏡,遞給胡巍道:“瞧瞧你的模樣,你的容貌怎能配得上蘇家女兒?”

胡巍:“……”

胡巍厚著臉皮道:“祖父,孫兒雖然容貌普通了些,可是日後會對蘇姑娘體貼備至的,還請祖父幫孫兒前去提親,若是此親事可成,到時蘇流還要喊我一聲姑父。”

胡太傅摸了摸自個兒花白的長鬚道:“巍兒,你想要娶誰都可以,但唯獨蘇家女兒不可。”

“為何?”胡巍急忙問道。

胡太傅道:“陛下登基時年幼,到瞭如今還未曾親政,宣國公府權勢滔天,若是我們胡家與蘇家聯姻,難保被天下忠義之士懷疑我們胡家的耿耿忠心呐!”

胡太傅緩了緩,正色道:“我們胡家一腔熱血忠心不能因此而被猜疑。”

胡巍道:“可是宣國公府也對陛下忠心至極,外邊說什麼宣國公將陛下當做傀儡,可不見得,祖父也是明理之人,難道瞧不出來宣國公對陛下的費心教導嗎?陛下文武雙全……”

胡太傅打斷了胡巍的話道:“巍兒啊,你到底還是年幼呐,正是因為宣國公對陛下忠心,我們胡家與宣國公府更不能聯姻。”

胡巍越發得不解了,“為何?”

胡太傅說著:“連你都知宣國公對陛下忠心,可外邊怎會有他將陛下當做傀儡之傳言不斷呢?

那是因為有人想要挑撥陛下與宣國公,更是要讓人世人覺得陛下年幼昏庸,隻是傀儡而已,讓世人看輕陛下。

我們胡家若是和蘇家聯姻,即便陛下不忌憚,可那些蕭家的王爺們能就此罷休嗎?外邊隻會坐定了蘇家將陛下當做傀儡。

蘇家姑娘是個好的,但你們卻是有緣無分的,你還是莫要再想了。”

胡巍心中劃過一抹失落,歎氣道:“唉,不能讓蘇流叫我一聲姑父了。”

……

陛下已滿十六,今年必定要選秀。

因為攝政王凱旋耽擱了幾日,這幾日朝中又儘是在商討未來皇後一事。

蘇靜言從原先選好的人選之中,又在其中挑了容貌較為美豔的千金。

與宣國公兄長們商議過之後,選定了四人,便進宮去找了太後。

蘇靜言進了寧壽宮,才知今日蕭翊也在,便屈膝行禮。

太後見著蘇靜言道:“阿言,你來得正好,將你挑選好的千金讓陛下過目一番。”

蘇靜言帶來了四幅畫像,一一介紹道:“姑母,這是永平侯府之嫡出三女,梁歲穗,乃是歲柔的親妹妹,自小就是懂事知禮的,今年方及笄。

此乃安國公府之嫡長女,賀知敏,也是方及笄不久,乃是洛陽城之中有名的才女,文采斐然,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這位是承恩伯府的嫡長孫女,何連翹,她擅長醫術為人大方爽朗……”

太後見到何連翹輕輕一蹙眉道:“怎得選了她?她的身份比起之前兩位可要差了許多。”

當今承恩伯是故去的太皇太後的弟弟,也就是先皇的舅父,承恩伯府冇有多少建樹,等如今的承恩伯故去之後,這承恩伯府的爵位也就會收回。

蘇靜言瞧了一眼對麵的小皇帝道:“姑母,何連翹雖然家世不夠,可是長得漂亮呐,她可是我見過的洛陽千金之中容貌最好看的,畢竟我們家小皇帝長得比女子還美……”

蕭翊黑眸狠厲地瞪了一眼蘇靜言,隻是這一瞪稍縱即逝,快到讓蘇靜言以為自己是一個錯覺。

太後道:“阿言,陛下的玩笑可開不得。”

蘇靜言一笑:“這還真不是玩笑,陛下長得就是比女子還要好看。”

蘇靜言接著道:“還有這位是林相的孫女,林瑩瑩,過兩月才及笄,容貌學識也是女子之中頂尖的。這四位乃是洛陽女子之中的翹楚。”

太後問著蘇靜言道:“阿言,這些千金你接觸得最多,你覺得哪個最好呢?”

蘇靜言也說著心裡話道:“要說憑我的私心而言,定是選歲柔的親妹妹的,歲柔與我自小一起長大情誼匪淺,她妹妹的品性我也是知曉的。

但顧全大局而言,當屬林相之孫女林瑩瑩最為合適。

不過想要容貌相配的話,還是何連翹與陛下方為金童玉女。

最適宜做皇後的,能夠母儀天下的還是賀家悉心教養的賀知敏。”

太後緩緩道:“賀知敏,安國公府教養出來的女兒確實不差,陛下,你覺得呢?”

蕭翊道:“朕覺得蘇姑娘不愧是先前與皇叔有過婚約的,這挑人的目光都是一模一樣。”

蘇靜言:“?”

蕭翊帶著沙啞的聲音道:“我來寧壽宮前,皇叔與賀國公,林相爺,永平侯四人前來請旨,要立賀知敏林瑩瑩還有梁歲穗為側妃。”

親王側妃按規矩是四位,蕭廷雖然說過王妃隻會是青黛,可絲毫不妨礙他再立側妃。

蘇靜言冷諷道:“那混賬不是非青黛不娶嗎?合著娶了青黛為王妃,還想要立旁人為側妃?所為的深情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蘇靜言罵過之後,卻是背脊發涼,這些女子都是蘇家深思熟慮過能為小皇帝親政帶來助力的。

蕭廷將這些女子立為側妃,想要做什麼?

蘇靜言對著太後道:“姑母,蕭廷這是打算將想要奪位四個字,明晃晃地寫在臉上了嗎?”

太後也有此擔憂,卻還是對著蘇靜言道:“靜言,不得在陛下跟前胡說八道!”

蘇靜言與蕭廷從寧壽宮之中告辭後,兩人一道往東走去。

蘇靜言見著比自己高出大半個頭的少年,寬慰著他道:

“陛下,你不必害怕皇位不保,隻要有我們蘇家在,必定儘全力會護住你的皇位,護你周全。”

------題外話------

求收藏,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