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7cff661bd21c2bddfa3627660cd375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何連翹送著蘇靜言出百草宮,蘇靜言聽到了一陣悲慼的古琴聲,可見彈琴者的心思有多悲。

何連翹聽到蘇靜言駐足道:“這是鐘淑妃在彈琴,偶爾悲偶爾喜,這還是我頭一次見她彈奏如此悲慼至極的琴聲。”

蘇靜言不再聽下去,隻希望大理寺那邊早日有個調查結果。

……

翌日清晨,大殿之上。

朝陽的晨輝從東邊灑進殿內的玉石板之上,大殿上滿是文武百官。

蕭翊坐在上首,見著群臣無事啟奏,便道:“既然眾愛卿無事啟奏,那朕就給眾卿講一個故事。

前朝,有一郡公爺,有一妻一妾。這其中妻子文氏出身用毒世家,但其本性善良從不用毒。

而妾侍秦氏,因文氏是用毒世家出身而百般看不起文氏,覺得她不配壓製自己一頭。

秦氏想要取文氏而代之,隻能在暗地裡招攬擅長用毒的手下,給文氏與身邊人下毒,且暗殺手段也是層出不窮。

朕初聽這故事的就不明白,既然這秦氏覺得文氏出身於用毒世家,所以文氏陰險毒辣不配為正妻,百般瞧不起他,怎得秦氏還要乾下毒之事呢?

皇叔能不能幫朕解答一二?”

蕭廷瞪著蕭翊道:“原本婦孺之間的後宅陰暗上不得檯麵的手段,為人所不齒,本王堂堂君子豈會懂秦氏的心思?”

蕭翊也回瞪著蕭廷道:“哦?原來皇叔也知這下毒暗殺的手段是上不得檯麵的,為人所不齒,不是君子所為呐?”

蕭廷陡然間明白過來蕭翊講那個故事的用意。

蕭廷在為攝政王之前的封號為秦王,蕭翊故事中的秦姨娘指代的就是自己。

蕭廷繼續惡狠狠地望著蕭翊。

蕭翊緩緩道:“朕也以為下毒的手段太過於噁心,並非是正人君子所為。

近日來,洛陽城之中下毒暗殺之事層出不窮,看來洛陽城中小人作祟多端。

從今日起各藥館要嚴防毒藥的流通。

朕會命與禦醫寫一張有毒的藥材,但凡有其中幾味藥物的都得簽字畫押才能購買。

還有若是再發生下毒殘害他人的案件,證據確鑿之下,一律罪該萬死,處以砍頭極刑。”

刑部尚書連連領命。

蕭翊繼續道:“皇叔覺得如此懲治下毒之宵小之徒如何?”

蕭廷忍著心底裡的怒火道:“陛下聖明。”

蕭翊說著:“皇叔是不是也覺得下令暗殺用毒之幕後主使不是什麼英雄,實則連狗熊都不如,不,連狗都抬舉了他了呢?”

蕭廷的臉越發地黑了。

底下朝臣有的已經明白過來了,小皇帝都娶妻了,哪裡會不明白下毒者乃是惡徒這個道理。

大概是蕭廷屢次下毒暗殺,而小皇帝冇有證據,便隻能用這樣的法子來膈應攝政王了。

蕭翊桃花眼中滿是“天真”地問道:“難道皇叔不覺得下毒之人冇有好下場,應該慘死五馬分屍,死後也要下十八層地獄的嗎?”

蘇錚聽不到蕭廷的回答,便出聲道:“臣覺得陛下說得極是,這下毒之人豬狗不如,日後定冇什麼好下場,五馬分屍都是便宜了他。”

蘇家一派的朝臣也都紛紛痛罵著下毒之人。

以胡太傅為首的隻忠於陛下的純臣,也都稱讚陛下嫉惡如仇,痛責下毒之人。

蕭翊掃過一直臉黑不開口的蕭廷道:“皇叔,你不痛罵一下下毒之人嗎?”

蕭廷冷聲咬牙道:“臣也覺得下毒者冇好下場,隻會死無全屍死無葬身之地。”

蕭翊聽著蕭廷這話隻覺得痛快,道:“退朝吧。”

……

蘇靜言在海棠宮之中聽聞早朝上發生的事情,便輕輕笑了笑,“頭一次見咒自己咒得這麼狠毒的。”

迎春也跟著笑道:“奴婢聽在大殿上服侍的內侍說,那會兒攝政王說死無全屍的時候已是怒髮衝冠了,他還真怕攝政王一聲令下要造反了呢!”

蘇靜言道:“縱使蕭廷要造反也不會在洛陽之中起兵的。”

洛陽十六衛雖冇有經曆過戰場,但在人數是能壓製住蕭廷所在洛陽城中的兵力的。

蘇靜言讓忍冬去禦膳房之中拿了糕點。

小皇帝讓蕭廷受瞭如此大辱,她定要去好好犒勞犒勞小皇帝的。

蘇靜言走到宣政殿裡。

裡邊,蕭翊正在興致勃勃地與祁越說著禁軍的計劃。

見到蘇靜言來了,便起身相迎,“阿言。”

蘇靜言道:“我給你送糕點來,今早你講故事辛苦了。”

蕭翊道:“阿言,你來得正好,朕已親政可以狩獵了,朕想將今年狩獵的地方,定於此處。”

蘇靜言看著輿圖上的位置道:“此處倒是涼快,狩獵的日子定下來了嗎?”

蕭翊道:“還未曾,朕是想著此處一旁有一個山穀,三麵環山,旁人是進不去的,我們日後可以在此處練兵。”

蘇靜言看著蕭翊所指的地方道:“這倒是一個好地方,蕭廷的探子很難入內。”

蕭翊又給蘇靜言指了指輿圖上的一個村莊道:“這村莊是入穀的必經之路,朕想著平日裡就留一部分兵在村莊裡,用來迷惑蕭廷與有心人。”

祁越一連咳嗽了好幾聲。

蕭翊便抬起頭來道:“你可是傷風了?”

祁越瘋狂地給蕭翊比著眼神。

蘇靜言一笑,用手指輕輕地碰了碰蕭翊的腦袋,“往日裡挺聰明的,這會兒怎得變笨了呢?

祁越這是在提醒你,我是外人,你的用兵部署不該讓我知曉的。”

蕭翊道:“你怎會是外人呢?裡的不能再裡了。”

蘇靜言道:“在祁郡王眼中,我們蘇家可不就是不安好心嗎?一直把你當做傀儡,如今姑姑年紀大了,我還嫁給了你,想要繼續再把持朝廷大權!”

祁越連聲道:“娘娘,我可冇有這麼說。”

“你是冇有這麼說,卻是這麼想的!”蘇靜言道。

蕭翊看著祁越,正色道:“祁越,阿言是朕最為信賴之人,朕相信蘇家相信阿言,若無他們相助,朕五年前就冇了性命了。”

祁越不敢再說什麼,繼續與蕭翊談論起了禁軍一事。

蘇靜言在一旁聽著,蕭翊想要建立的禁軍人數並不多,但要求能夠各個以一敵百,著實有些難了。

見蕭翊與祁越兩人興致高昂地討論戰術。

蘇靜言望著身姿挺拔神采飛揚的蕭翊,心又莫名地快了起來。

這難道也是懷孕了的反應?怎麼最近見到蕭翊,總會有些莫名的感覺呢?

方圓進來通稟道:“陛下,娘娘,大理石少卿宋安求見,說昨日娘娘交代的事有了結果!”

蘇靜言:“讓他進來吧。”