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4fd86908485de27fb4bf870684afbd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蘇靜言輕輕地敲了下蘇流的腦袋:“胡思亂想什麼呢?鬆開,我看看你的傷勢。”

蘇流漸漸地鬆開握緊著領口的手。

蘇靜言看到了蘇流衣領之下一片歡好後痕跡,氣惱不已地想要打蘇流一巴掌,可又下不去手。

蘇靜言痛心疾首的道:“蘇流啊蘇流,你可是我蘇家長孫,蘇家所有人都以你為傲。

你祖父祖母,你爹你娘都對你寄予了厚望,你怎能做出此等令家族蒙羞的事來?”

蘇靜言恨鐵不成鋼地看著蘇流。。

蘇流一臉不解地說著:“姑姑,您說什麼,我不明白。”

蘇靜言指著蘇流脖頸之下一片痕跡,“昨日那個占有了何連翹的畜生是你吧?

難怪你剛纔看到小皇帝目光躲閃!

還說不能再對不起小皇帝!”

蘇靜言當真是被蘇流氣得不輕。

蘇流頭快埋進身子裡了,愧疚至極道:“姑姑,我不是故意的,我昨夜裡和何連翹用錯了藥。

我自知犯下彌天大錯,不想苟活於世令蘇家上下蒙羞。

可是連翹說我若是死了,也會牽連到她的性命,我纔沒有自儘。

姑姑,對不起,我真不是人。”

說罷,蘇流便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個巴掌。

蘇靜言見著蘇流一臉悔意的模樣,也知他並非是存心的,便問了他來龍去脈,知曉是蘇流與何連翹服錯了藥物。

蘇靜言也無法去責怪蘇流了,“如今你是怎麼想的?你方纔說的心上人是何連翹?”

蘇流點頭道:“姑姑,我是喜歡何連翹,但我深知我們的身份有彆,我不該喜歡上她……

日後我會剋製自己的心思,遠離何連翹,不會讓她因我而受累。”

蘇靜言揉了揉太陽穴,小皇帝有心讓宮妃出宮,若真到了那個時候,何連翹願意與蘇流在一起就好了。

可是蘇靜言卻不確定,何連翹的心思如何。

畢竟何連翹說那個欺負她的人已經死了,並冇有對自己說實話,想必是不想與蘇流扯上關係的。

蘇靜言原本不想將何連翹受辱之事告訴蕭翊的。

但現在必須要和蕭翊通個氣。

若此事都瞞著蕭翊,真就要坐實蘇家專權將小皇帝當做傀儡的罪名了。

大不了小皇帝要責罰她們兩人的話,自己以命去護住她們二人的性命好了。

……

蘇靜言與蕭翊回宮後,見蕭翊神情高昂,回來就在書案上寫著禁軍部屬。

蘇靜言便出聲問道:“禁軍?”

蕭翊道:“朕想過了,如今朕與蘇家不如皇叔的地方在於兵力。

朕雖有洛陽十二衛軍,可是遠不及蕭廷手上的兵力強盛。

且洛陽十二衛都未曾參加過真正的戰鬥,裡邊還有好些靠著祖蔭的紈絝子弟混日子,著實是不可靠。

是以,朕想成立一支真正屬於帝王的軍隊,在洛陽城北處有空地,就在那裡成立禁軍,由朕親自帶兵。”

蘇靜言想起夢中穿著盔甲滿身鮮血的蕭翊,下意識地就想要去阻攔蕭翊。

可又想著,她總不能攔著蕭翊一輩子。

他是帝王,總不可能一輩子讓蕭廷的戰績壓著蕭翊。

蘇靜言隻能旁敲側擊道:“你的想法是好的,但蕭廷不會眼睜睜看著你擁有自己的兵權的。”

蕭翊道:“禁軍由朕親自帶兵,在蕭廷眼中許也是朕與一幫大孩子玩家家酒呢,想必蕭廷是不會拒絕的,何況他也拒絕不了。”

蘇靜言道:“蕭廷會以為你是過家家,彆人也會這麼以為的,那你底下的兵如何來,將領如何選拔?”

蕭翊道:“這的確是一個問題,朕已經與大哥商議過了,大哥會幫襯朕聯絡軍營之中的軍官。

且朕想著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隻要蕭廷貪汙去的銀兩回來了,朕就有錢招兵買馬了。”

蘇靜言笑笑道:“宮中不是還有五十萬兩金子嗎?你何必還要等著蕭廷將銀兩還回來呢?”

蕭翊道:“那是你辛苦賺來的銀子,朕可不能用你的錢。”

蘇靜言笑笑道:“你我夫妻,哪裡來的你我?”

蕭翊聽著蘇靜言所說的你我夫妻四字,心中可是比吃了蜜還甜。

蘇靜言道:“那些錢你可以隨意用,等著蕭廷把銀兩吐出來還要個一年半載呢。

你儘早成立禁軍,也能儘早地打敗蕭廷奪得大權。但你得答應我,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自己上戰場去。”

蕭翊點頭道:“嗯,朕答應你,朕就知曉阿言心中最在乎我了。”

蘇靜言:“……我那是不想年紀輕輕守寡。”

蕭翊抱緊著蘇靜言道:“朕不會讓你守寡的。”

蘇靜言見著蕭翊這會兒心情不錯,便道:“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對你說。”

蕭翊道:“何事?”

蘇靜言跪在了蕭翊跟前,蕭翊連連起身扶起蘇靜言來,“阿言,你這是做什麼?快起來。”

蘇靜言平常對他下跪的次數可是少之又少,婚前都冇有幾回,婚後蕭翊更是捨不得蘇靜言下跪了。

蘇靜言道:“陛下,我教導侄兒不力,讓蘇流犯下彌天大錯,請陛下輕饒流兒。”

蕭翊蹙眉道:“蘇流犯錯了?隻要不是什麼大事,朕都不會計較的。快起來。”

蘇靜言道:“陛下先答應我,不論流兒犯了什麼錯,你都不能要他的性命,也不能傷害任何人。”

蕭翊將蘇靜言扶起來道:“朕答應你就是了。”

蘇靜言緩緩道:“蘇流他給你織了一頂帽子。”

蕭翊道:“朕冇有想到原來蘇流的手還這麼巧呢?這算是什麼錯?”

蘇靜言指了指蕭翊懷中玉佩的顏色道:“那帽子的顏色與你的玉佩的顏色一模一樣。”

蕭翊先是不曾明白過來,等反應過來是綠帽子時,他頓時抱緊了蘇靜言道:

“阿言,朕不許你背叛我,你已是朕的皇後,除非朕死了,否則朕不會放手的。”

蘇靜言咳嗽了兩聲道:“不是我,都說了是蘇流給你的織的綠帽子。

蘇流他犯下大不敬之罪,冒犯了後宮的嬪妃,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

蕭翊鬆了一口氣,問道:“冒犯的嬪妃是誰?何連翹?”

蘇靜言點頭道:“都是蘇流不好,陛下切莫怪罪何連翹。”

蕭翊一笑:“朕怪她乾什麼?這是好事!”

蘇靜言見著蕭翊不怒,反而臉上滿是輕鬆的笑意,便問道:“給你戴綠帽子是好事?”

蕭翊道:“能給朕戴綠帽的就你一個,朕本就冇將何連翹當做朕的女人,哪裡來的綠帽子?

蘇流和何連翹在一起,可不是一件好事嗎?蘇流心心念念要娶妻,這不就得償所願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