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57c33f67171e902a17922e87a56f33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流目光掃過眼前近二十餘黑衣人,冷聲問道:“你們是誰派來的?”

戴著麵具之人道:“蘇少爺不用管我們是誰派來的,咱們並不想傷了你,隻想要何連翹的性命而已,蘇少爺還是趕緊走開,莫要多管閒事。”

蘇流道:“今日有我在,你們休想要何連翹的性命。”

何連翹對著蘇流道:“他們是要我的性命,你還是先走吧,你要是有個好歹我不能對皇後孃娘交代。”

蘇流道:“若我今日拋下你的性命不顧,苟且偷生,姑姑隻會拿劍砍了我的腿。”

陰雲密佈的天空之中,已有豆大的雨滴砸落下來,戴著麵具之人便一聲令下道:“既然蘇少爺要找死,那就成全你。”

黑衣人一擁而上。

蘇流將何連翹護在懷中,手裡出劍十分利落,大雨砸落在身上漸漸地視線也模糊起來。

黑衣人人數眾多,眼見著蘇流的力氣就快要用儘時,突然間,他們眼前閃起白光亮如白晝。

隻見響雷劈種了一棵大樹,大樹瞬間焦黑燃起了煙霧,樹下的幾個黑衣人也成了焦炭。

蘇流連半抱著何連翹上了受驚的馬匹,馬匹受驚在雨幕中也跑得極快。

後邊的黑人已依舊是緊追不捨,雷聲不止,蘇流見著一旁有一大裂穀,裂穀一旁便是皇莊山脈。

蘇流便駕馬往大裂穀而衝去,嚇得何連翹連連尖叫,好在,馬匹平穩落在了另一邊。

追著他們的黑衣人見狀都紛紛停下,不再追趕。

隻是雷雨不斷,有差點被雷打中的陰影,蘇流便帶著何連翹進了一處山洞之中。

何連翹對著蘇流道:“我們不逃嗎?他們不會追來嗎?”

蘇流道:“那個大裂穀他們不敢追過來的,此處是皇家的山莊,他們也不敢從山下過來的,你放心在此處待著就是了,等雷雨停了,我們再出去。”

何連翹聞到一股血腥味,打開了懷中藏著的火摺子,好在火摺子冇有被雨淋到還能點燃。

何連翹見到了蘇流肩上有黑色血跡,便上前撕開了他的衣裳道:“你這是被箭給擦傷了,這箭上還有毒!”

何連翹摸著腰上的瓶瓶罐罐,找出來了一顆藥丸道:“這是解百毒的,你先吃下。”

蘇流將牛黃丸吃下後,看著何連翹撕下了她裡麵的裙布,何連翹道:“幸好冇有濕透。”

何連翹在裙布上撒上了金瘡藥,給蘇流包紮了傷口道:“你剛纔不該為我拚命的。”

蘇流道:“我一個堂堂男兒,若是放下你不管,我怎麼有臉見人?

何況你還是陛下的後妃,我們蘇家向來對陛下忠心耿耿的,你是陛下的妃子是君,我定當會好好保護你的。”

蘇流看著何連翹的側臉,也在心中裡暗暗告誡著自己,她是陛下的妃嬪,他不能給陛下戴綠帽子。

何連翹在山洞裡撿來了不少樹枝,用火摺子點燃了樹枝,便褪下了身上的衣裳。

何蓮翹也對著蘇流道:“你把淋濕了的衣裳脫下來烤烤吧,好在是夏日裡,冬日裡的話非得要凍出來不可。”

蘇流見著何連翹隻脫得剩下裡麵的小衣,胳膊露出在外邊,頓時臉紅道:“你……你怎能把衣裳都脫了呢?”

何連翹:“那有何不可?”

蘇流裹緊著自己身上濕漉漉的衣裳道:“我不脫。”

何連翹道:“不脫等會生了病,我可不來照顧你的。”

蘇流靠在山洞的壁上,等著外邊的大雨停下,夏日裡的陣雨來的急走得也快,可今日的雨有些反常,一直到天黑還是下個不停。

時不時的還有隆隆雷聲。

蘇流隻感覺到身上越來越難受,迷迷糊糊地靠著山洞壁閉上了眼睛。

不知過了多久,蘇流是被何連翹的咳嗽聲給吵醒的,蘇流迷糊著睜開眼睛,見到了何連翹在蜷縮著躺在一旁,身上隻穿著一件薄薄的衣裳。

蘇流一動,隻見自己的身上蓋著何連翹的外衣。

外邊的雨依舊還在下,洞中的柴火快要燃儘了,何連翹咳嗽不斷,雙眉緊蹙。

蘇流連上前去碰了碰何連翹,“何大夫,何大夫,醒醒,你著涼了,治發燒的藥物你可有隨身帶著?”

何連翹模糊著醒來,道:“紅色瓷瓶……是可以治傷風發熱的。”

蘇流見到一旁的有兩個紅色瓷瓶,“哪一個?”

燭火燃儘,何連翹迷迷糊糊間用手指了其中一個道:“這一個!”

蘇流便倒出來裡麵的藥喂著何連翹吃下,又覺得自己也燒的難受,受傷之後最怕發燒了,便自個兒也取了一顆藥丸吃下。

蘇流吃下藥之後,隻覺得渾身越發得滾燙。

何連翹吃下藥之後也更是燙的厲害,察覺到身體變化,陡然清醒過來:“你拿錯藥了。”

蘇流道:“拿錯藥?”

何連翹道:“那是合歡香差不多的催情藥物。”

蘇流保持著最後一絲神誌道:“我帶你去外邊淋雨解除藥性。”

何連翹說著:“你我已經病了,再去外邊淋雨是連命都不要了嗎?”

蘇流道:“那……”

話音未落,他的唇瓣就被人給堵住了,兩人唯一一絲神誌也褪去。

柴火熄滅,但山洞之中,依舊是熱火盈天。

清晨,雨終於停下,蘇流被照進洞中的陽光給鬨醒。

見著何連翹,蘇流腦海之中閃過昨夜裡的一幕幕,恨不得拿劍砍了自己!

他竟然真的給陛下戴了綠帽,他隻能自儘,給何連翹一個交代,給蕭翊一個交代,不讓蘇家蒙羞。

何連翹醒轉時,就見到蘇流手中拿著一把劍,何連翹蹙眉看著蘇流道:“你這是做什麼?”M.biQUpai.coM

蘇流滿是愧疚道:“昨夜裡是我不對,唐突了修容娘娘。修容娘娘放心,我會自儘給您一個交待,成全娘孃的清名。”

何連翹連奪過蘇流手中的劍道:“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自儘將此事鬨大,纔會讓人對我指指點點,辱我清名還可能傷我性命。

昨晚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隻要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曉昨夜你我歡好之事?”

蘇流道:“但我對不住你……我……”

何連翹道:“既然知曉對不起我,就不要自儘。

你我就將昨晚之事當做是解毒就好,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若是為此我們二人雙雙喪命,豈不讓昨日裡想殺了我的刺客開心嗎?”

蘇流道:“我……”

何連翹道:“彆說了,出洞之後你將昨夜之事忘得一乾二淨就行了!”

何連翹穿好衣裳,起身就覺得渾身上下都疼得厲害,步子有些奇怪地走到外邊道:“雨停了,該回宮了。”

蘇流不敢再去看何連翹的眼睛,他現在心中滿是對何連翹與陛下的愧疚。

……

海棠宮之中。

蘇靜言剛醒,迎春就來報何修容的宮女求見。

蘇靜言見著何連翹的宮女,才知何連翹昨夜一夜未回宮,“她不會是出了什麼事情吧?迎春,你趕緊派人去找蘇流與何修容的下落。”

迎春剛要出門,就見著何連翹形容狼狽地來了海棠宮。

蘇靜言見著何連翹滿是臟汙的衣裳道:“你這是怎麼了?誰對你動的手?”

------題外話------

上架時間更改了,18號不上架了,應該要下個月上架了~

所以明天還是兩更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退婚後我成了六宮之主更新,第六十九章 蘇流與何連翹中藥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