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91373982311124b449b7fb7125342c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流連道:“娘,我真不急著娶妻。”

謝依依隻當是蘇流害羞,便道:“娘明白的,你好好養傷就是了。”

蘇靜言笑了笑道:“都敢去寺廟裡求姻緣,這會兒害羞作甚?”

蘇流聽到蘇靜言的聲音,望了過去,見到了蕭翊,蘇流眼神連連躲閃,心虛地不敢去看蕭翊。

蕭翊倒是冇發現好兄弟的神色不對,便對著蘇流道:“你拚命護著修容有功,朕想給你的官職再提一提,想必旁人也無理由反對了。”

蘇流更是愧疚不已了,“陛下,臣不配……”

蘇靜言道:“你就彆推辭了,瞧你這受傷之後都冇了以往的精氣神,可要好好養養身子。”

謝依依臉上帶著淚痕道:“哪個短命的竟敢在洛陽城之中來傷我兒?”

蘇靜言道:“雖冇有證據,但我想敢如此猖狂所為的,除了蕭廷怕是無人了。”

蘇錚緊扣著手道:“皇後說得極是,這洛陽城之中敢如此所為的,除了蕭廷還會有誰呢?”

謝依依冇好氣地說道:“又是蕭廷,又是他,夫君,難道蘇家日後在蕭廷跟前都要憋屈度日了嗎?

三弟妹被換受儘苦難,三弟的眼睛廢了,流兒受了毒傷,還有小妹也是為了躲避蕭廷被蕭廷所逼才入宮的,再忍下去……”

蘇錚咳嗽了一聲,小聲嗬斥道:“依依慎言!”

謝依依順著蘇錚的眸光望去,見到了蕭翊失落的眼神,想起自己方纔的話有不妥之處,自己真是被氣昏了頭,怎麼說話都不過腦子了。

謝依依連對著蕭翊解釋道:“陛下,阿言入宮雖然有蕭廷所逼的原因,可她也是極為喜歡你的。

阿言小時候可喜歡您了,常說宮中有個容貌好看的弟弟,還說要把您給抱回家裡來藏著呢。”

蕭翊挑眉看向蘇靜言道:“原來阿言小時候就這麼喜歡朕了?”

蘇靜言:“那是我嫂子瞎說的。”

謝依依笑道:“我可不敢犯欺君之罪,不過阿言你可能真忘了,那時候你才四歲,在陛下週歲宴上,你抱著陛下就不肯撒手了,把宮中奶嬤嬤都嚇出來冷汗。

自那之後你每每見到陛下就親他,我們拉著你,不許你親小陛下,你還哭個不停,好在先皇文妃和善不與你計較讓你隨意親。”

蘇靜言看著蕭翊在一旁的笑,咬牙道,“我絕不承認那是我的小時候。”

蕭翊麵上不敢表現得太過得意,對著謝依依保證道:“這次朕也不會讓蕭廷好過的。”

蘇錚聞言道:“陛下,如今還不是對付攝政王時候……”

蕭翊道:“朕知曉如今還不是和蕭廷硬碰硬的時候,但他所為已經太過分了,朕定不能讓他再如此囂張下去。”

“還有一事,朕要與大哥單獨商議商議。”

蘇錚連躬身道:“陛下,臣擔不起您這聲大哥。”

蕭翊一笑道:“你是阿言的大哥,也就是朕的大哥。”

蕭翊與蘇錚去了書房之後,謝依依便與蘇靜言商議起了洛陽未嫁女孩。

蘇靜言剛剛給小皇帝選過妃子,與蕭家門當戶對的適齡姑娘多多少少都有些瞭解,“嫂子,我覺得流兒的婚事不可在尋洛陽城之中的名門大戶了,這麼說雖有些委屈了流兒。

可如今我們蘇家的勢頭太猛了,有人去巴結蕭廷,正是覺得我們蘇家外戚專權,若是流兒再娶出身高貴的女子,旁人定會以為我們蘇家要有二心。

如今蘇家在朝中頗有地位,在洛陽城之中也算是有兵權,可是出了洛陽城,我們蘇家的兵力太少了,是以我認為流兒應該跟外地的節度使聯姻。”

蘇流慘白著唇色道:“娘,姑姑,我已經說了,我不要娶妻了。”

蘇靜言看向蘇流的神情道:“不想娶妻,還是不想讓你娘與我給你安排妻子?你這是心中有人了?”

蘇流咳嗽道:“冇,冇有。”

蘇靜言道:“你這神情可不像是冇有,是哪家姑娘,等會姑姑讓陛下給你賜婚!”

聽到陛下兩字,蘇流垂著頭心虛與愧疚讓他不敢再說半個字。

但蘇靜言與謝依依的眼睛都看著他,蘇流隻能緩緩道:“她已成親了……”

謝依依歎氣道:“唉,我可憐的流兒。”

蘇靜言道:“上回小皇帝說他喜歡的人有婚約要成親了,我還真信了他的話,你可彆想成親了三字打發了過去,是哪個姑娘?”

蘇流道:“我不能說了,說了就是害了她,她如今過得極好,我不該去叨擾她的生活,我的喜歡隻會害了她的。”

謝依依道:“流兒,你好生歇息。”

蘇靜言見到了謝依依的眼神,便與謝依依走到了門外。

謝依依又是一聲歎氣道:“流兒喜歡的人應該是陳棲桐了,在陳棲桐出嫁後他一直悶悶不樂的,方纔昏迷間還說對不起兄弟什麼的。

祁越是流兒最要好的兄弟之一,流兒若是喜歡上了陳棲桐可不就是對不起祁越嗎?”

蘇靜言問道:“嫂嫂,您能確定嗎?先前小皇帝不願說喜歡我的時候,我也以為小皇帝喜歡的是陳棲桐。”

謝依依點點頭,“流兒的兄弟也就胡巍與祁越兩人。胡巍至今未娶,流兒哪裡來的對不起他?隻剩下祁越了。

我聽聞棲桐出嫁後,祁郡王隻在洞房那三日去過她房中,後邊都是去了側妃的房中。”

“側妃?”蘇靜言蹙眉道,“我怎得不知祁越有側妃了?”

謝依依道:“娘知曉你的性子容不下此事,就冇讓你知曉,祁越先前那個通房立夏姑娘查出了身孕,可不母憑子貴成了側妃了嗎?

陳棲桐出嫁後來過蘇府兩回,都是報喜不報憂的,才十五六歲的姑娘,滿眼都是空虛都冇有少女的活氣。

流兒喜歡陳棲桐倒也好了,祁越既然不喜,那就和離,我也不計較棲桐是二婚之身。”

蘇靜言道:“那嫂嫂可以去探探棲桐的口風,但我覺得流兒不大像是會喜歡棲桐的。”

陳棲桐性子內向文靜,蘇流生性開朗大方活潑,截然不同的性子怕是難以有男女之情。

蘇靜言倒覺得蘇流與何連翹在一起時,雖時常吵鬨,可兩人的性子卻是般配的很。

蘇靜言想到這裡陡然一驚。

蘇靜言道:“嫂子,我想吃您做的蓮子羹了。”

謝依依道:“好,你等著,嫂子這就去做。”

蘇靜言支走了謝依依之後,便入了蘇流的房中,就去扒扯蘇流的衣裳,看他身上的痕跡。

蘇流護緊著領口,慌張道:“姑姑,你做什麼呢?男女授受不親,我不能再對不起陛下了。”

------題外話------

蘇靜言:“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